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072满身伤痕连滚带爬,赶上府试

穿成恶毒女配飒又甜

热门:圣墟 龙王传说 三寸人间 天下第九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元尊 大道朝天
上页 书架 目录 下页
      若尘捏捏她的鼻子,当她是自己的妹子,笑着说:“明年,你也要参加科考,也考个秀才出来。”
      她轻轻点头,脸孔红红地说:“我自然会像姐姐那样,好好念书。姐姐,我听祖父说,若你这次考中秀才,他会替你摆下庆功宴,请十里镇的秀才来聚会,让大家瞻仰十里镇第一女秀才的光彩。”
      若尘的心里甜甜的,寒窗之苦,在这里都得到了补偿。
      她在豆儿的搀扶下,上了马车,马车一路远去。十里镇渐渐消失在眼帘里。
      马车一路颠簸,路上又开始下起了雨,淅淅沥沥的秋雨,让路面更加湿滑。
      豆儿不断地看着车帘外,对若尘说:“这里是山路,不如找个地方停一下,等雨过去了,我们再赶路,如何?”
      可是车夫告诉她们,必须尽快翻越这座山,不然就天色晚了就赶不过去了。
      忽然,身后传来急促的马蹄声,随即,一个黑衣人骑着马,从身后朝她们不断地赶了过来,而这山上的马道十分的崎岖,若尘预感不好,对车夫说:“快停下,让这骑马的人先过去。”
      然而车夫发现马已经受惊了,根本控制不住,后面的马已经跟上来了,只见那个人,在擦身而过的时候,竟然狠狠摔了一下鞭子,那鞭子迅速落在了她们的马的身上,马咴咴地叫了起来,在那一瞬间,若尘看到那个人握着马鞭的手,少了一根小手指。
      那人还回头很狠盯了马车上的若尘的脸,他脸上戴着蒙布,只露出狭长细小的眼睛,带着一缕阴狠之意,那瞬间,敏感的若尘明白了:“他是故意的。”可那人已经迅速架马车逃离了现场。
      马车已经失去了控制,在大雨里奔逃起来,马夫第一个被摔了下去。
      豆儿吓得面色失色,不停呼救,若尘让自己心神稳定下来,她看到旁边有一处厚厚的草地,抓着豆儿的手,说:“别怕,落地前护住头部。”她将豆儿推了下了马车,看到豆儿身体在那厚草地上翻滚了几下,身躯停了下来,也不知道情况如何。
      现在,只有她了。
      若说不怕,是假的,但毕竟她书穿之前,也是一个爱冒险的女孩,滑雪爬山攀岩什么的,样样都来过,她知道,遇见危险的时候,一定要冷静,眼看马车越来越速度快,马已经完全疯掉了,狠咧的风呼呼地刮起来,她判断这么强劲的风说明马车已经偏离了马道,前面很可能,有一处断崖。
      她抓住马车的边沿,尽量保持平衡,看到不远处,果然出现了一处断壁……
      在马车冲下悬崖的那一刹那,她小小的身躯,凭借最后一丝马车偏离的力度,很狠一跳,跃了下去,但身体没有站稳,一道狂风向她小小的身躯吹了过来……
      几个时辰以后,豆儿带着阁老府派来的人,漫山遍野地寻找若尘,却丝毫没有见到她的身影。
      “若尘姑娘!”豆儿带着哭腔的声音,久久回荡在山谷之上。
      消息迅速传到了京城,就连一直苦等若尘能中第一女秀才的皇后娘娘,也从誉王的嘴里,知道了这个不幸的消息。
      “你说什么,若尘,坠崖死了?”皇后娘娘大惊失色,她原本是遇事从来不惊慌的,此刻也有些动容。
      “回母后的话,已经在山崖下,找到了坠马,马车也摔得稀烂,只是不见若尘的……有人说,悬崖下有野兽的痕迹,估计可能……”
      皇后娘娘的手冰冷,心也感觉冰冷。
      “这孩子……怎么会这样!”皇后娘娘想了想,摇摇头:“不,看那孩子的面相,不像是如此薄命之人,但愿她吉人天相。”
      “蓝晨不死心,他又去寻找了,可儿臣分析来看,只怕凶多吉少。”
      皇后娘娘看着窗外那轮冷月,微微摇头:“不,本宫不信,本宫会一直等她最后的消息。”
      府试那日,终于到了,一大早,所有的考生,都在府衙排队等候入场。
      黄月明一个女子,孤孤单单地站在门口。
      她不停地眺望身后,多希望奇迹出现。
      如今,县案首白若尘坠崖的事情,已经传遍大街小巷,虽然还没有得到最后的证实,可大多数人都已经相信,这个小姑娘,只怕已经凶多吉少了。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  众  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哒哒的马蹄声传来,只见一身蓝袍的蓝晨,一脸憔悴的出现在巷子口,他跃下马背,站在队伍之外,怔怔地看着那不断鱼贯入场的考生队伍。
      他与黄月明隔着人海互相眺望,他们都在等待同一个人。
      眼看队伍都快走到尽头了,考生都快全部入场了,门就要关闭的时候,忽然,一两马车哒哒地奔了来,旋即停在了门口,只见一个满身都是伤和草皮的女孩子,从车上蹦了下来,十分疲惫的样子,更加瘦弱,但眼睛显得越发明亮,正是白若尘。
      已经到了不得不入场的黄月明,眼睛瞬间一亮,奔向若尘,而一直旁观的蓝晨,走了两步,又停了下来,他在克制自己的情绪,何况男女有别,他自然不能如同黄月明那样,去表达自己此刻一块石头落地的心情。
      “若尘,若尘。”黄月明忍不住大哭起来。
      她看到若尘的手臂上,满是伤痕,触摸一下都疼得她“丝丝”叫唤,一个十岁的女孩子,她这三日,到底是怎么挺过来的,怎么爬出那座山的。
      见她们还在磨蹭,而门要关闭了,蓝晨急了,走上去说:“现在不是哭的时候,府试要关门了。”
      他见她的衣裳都破了,拿出身上的披风,给她披上,对她说:“先入场,要考三场,你可要撑住了。皇后娘娘还等你的消息。”
      若尘眼神坚毅,点点头,说:“我被人撞下悬崖,是故意的,是有人布局,那陷害我的人,小手指断了,蓝晨公子,就委托你去帮我查访,到底是怎么回事,到底是谁想让我死?”
      “什么,竟然是有人故意让你坠崖的?”善良的黄月明长大了嘴巴,她不明白,若尘年纪这么小,是谁能下如此毒手。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页 书架 目录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