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064侯府后花园,八卦真多

穿成恶毒女配飒又甜

热门:圣墟 龙王传说 三寸人间 天下第九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元尊 大道朝天
上页 书架 目录 下页
      虽然侯府是勋贵家族,但对于阁老这样按部就班升上来的清贵之流,也是无限神往敬仰的。
      “是,阁老亲自请的是徐先生教书,所以女儿必然要回十里镇,而且,阁老也已经安排好了府试,只要女儿安心念书。”
      “好好好,若尘我儿,居然出息了起来,听闻那阁老府里,有位小公子,极为不错……”
      一旁备受冷落的主家娘子杨氏,忍不住咳嗽提醒起来。
      白侯爷顿时如梦初醒,若尘是淑女,那位梅弘小公子是嫡子,虽然父亲去世,但长在阁老膝下,身份还是非常尊贵,自己瞎想到哪里去了?若说是若溪,倒还有几分可能,但年龄又不般配。
      但无论如何,若尘能和阁老府攀上,尤其得到阁老的重视,白侯爷心里非常满意,看着这庶女的眼神越发不同了。
      “回头,就让下人把爹给你们安排的礼物发到你们住的房间去,等若尘科考完毕,再搬回来居住,这段时间,爹爹也会让人,替你们把你们的屋子重新修缮一遍。”
      看到父亲对若尘的态度忽然极大转变,若溪不由得愤恨嫉妒起来:“父亲,如今朝廷不是反对女子科考吗,父亲为何还如此高兴,若尘这岂不是给我们家族带来麻烦?”
      白侯爷说:“你懂什么,若是一般的科考,若尘名落孙山,也就罢了,如今可是县案首,这自然不同凡响,就连圣上也问了几句,若尘,你只管好好考便是,还有你,若溪,以后对你妹妹的态度,可要仔细了些,她原本是读书种子,和你不一样。”
      “父亲!”若溪更加恼恨:“她是庶女,我是嫡女,父亲可莫要忘记了。”
      一旁的若画忽然悠悠开口:“庶女如何,嫡女如何?如今,圣上重视女子科考,不顾权臣反对,父亲这么做,虽然让朝廷里的人暂时不满,却会让圣上龙心大悦,二姐,以后切莫在外拿庶女嫡女来说,县案首虽然不过是最初级的,可女子中了县案首,这是闻所未闻的事情。”
      若尘暗自佩服,这原本是蓝晨与誉王分析的事情,但深处闺中的若画也揣测到了君意,这就不容易了。
      她行礼说:“父亲,明日大哥娶完娘子,若尘就要回十里镇念书,准备府试和院试。”
      “好好,你们车旅劳顿,先回房间修整,莫累坏了身子,读书要紧。”
      回到房间里,看着这熟悉的房间,田氏又怔怔地落下泪来。
      若尘不忍,说:“母亲,你且放心,女儿若这次考中秀才,父亲肯定会迎我们回来的,那时候,是风风光光的回来,女儿不会再让母亲受辱。”
      田氏擦着眼泪:“若尘,如此自然是极好,但你切不看恃宠而骄,原本女子读书,不过是识几个字而已,难道真的如那男子一般去做官,终究女子要强了,并不是好事。”
      若尘沉默,觉得房子里气氛憋屈,随口说了几句,就去园子里转悠。
      走到前面的花园,忽然听见了女子的抽泣声,还有男子的安慰声,一听声音,不是若文还能是谁?
      若尘身躯小小的,隐藏在草丛里,谁也看不见,她蹑手蹑脚地走了过去,将自己的身影,隐藏在了阴影之中。
      透过薄透的光晕,瞧见一个娇媚的,打扮得楚楚动人却依然免不了小家子气的丫鬟模样的女子,正捂着脸哭泣。
      若文背对着若尘,穿着碎蓝花的白色锦服,头上,松松地戴着一顶玉冠,正在好言好语地劝慰:“小倩,我娶了正房了,才能将你扶正啊。”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  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公子,你别诳我了,你娶的那夫人,京城谁人不知,她是出名的母老虎,不许夫君纳妾,才一直没嫁出去,再过一段日子,我这身子可就隐藏不住了。”
      若尘急忙捂住嘴,这是若文房里的吗?难道竟然偷偷有孕了?难怪他也没有特别强烈反对这门亲事。
      贵族人家,正妻没有进门之前,无论如何,妾和通房,都不可以先生孩子,也难怪,若文急着娶妻,这样才好把这个孩子生下来。
      呵呵,赵芊芊还没进门,就已经有一场好戏在等待她了。
      “嘘,小倩,你这话可千万莫再说出去,否则,只怕会被我那继母,活活打死,想要保住这个孩子,你得选择沉默,千万不要露馅,等我娶了娘子,将她迎进门了,再提此事,那母老虎再反对也是枉然,终究孩子都已有了,难不成赶你出去,白白摊上一个妒妻的恶名?”
      “公子爷,小倩如今只能依靠你了,你若不要小倩,我们母子可怎么办!”小倩嘤嘤地哭了起来,显然她是一个撩汉的高手,哭得梨花带雨,哭得犹如大珠小珠落玉盘,也能想象得到,她能在众多丫鬟里脱颖而出,还能怀上孩子,这可是需要多大的手段。
      若文的心都被她哭得湿淋淋的了,急忙抱抱她,给她擦去眼泪,说:“好了,莫哭了,我送你我的佩玉,作为定情之物,这样你信赖我了吧!”说完,取下了腰带上一块鱼型的白玉,上面刻了一个“文”字:“你拿好,莫展现出来,别让人瞧见了,这玉佩代表我的心,你腹内的孩子是我第一个孩儿,我怎么会不宝贝呢!”
      说完两人搂搂抱抱,走向草丛深处,发出不能明传的声音。
      若尘嘴角带着笑,若文啊若文,你差点把我卖到高凉王府当乐姬,这事你以为完了吗?如果你忘记了,我会帮你记得的。
      她悄然离开,在后花园里,又瞧见了一对熟悉的影子。
      不是李雅君和若画,还能是谁,只是他们是知书达理之人,自然不是若文那样的纨绔子弟可以比,此刻一个站在凉亭里,一个站在凉亭外,不远处,还有一个丫鬟,焦急地看着周围,显然替他们放哨。
      风远远近近地吹拂过来,撩动着四姐姐的长发,露出她绝世的姿容,只是那眼神,有着彻骨的理智感,仿佛与人保持疏远的距离。
      若尘心想,爱惜名誉的老爹,你就没发现,你家花园实在是太大了,藏了多少对苦命的鸳鸯。
      她原本想离开,可不曾想,李雅君的第一句话,一下吸引了她的注意力。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页 书架 目录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