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067说,你是怎么勾引我家夫君的

穿成恶毒女配飒又甜

热门:圣墟 龙王传说 三寸人间 天下第九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元尊 大道朝天
上页 书架 目录 下页
      等到人看不见的时候,豆儿小声说:“五姑娘,你说那小倩,敢对若文公子的新夫人提要求吗?”
      “自然会冒险的,她肚子里的孩子,可是她奋力一搏的赌注。”
      在现代,替父亲经营家族企业,让她了解了,什么是人性,处于社会最底层的通房丫鬟,为了抬成妾,是可以付出一切努力的。
      而怀孕,能让她迷失自己的判断力。
      天色渐渐暗淡下来,新娘子被人搀扶着,回了新房。
      若尘人小,混杂在姑娘和丫鬟堆里,眼神却不离新房,她怎么会错过自己精心布局的八卦呢!
      她恨不得搬个小椅子过来,吃瓜看戏才好。
      果然,她瞧见小倩,端着果盘,默默低头走进了新房里,她对豆儿使了个眼色,趴在窗口听动静。
      赵芊芊的陪嫁丫鬟,从小倩端的盘子里,拿了一枚枣子,递给赵芊芊,赵芊芊微微点头,从鼻子里哼了个声音:“赏。”
      小倩抬头看着赵芊芊,怯怯地说:“少夫人,今日听说,少夫人说了,大家可以提要求,少夫人会尽量答应,是么?”
      赵芊芊忽然发现,面前这个端着水果盘的敢和自己说话的丫鬟,年轻貌美,打扮的花枝招展十分妖娆,而且神色楚楚可怜,颇有几分狐媚子的姿色,内心顿时不悦,倒没有听清楚她说什么,直接问:“你是何人?”
      “回少夫人的话,奴婢名叫小倩。”
      赵芊芊身边的陪嫁丫鬟彩云,对县主的性格非常了解,见县主一眼不眨地盯在那狐媚子身上,就明白,县主的醋缸已经打翻了,彩云对那通房丫鬟说:“大胆,小倩?不懂得要避讳吗,竟然和少夫人的名字同音。”
      小倩顿时愣了,急忙说:“这名字原本是公子赐的。奴婢也不知道,原来冲撞了少夫人……”
      彩云说:“你这话什么意思,还不称心了是吧,拿公子来压少夫人吗?”
      “不不不,奴婢不敢。”小倩看了一眼彩云,心想少夫人身边的丫鬟,新来乍到的,怎么就敢蹬鼻子上脸了?这是拿自己立威吗?顿时有些不乐,心想一定要去公子身边告状。
      她仗着自己得公子的欢心,此刻腹内还有孩子,心想迟早自己乌鸦变凤凰。
      赵芊芊见小倩眼神有些不善,内心越发不喜,有心打击她,立刻冷冷地说:“就赐你名字小黑吧。”
      什么,小黑?
      这不是狗的名字吗?
      小倩顿时快气哭了,赵芊芊却还在那里慢条斯理地说:“你的皮肤有些黑,依本县主来看,叫小黑真再适合不过。对了,你方才说什么,要提什么要求?”
      她刚才不过在白家姐妹那边一说,也不知道是哪个丫鬟听岔了,下人竟然也敢来提要求,若是依她从前的脾气,早就一个耳光下手了,可这次,她倒想听听,这个狐媚子一样的丫鬟,敢提什么要求。
      被迫叫小黑的小倩,微微低头,跪在少夫人的足下,带着一丝委屈,又带着一丝骄傲说:“少夫人,原本奴婢不该在您新嫁之夜说的,只是……”她抚摸着腹部,娇羞地说:“我能等,可我这腹内的孩子等不得了,还请少夫人,准许了奴婢,能在这院子里,生下这个孩儿,小倩,不,小黑就心满意足了。”
      彩云愣了愣,她单纯,问:“生孩子,生谁的孩子?”
      小黑一副娇滴滴的样子,羞答答地不回答。
      赵芊芊顿时明白了,让彩云扶着她站了起来,一步步走到了小黑的面前,用手指轻佻地挑起她的下巴:“所以,你选择在本县主大婚之日,来说这样恶心的话来恶心本县主吗?”
      窗外的若尘看着一秒变脸,浑身冒煞气的县主,顿时觉得解恨。
      若文,就该配这样的泼妇。
      小黑早已吓得浑身发抖,脸色煞白,看着县主充满嫉妒的眼神,她忽然明白了,自己可能做了一个错误的决定。
      可是,已经没有后悔路给她走了。
      她站起来想要逃跑,却被彩云拦住了去路,赵芊芊一把抓住她的头发,狠狠一巴掌扇了过去,将小黑打倒在地上。
      赵芊芊再度抓起她的头发,说:“说,你是怎么勾引我的夫君的?”
    【领现金红包】看书即可领现金!关注微信  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现金/点币等你拿!
      “我,我没有……我是公子的通房丫头。”
      “你胡说,我家夫君哪有什么通房丫头,你竟然敢胡说,往他身上泼脏水。”
      “我真的是……”小黑强行挣扎,只听“当啷”一声,她身上戴的那块若文送给她的鱼玉佩,掉再地上,摔成了两瓣,并且上面那个“文”字,触目惊心!
      “好啊,你还敢偷东西!”赵芊芊看着她的腹部,让嫉妒烧红了眼,没有忍住,一脚,狠狠踢向她的腹部……小黑发出阵阵惨叫声。屋顶都快要被震破了。整个院子顿时都乱了起来。
      惊呆了的若尘急忙捂着耳朵,有些于心不忍了。她只猜到赵芊芊会发一顿脾气,没想到,她竟然直接上脚了……这个女人,太狠毒了。
      还是豆儿年岁大点,反应过来,急忙拉着若尘藏起来,说:“五姑娘,我们快走吧,让人瞧见可不好了。”
      忽然,她们看到一个人影,跌跌撞撞地向新房里奔了过来,月光将他的脸照得一片雪白。
      不是白若文还能是谁?
      穿的喜袍,配上他的苍白的脸,在夜色下显得更加诡异。
      他身后跟着若溪、若画,脚步跌跌撞撞,这应该是有人给她们报信了。
      若文刚刚踏入房门,就看到一个血糊糊的人瘫软在他的脚下,扶起来一看,竟然是小倩,现在应该叫小黑了。
      而那个刚刚行凶完毕的赵芊芊,没事人一样,坐在床上,见到白若文来了,娇滴滴地呼喊一声:“夫君,你怎么才来!”
      “你,你这是怎么回事?”他一边质问,一边心疼地想要将小黑扶起来,小黑大哭嚎叫:“公子,公子,奴婢会死了吗,会死了吗,我的肚子好痛啊!”
      若文低头一看,见到小黑的身下流出了黑色的鲜血……整个人都呆住了,浑身颤抖的他抬头呆呆地看着赵芊芊,无法相信,是这个女人下的手。他究竟娶了一个什么样的女人啊!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页 书架 目录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