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066别惹我,小心将你毒哑

穿成恶毒女配飒又甜

热门:圣墟 龙王传说 三寸人间 天下第九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元尊 大道朝天
上页 书架 目录 下页
      对于这位未来的女帝,若尘明白,她内心极度强势和自信,但她也佩服强者,所以自己在这个嫡姐面前,丝毫不能退让和示弱。
      若画是个软硬不吃的人,她只会认准自己内心的判断,她冷冷哼了一声:“若你不信我,也无妨,你若要说出去,就说出去吧,爹也未必会责罚于我,如今我的入宫选秀,是除长兄娶妻以外,最要紧的事情,爹也不会让是我失去名声,大不了,将你毒哑也是有可能的。”
      想到白侯爷那翻脸无情的样子,倒和若画有几分相似,而且未来,若画确实很狠,很果决,若尘忍不住打了个寒噤,于是放软声音说:“四姐姐,我也没有说,会把此事说出去,你不犯我,我自然不会犯你,咱俩或许是塑料姐妹情,但终究面子上的情分,要留一丝的。”
      若画不懂“塑料姐妹情”是何意,但倒也大致听懂了若尘所说的,微微点头:“从前是四姐姐低估你了,你这次中了县案首,说明了你的才学,你又何必屈居在若溪身后,这偌大的府邸,或许以后能帮我的,也唯独你一个。”
      “四姐姐,你这次必然是可以中选的,我也有话要赠送你,皇上并非你的良缘,他也不会沉迷女色,皇后娘娘与皇上情深义重,你,就莫要得罪了皇后娘娘。”
      在若尘的心里,皇后娘娘就是她迷途夜色里,从月光下投射下来的那一缕弯枝,将她从黑暗中拯救。
      她知道,美得像一幅画一般的若画出现在后宫,对重病里的皇后娘娘,是怎么样的致命打击,所以,她只能尽自己的力量,提醒若画,不要与皇后娘娘争风吃醋,她不希望皇后娘娘最后的那段人生之旅,蒙上一层绝望,此刻,能支撑娘娘走下去的,就是皇上对她的爱,是她对皇上的信赖。
      而若画,是击垮这层信赖的最后一颗石头。
      “多谢你的提醒,我只求在后宫能站稳,又如何敢去得罪皇后娘娘呢!”月色中,若画的笑容是那么莫测。
      虽然她们是姐妹,但此刻,似友非友,似敌非敌,彼此都互相不信任,但又互相牵制。
      看着若画离开的背影,若尘耸耸肩,她竟然觉得自己想留在白府,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明明十里庄子更充满自由的气氛一些。

      翌日一早,白府的人全都早起,喜气洋洋迎接若文娶回正妻赵芊芊。
      白府的女眷,全部穿着隆重,安坐在大堂之上,直到若文从花轿上,将赵芊芊背下了轿子。
      原来,这大周朝的新婚规矩,和历史上真实存在的朝代略有不一样,新郎新娘互相三拜之后,新郎要在人群挑开新娘的喜盖头,展现给左右分开的男女宾客瞧瞧,新娘的美色,新娘越容貌端庄,新郎越笑逐颜开。
      赵芊芊今日化了浓妆,这段时日应该也没少减肥,身躯倒是苗条了不少,可是姿色只能说路人姿。但她的身份摆在那里,周围的客人照例是要一番夸赞的。
      “新娘真美,新郎好福气。”
      若尘坐在右边厢房,女客一群里,未嫁的女子都坐末尾陪客,左边厢房则是男宾,新娘新郎先是合体给男方家的长辈敬茶,之后分开,各与男女敬茶敬酒。
      那赵芊芊,在丫鬟的陪伴下,向女宾的厢房缓缓走来,她的身后,跟随着五六个陪嫁丫鬟,都捧着一个一个精致的盒子,盒子里,自然都是各种见面礼。
      赵芊芊姿色不够,豪气来凑,出手非常阔绰,用她的挥金如土,来奠定今日开始的长嫂位置。
      赵芊芊送给若尘的,是一柄玉如意,还有一荷包的金瓜子,她的目光带着倨傲之色,对若尘说:“听闻五妹妹在参加科考,若你想当女官,我回门时可以和父亲说说,给你个差事就是,无需那么辛苦。”
      “多谢嫂嫂抬爱,不过若尘愿意参加科考。”
      “是么,你倒是有志气,妹妹们都听好了,今日嫂子进门,妹妹们若有什么要求,尽管提。”
      若尘笑眯眯地看着气场凌厉强大的赵芊芊,觉得她和若文,简直配一脸。
      “誉王驾到。”
      果然县主的面子大,皇上竟然派了誉王亲自登门祝贺,这可是莫大的荣幸。
      誉王一袭淡蓝色的锦袍,腰带上系着明黄色的玉带,这是王族身份的象征,玉树临风地缓缓走来,身后一步远,跟着的……若尘擦擦眼,心想,真是冤家路窄,怎么在哪里都能遇见蓝晨呢!
      “拜见誉王殿下。”全府上下,都给誉王行礼,誉王摆摆手,笑容温柔明朗地说:“今日本王不是主角,莫让本王抢了新人的光彩,你们都不用拘泥于礼节。”
      誉王的目光流转,心想白府里的女眷,还真有不少容貌绝世的,这一趟没白来。
      蓝晨的目光穿透人海,落在那明明聪明灵动,却故意低头混在人群里的小可爱身上,以为她不看自己,就认为他看不见她吗?
      若尘心里在巴望着晚上洞房花烛夜,等着好戏看。
      等亢长的礼仪过去以后,若尘拉着聪明的豆儿,去若文的新房,四处寻找小倩,果真,看到小倩正捧了一碟子水果,放在新人的房间里,眼神艳羡地看着那红彤彤的大木床,于是,她对豆儿使了个眼色,故意大声说:“新嫂子出手真阔绰,人也看着顶和气的,还说今日有什么要求,尽管提。”
      那小倩听了,摸摸自己的肚子,急忙奔出来,对若尘说:“今日,长公子新夫人,真的如此说了吗?”
      若尘装作一脸认真的样子,说:“是啊,还送了我一柄玉如意呢,我们在场的每个人,都听得很真切,今日是她的大婚之日,让大家有什么要求尽管提,她可真的是一个豪爽的嫂夫人啊。”
      小倩听了,眼神不停地闪烁,低下头,犹豫再三,抬头时,悄声说:“也不知道,我提要求,新夫人会不会反对?”
      “那你提呗,等会新娘子马上要入洞房了,趁她高兴,就提好了,免得过了这个村,没有这个店。”
      说完,若尘就拉着豆儿的手,两人转悠地走远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页 书架 目录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