返回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073披上他的披风,初尝甜甜的狗粮

穿成恶毒女配飒又甜

热门:圣墟 龙王传说 三寸人间 天下第九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元尊 大道朝天
上页 书架 目录 下页
      “好,等你考完,三日以后出来,我来这里告诉你答案。”他抬抬下巴:“现在,你们快入场。”
      黄月明和若尘,手牵手一起朝府衙考场内走去,披着有蓝晨身体余温的厚厚披风,若尘这才感觉冰冷的身躯稍微恢复了一丝丝的温度,手脚好似也暖和起来。
      参加府试的考生,不许带任何用品,包括食物和文化四宝,全部由考场统一提供,所以,只要人来了就可以。
      看着若尘满身伤痕,守门女小吏一怔,搜了她们的身,但还是让她们进去了。
      看着若尘步履艰难地地走入了府试大门,大门慢慢关闭了。
      原本眼神波澜不惊的蓝晨,黑色幽深的眼眸忽然变得很狠,他那马鞭一下一下抽打在自己的掌心,嘴角勾勒一丝冷冽的笑容。
      他返身,回到了妙香坊,对芸娘说:“启动安排的线人,我要查找一个人。”
      原来,妙香坊,并不仅仅只是一经营香料生意的作坊。
      背后还有千丝万缕的关系,当然很隐秘,而且启动时间并不长。
      芸娘十分吃惊:“爷,难道现在就提前启动么?”
      “虽然不到时候,但这次算是我个人委托的一件事情,我要知道,那个将若尘差点推下山谷的人,到底是谁,究竟有什么目的。”
      “这……”芸娘面色有些为难,毕竟建立这样的情报机构,而且第一次启动,竟然是为了这样的事情。
      蓝晨的眼神忽然变得狠厉了:“怎么,你什么时候变得如此不听话了?”
      “是,爷,我这就吩咐下去。”她被他强大的气场,当即震翻,哪里还敢有一丝的违抗。
      “三日内,我要收到消息。”说完,蓝晨就转身走了,看着他的背影,芸娘心乱如麻,这位刀枪不入的爷,怎么感觉,心里竟然有一块他自己都不知道的柔软之处呢!
      在参加府试的若尘,手上全部是伤痕,握着笔的手,也有些不停地颤抖,然而,蓝晨平素对她魔鬼式的教导,此刻派上了用场,在手发抖的情况下,也能一个字一个字匀速的写文章。
      或许,越是被逼,她的思绪越清晰,脑海越平静,她不知道那个暗害自己的人,到底是谁派来的,但很显然,对方是不希望她能考中科考的。
      越如此,她越要反弹。
      虽然考场发了衣裳、被卷,可,她一直将蓝晨的披风披在身上,感觉非常的温暖,这是一件带着毛皮的厚厚的披风,有些凌冽的干燥的男子气息,将她全身上下连头也可以一起包裹,让她在府试狭小的格子间里,有淡淡的安全感。
      她并不知道,外面的世界,因为她,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在阁老府里,听见了若尘死里逃生,还是去参加科考的萧墨,内心十分的惊慌。
      她知道,计划失败了。
      伴随来的,是多方在调查若尘被人推下悬崖的事情,据说,连宫里的皇后娘娘也十分的震怒,白府也派人在调查。
      萧墨回到家,实在没有了办法,将自己派人暗害若尘的事情,告诉了母亲。
      萧墨的母亲,是一位心思缜密的女人,也是颇有来头的女子,是后宫玉妃娘娘的表妹,自然精通宅斗之事,虽然埋怨女儿,竟然下此毒手,但自己的女儿做错了事情她总要袒护才行,立刻入宫,见了玉妃。玉妃得知此事,也暗自吃惊。

      玉妃生有皇三子滕王,内心也盼望儿子能有个储君前程,早已和皇后面和心不和,皇后所要的,就是她不要的。皇后希望出一个女秀才,她自然要暗中破坏。尤其不能让皇后独占皇上的宠爱。
      玉妃给了萧墨母亲一点主意,回府以后,萧墨母亲第一个,就悄悄处死了女儿身边的那个出主意,并且作为联络人的丫鬟,把线索掐断。
      三日以后,府试的大门开启。
      若尘的脸色苍白如纸,在黄月明的搀扶之下,才缓慢地从大门里走出来,身边的川流不息的人群,有些考生和若尘一样,也身体支撑不住,有些当即就晕倒在车上,幸好有的带了下人,立刻找到各家的考生,扶上了马车。
      阁老府的马车已经等候在那里了,蓝晨也骑马伫立在那,梅弘公子已经在书童的搀扶下,步履艰难地走了出来,三日禁闭式的府试,对他文弱的身子,也是一个巨大的考验。
      在人群之中,蓝晨瞧见了被人搀扶的若尘,他从马背上一跃而下,默默看着若尘被人搀扶着,由远而近。
      走到他的面前,若尘的视线与他对视,蓝晨微微点头,嘴里淡淡说了一句:“你嘱咐的事情,我已经查到了。”
      若尘听完这句话,强撑的最后一丝力度一下就松懈,人也整个就迅速晕厥了过去。
      等若尘醒过来,已经是第二日的午后,阳光从窗口投射而下,均匀的洒在她的被褥里,带着一缕向上的积极的气息。
      到底是年轻,她深深嗅了一口阳光的气息,感觉自己满血复活了,虽然身体还到处疼痛。
      “别动。”豆儿的声音传来了来,按住她:“请的女医官已经来过了,说姑娘你现在身体弱,伤口很多,都涂抹了药膏,现在都不能动弹。”
      “我说这么身子这么痛呢,蓝晨公子呢!”
      “这,他倒是和梅弘公子在一起,可,你现在躺着呢,总不能请了他来。”
      若尘焦急地想要知道,到底是谁对自己出手的,她可不想当包子,被人给欺负了还吃个哑巴亏,若文那么欺负她,结果吃瘪了,何况这次自己差点都被人害到性命都没有了。
      “无妨,你让人去告知蓝晨,让他在窗下说话,就说他来询问我的科考情况。他原本也是我挂名的习字先生。”
      虽然这样的理由多少有些牵强,但只要不在一处房间,何况还有丫鬟在场,也不算违背了礼数。
      蓝晨很快就来了。
      伫立在窗下,若尘知道豆儿是可信的,让她站在门口即可,这样也能避嫌。
      蓝晨照例询问了下科考情况,然后若尘迫不及待地问:“蓝晨公子,你可查到了,到底是谁想害我?”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页 书架 目录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