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070嫁祸

穿成恶毒女配飒又甜

热门:圣墟 龙王传说 三寸人间 天下第九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元尊 大道朝天
上页 书架 目录 下页
      “我这不是在奉茶吗,非得让我下跪,那好,看谁能承受本县主的大礼?”她露出身上的一明黄色的腰带:“这是当今皇上在我满月时,赠送的礼物,我至今束于身上,怎么,你们能承受得起本县主的跪拜吗?”
      白侯爷的脸色顿时变得煞白,这明黄色的腰带只有王族才可以系,皇上竟然将此礼赠送给赵芊芊,自然与她显赫的娘家身份背景有关系,赵芊芊是赵家独女,自然身份地位不同于其他一般的王公贵族子女。
      他只得立起来,拱手给赵芊芊行礼。
      见侯爷如此,其他人,也不得不如此。
      赵芊芊这才双手端上茶,给公婆奉茶,神色十分倨傲。
      这是她临出门前,母亲亲自在她耳边教的,若跪下奉茶,从此她在白府就是跪着的那一个,如果站着奉茶,整个侯府以后都不敢欺负她。
      奉茶完毕以后,赵芊芊将昨夜之事说了,完毕,不满地说:“我是听闻侯府教子有方,说我夫君人品端方,还准备回门之日,去父亲那,给夫君讨份差事。也比辛苦科考,要轻松许多。可昨夜那丫鬟不仅朝夫君身上泼脏水,抹黑夫君的名誉,正妻未入门竟然就怀了身孕,还口口声声说自己是通房,还偷窃了夫君身上的一枚玉佩……过去的事情,我可以不再追究了,若再有此事,绝对不是打发了人牙子卖掉那么简单,自然要请我的父母去评理。”
      若文怒了,他内心对这个妻子更加不满不喜:“那小倩,她哪里招惹你了,寻常有功名的男子,谁不是三妻四妾,我不过是有个通房而已,又有何不可?”
      “什么,是,别人是别人,你是你,这京城何人不知,我赵芊芊寻觅夫君的标准,否则,又如何轮得到你?既然话已经说开了,我们索性一次说清楚。”
      赵芊芊气得心口起伏,拿起桌上的茶杯,一饮而尽,之后声嘶力竭地说:“是谁,在那学子庙里,让自己的妹妹故意说给我听,说你要一夫一妻,相守一生的?谁不是你诳了我,我何至于新婚第一夜,就要平白被一个通房丫头羞辱?好,白若文,你若执意要那通房,那就休了我好了,我自回我的娘家,自去皇上面前哭诉你的不是,让整个京城,都知道,你们白府诓骗县主,欺诈婚事。”
      白侯爷摇摇欲坠,嘴里都快喷出血来,指着白若文说:“原来还有这样一桩旧事?”
      若文差点跳起来,说:“父亲,没有这样的事,我何曾欺骗过县主,何曾让我的妹子去说过这样的话语?县主,你可有凭据?”
      人群里,所有人的目光都凝聚在若溪的身上,她们都记得,若溪曾经与兄长一起去过学子庙,难道竟然是她?
      若溪愣了,脸色煞白,她不明白,明明是兄长与嫂子吵闹,为何这把火,竟然烧到她的身上来了?
      “为何你们都望着我,并不是我,我从未说过这样的话……”
      她的眼泪立刻涌出来,她可不想白白背了这样的锅。
      赵芊芊冷笑起来:“如今,我已经被诳进了你们白府的门,要找是谁散播那样的话,没有证据你们自然人人会否认,可不管如何,既然我进了门,夫君,我便希望你能遵从你的许诺,你我夫妻一心,一心一意相守,我自然也可以在父亲那,为你谋份好的前程,否则,我都不知道,该在父亲的面前,为你说什么样的好话。”
      若文沉默不语,白侯爷想到自己儿子的前途,此刻才是最重要的事情,既然那丫鬟已经被打发了,如今多说无益,说:“好了,好了,今日原本也是奉茶的日子,旁的不说了,你们夫妻同心,为父母的,只会希望你们过得好。”
      说完,杨氏领会,自然将一封进门礼塞给了儿媳妇。
      赵芊芊看都不看那礼物,将她随手扔给了彩云,杨氏的脸色更加阴沉了。
      待赵芊芊与若文离开之后,杨氏让白家姐妹全部留了下来。
      她对一脸无辜的若溪说:“还不跪下。”
      若溪愕然,这个继母,平素对自己一贯温和,今日却态度极为严厉,顿时不满,拉长脸:“母亲,你这是何意?”
      杨氏板着脸说:“母亲说的话,你竟然是不听了是吗,我们白府的姑娘,原是如此没有规矩之人?”
      若兰想要劝说,却被若画给悄悄拉着手,示意她不要说话。
      若尘微微低头,此刻,最开心的人,就是她了。
      那日之事,她做的毫无痕迹,自然不会有人联想到她,除开蓝晨清楚此事以外。
      若溪还想辩解,已经被杨氏手下的嬷嬷一个箭步而来,压向她的肩膀,将她按压,跪在了地上。
      “你说,是不是你,胡乱编排你的兄长,让你兄长娶了县主,你到底是何目的?”
      被委屈打压,跪在地上的若溪,此刻终于忍耐不住,任性地说道:“好,你们非要诬陷是我,那便是我,又如何?县主虽然泼辣,终究也是一门极好的亲事,兄长与她结为夫妻,前程自然不可限量,至于侧室之事,若那长嫂几年无所出,最终还不由得兄长。”
      “果然是你!那赵县主一家人,何曾是我们白府惹得起的,将来,麻烦的事情还在后面。如今,她一进门,就踩踏了你兄长身边的丫鬟腹内的孩子,你觉得,这样的人,容忍得妾室的存在吗?这原本是第一等泼辣之主,娶错妻祸三代!你们姐妹,以后嫁人了,可以不管娘家的事情,可你兄长这辈子,摊上这样一位泼辣的正妻,可怎么办,你自己说!”
      若溪哭了起来,说:“我怎么知道会如何,我只是没有亲娘教,让人白白欺负了我。”
      “你倒是委屈上了,全然不顾白府,不顾你兄长,若我们一个不小心,得罪了赵县主,你觉得白府有好日子过么?”
      全场鸦雀无声,若尘与别的姐妹一一样,抬着恨铁不成钢的目光看着若溪,就仿佛那饶舌之人,真的是她一般。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页 书架 目录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