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071越出身卑贱,越燃烧野心

穿成恶毒女配飒又甜

热门:圣墟 龙王传说 三寸人间 天下第九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元尊 大道朝天
上页 书架 目录 下页
      “你就跪在这里,好好罚跪两个时辰,没有容许,不得起来。”杨氏对若溪的惩罚,原本也是来自侯爷的授意,如今,最让全府期待的若文的婚事,不仅没有给白府带来荣耀,还带来这么大的祸端,白侯爷没有给气晕,已经算是好的了。
      用了中膳,马车已经备好了。
      这次,侯爷良心发现,再加上对若尘的未来投资,送了许多礼物和衣物,遣人一直搬运到装运行礼的马车上。
      母亲和弟弟、妹妹已经上马车了,若尘正要登上车,却见到若画在丫鬟的陪伴下,竟然亲自赶来送上一程了。
      母亲有些讶异,不知道为何若尘怎么这次回来,与若画的关系得到了改善,若画在府里,是一个神秘的诡影,飘忽不定,又容色绝美,没有人会否认,她将来的前途远大,但也无非是嫁入更高的豪门。至于她说的,参加入宫选秀,毕竟是比较玄乎的事情,不管能否入选,她的婚事只会给白府带来无上容光,甚至超过白若溪。
      若尘跟着若画走到僻静的角落,看着若画,拿出了一个沉甸甸的包裹。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这里是文房四宝,你拿着吧。”若画将包裹给她。
      “四姐姐怎么忽然良心发现,对我这么好了?”
      “你离开宅子,被赶去十里庄子,我也有份,不想你记恨在心。”
      “原来如此,我还以为四姐姐对我的态度改观了呢!”她虽然是这么说,还是接受了那个沉甸甸的包裹,虽然她现在并不却文房四宝,但,来自自己家人的赠送,终究与旁人不同。
      若画说:“我知道,若文娶了一个悍妇,若溪被责罚,这里,都免不了你的功劳。”
      若尘有些警惕了:“四姐姐是在警告我么?”
      “我只是想告诉你,若溪被责罚,我也有份,是我禀告爹爹和娘亲的,这门婚事看似高攀,其实埋下了祸根,对始作俑者,必须要警告,但以我对若溪的了解,她断然不会悄悄暗示县主,长兄不会娶妾,她最了解她的一母所生的兄长,是什么样的性格,所以,我想,说那些话的人,应该你吧!”
      若尘只得沉默,虽然这个年代,不会有手机,不会有录音功能,但不打自招留下证据的话,她是不会说的。
      若画轻轻笑起来,笑容那么天真烂漫,好似在说一个纯真的童话故事,说出来的话却有着反差萌:“我喜欢现在的你,和我相似,欺负过自己的人,不放过,若文和若溪,他们应该有今日的下场,是他们不该招惹你。明日,我就要入宫选秀了,志在必得,希望五妹妹,也能前程远大,你的前程也如风筝的丝线,捏在你自己的手里。”
      说完,好似甜蜜的姐姐对妹妹的无限疼爱,抚摸了她乌黑的发丝,外人看着,就像是姐妹之前的道别,唯独若尘知道,那手指,十分的冰冷,带着几分警告。
      仿佛再说,若你我情同姐妹时,我们会联手;若你我互相伤害时,我们会是旗鼓相当的对手。
      回到十里镇,休息了一日,若尘就辞别母亲,回了阁老府,接受地狱式的辅导,开始冲击府试,离府试时日不多,她每日鸡鸣时就起床背诵,晚上三更天才入睡,身子日益单薄消瘦,面容苍白,却更加出落的楚楚动人,一日一日流露出养在深闺之中的大家闺秀的优雅书卷气质,让梅弘公子,对自己那个表妹萧墨,日益疏远,目光只锁定在若尘一个人的身上。
      梅弘公子对萧墨的冷淡,让萧墨更加嫉妒若尘。
      这日,萧墨又来找表兄梅弘公子,却扑了个空,梅弘公子的书童告诉她,一大早,公子就约了若尘姑娘,去花园念书了。
      这段时日,徐先生不再教新的知识了,只让他们在已经读过的书里,重复背诵,加深理解。
      萧墨怒火中烧,心想什么考女秀才,这个侯门庶女,摆明了就是来勾搭阁老府的嫡孙的,以读书为名,提升自己的地位。
      一个庶女,还妄想嫁给出身如此高贵的公子,简直是妄想。
      她手里的锦帕,都快要被她揉碎了。
      身边的丫鬟见她如此生气,说:“姑娘,你何必与那庶女怄气呢,她可不配。”
      “你不懂,越是这样出身卑贱的女子,越充满野心,有什么办法,要让她清醒认识到自己不配。”
      “姑娘,我看她原本也是老实懦弱的样子,就是中了县案首,才狂傲起来,若再过了府试,还不知道会狂成什么样子呢。就不该让她参加科考。”
      丫鬟的话,提醒了萧墨,她的手里,多的是银子,只要能有人阻碍若尘科考,她乐意花大把的银子。
      丫鬟走近她的耳边,悄悄说了一个计谋。她有些犹豫了,觉得恶毒了点。
      此刻她慢慢走入花园,就看到梅弘公子与若尘,都端坐在一棵玉兰花的树下,洁白的玉兰花,在头顶大朵大朵的盛开,他们彼此各坐一端,都在认真看书,只是看几行字,梅弘公子就会抬头看一眼若尘,若尘倒心无旁骛,一心一意在背诵默读。
      纷纷扬扬的花瓣,坠落在他们的发丝上,肩膀上,沾染在他们的衣裳上,书童与丫鬟豆儿,在为他们烹茶,一副岁月静好,红尘无扰的清净模样。
      “若尘,明日我们就要去参加府试了,你可准备好了。”梅弘公子温润地询问。
      “嗯,一切准备好了。”
      “听闻明日天凉,你可要多备些衣裳。”
      梅弘公子的话,都让走近他们的萧墨听见了,内心更加愤懑嫉妒,从没有见过表兄对自己如此体贴周到,终于下了决心,实行那个狠毒的计划。
      原本一个庶女,就不应该参加科考,毁了她的人生她的科考,乃至她的性命,也没有什么。
      翌日一早,阁老家已经备下了马车,梅弘公子他们先离开,提前去布置好老宅,若尘在最后的车上,芷儿送她出门,握着若尘的手说:“姐姐,你可要考中秀才。为我们女子争气。”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页 书架 目录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