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069你非要嫁老头吗,比爹都老

穿成恶毒女配飒又甜

热门:圣墟 龙王传说 三寸人间 天下第九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元尊 大道朝天
上页 书架 目录 下页
      若尘则唬了一跳,金风玉露果真是有缘,这么大一个园子,如画与誉王两人还是遇见了,难不成,四姐姐和誉王的一眼万年,竟然是由自己作为见证。
      若尘知道,誉王性格温柔多情,府内早已妻妾成群,还在外招惹了不少莺莺燕燕,这是一个喜新不厌旧的主儿,用现代话说就是“中央空调”,给每一个他觉得投缘的女子送上无微不至的三温暖,雨露均沾,以为人人都得到宠爱,却其实伤害了人人。
      若尘说:“是誉王和蓝晨公子。”
      却见若画已经转身,低声说:“我现在正在入选秀女,不便与誉王相见,你替我挡一挡吧。”
      此刻的若画,非常的恪守礼仪,一心一意,只想入宫。不想有任何事情,阻挡她入宫。
      聪慧如她,自然能感受到,来住誉王的爱慕的眼神,她只能低头回避。
      若尘只得挡在了四姐姐的面前,蓝晨走到她的面前,低声说:“今日,你们也见识了那县主的泼辣了,你安排的好亲事。”他悄悄笑起来:“她大闹洞房的事情,如今满屋宾客全都已经知晓。你那兄长,如今可成了一个大大的笑话。”
      “那是她活该。”
      誉王的目光,若有若无地沾在若画纤细的背影上,眼神里带着一丝爱慕与欣赏,想了想,想了许久才搭讪了一句:“若画姑娘,平素读了什么书?”
      若画微微欠身,并不抬头说话,低声说:“回誉王的话,平素不读书。”
      “噢,听闻如画姑娘是一位才女,却不知道,并不读书的。”
      若画说:“听闻的话,许多不过是谣言,若尘,我们该走了,天色已晚。”
    交流好书  关注vx公众号  【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  可领现金红包!
      若尘急忙陪在姐姐的身边,转身离开,蓝晨说:“府试在即,我们都等着若尘姑娘你的好消息。”
      若画对若尘说:“别回头,别搭话。”走出很远,转过弯,若画才呼出一口气,说:“好险,不然传出去,又不知道是什么样一番话了。”
      若尘忍不住说:“四姐姐,你就非要嫁给那老头吗,比爹的年龄还大,誉王,不挺好的吗,对你也感情真。”
      若画狠狠瞪了她一眼:“非礼勿言,再说,不过才见一两面,你怎知誉王对人的感情真与不真,他对人感情真或者不真,又与我何干?我要嫁的男子,自然是这世间绝无仅有的男子,年龄大又如何?我并不介意。与其碌碌无无在后花园里,女子也应该有一番抱负。”
      “话不要说的太满,有些人,没准就是你的一辈子。”若尘看不惯嫡姐地嚣张样子,知道结局的她,忍不住暗示四姐。
      “小小年纪,说什么一辈子,你懂什么是一辈子?”若画瞟了一眼若尘,语气忽然缓和了:“整个白府,感觉也只有你,还能与我说上几句话,你要参加府试,听闻你明日便会走,四姐姐也有几句话赠与你,虽然满朝文武都反对女子考科举,但皇上一意孤行,这天下,始终是皇上的天下,当今圣上也是明君,断然不会让考科举的女子成为炮灰,你只管好好考便是。”
      “四姐姐说的极是,这天下,原本男子可以为官,女子又为何不能为官?都说女子不如男,或许许多年以后,男女是一样的,男人能做的事情,女人亦能如此。”
      “是么,没想到,你一个庶女,竟然有如此的见解,倒让四姐姐刮目相看了,不过,话也不要说的太满,同样的话我也回敬于你,若你科考不中,你的命运还是如此,就算是白若溪,也依然可以瞧不起你。”她转身,悄然走远。
      四姐姐的背影,逐渐融入无边的黑夜里,与黑夜融为一体消失不见。
      翌日,长辈以及白家姐妹,都端坐在大堂里,等待新娘子来给双亲奉茶。
      可是,左等右等,都等得日上三竿了,这对新人竟然还没来。
      白侯爷的脸不禁阴沉了下去,说:“这是什么规矩?”
      主母娘子杨氏急忙让丫鬟去催催,许久,丫鬟的身后,才跟了这对新人。
      若文的脸色讪讪的,脸上清晰可见,有几道抓痕,若尘差点没忍住笑,母老虎,果然名不虚传,看来昨晚若文的日子不太好过,母老虎要立威,在他脸上,留下了几道痕迹。
      而县主却顶着一头精致的妆容,在彩云的搀扶下,容光焕发地走了过来。
      杨氏咳嗽了一声,虽然对方是县主,可自己现在是她的婆婆,是长辈,案例应该要训斥几句,说道:“长辈都已经等待许久了,你们怎么才过来奉茶,白府岂有这样的规矩?”
      若文说:“原是娘子她懒惰,怎么唤也不肯起床,让爹与娘笑话了。”
      “有什么好笑话的,这规矩若没有,以后就定了这样的规矩呗,昨夜闹得那么晚,今日自然醒得晚了一些,若不想等,明日就不用请安了。”县主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原本我在娘家,也没有这样日日请安的规矩,怎么你们白府的规矩,比我娘家还大么?”
      “放肆。”杨氏面色不悦:“你出阁前,难道你的娘家人,没有告诉你,如何侍奉公婆的么?”
      “说了,媳妇忘记了。”赵县主一副无所谓的表情。
      “好了,好了,奉茶吧!”杨氏不想和她胡搅蛮缠下去,吩咐她奉茶。
      她不情愿地与若文并列在一起,若文跪下奉茶,她却站着不动,若文拉拉她的衣袖,她不悦地挡开他的手:“我是县主,哪有我下跪之礼。就算是告到皇上那里,也没有这样的规矩。”
      “此刻这是家规,下跪是你当儿媳妇的本分。”杨氏内心更加愤怒,不满地瞥了一眼白侯爷,内心对这个儿媳妇十分的不满意。
      若文也不满了,这娘子太不给自己脸面了,传出去,自己这当夫君的镇不住自己的妻子,岂不让人给笑话?
      他怒斥:“县主,此刻你是若文的妻子,嫁入白府,给公婆奉茶是你的本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页 书架 目录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