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062先生,你今日打算怎么折腾我

穿成恶毒女配飒又甜

热门:圣墟 龙王传说 三寸人间 天下第九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元尊 大道朝天
上页 书架 目录 下页
      “现在,离府试还有一个月的时间,你要全力练习写字。”说完,他让人来结账,结果小二告诉他:“白案首的账已经让人给结了,还好几个人争抢结账。”
      蓝晨似笑非笑看着若尘:“没想到,考了个县案首,居然麻雀变凤凰了。走吧,别耽误时间了。”
      若尘知道,这次蓝晨没有说错,她站起来,与黄月明告别,说:“月明姐姐,记得我的话,一月以后,我们考场再见,如今,我们县的女考生只剩下你和我了,我们代表的,可是这县里无数的女子。”
      黄月明点点头,羞涩地说:“妹妹,你的话,我记住了。一月后见。”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  号【书友大本营】  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回到阁老府,阁老早已听闻若尘中了县试案首,笑得嘴都弯到了后脑勺,说:“比我那二儿子考中进士,还让本阁老开心,白家生了好女儿,好,好,好,若尘,这一月你就在阁老府里好好习字读书,去府试你都不要担心,本阁老给你安排好一些,京郊府附近,有我一处老宅,让人提前给你安排好,你虽然不是我的孙女,就等于是我的孙女一般。”
      他又有些叹息自己没让芷儿也跟着去科考,能和一个这么有才华的闺中好友读书习字,也是芷儿的福气。
      而芷儿的母亲柳氏,从娘家那,领了一些秘笈,给若尘调养身体,食疗,药补,温泉沐浴,渐渐的,若尘的容貌长开了,容貌一天一个样,皮肤日益变得白皙柔嫩,不再是从前那个看上去面色蜡黄色营养不良的小丫头,加上诗书的滋养,眉宇间更加俊秀书卷。
      徐先生也开始给她开各种小灶,就连十里县的县令大人,也时不时过来探望叮嘱一番,送来了几本名人帖子让她临摹,提升写字水平。
      日子安好,若问唯一的美中不足,就是她的习字先生蓝晨了,死赖在阁老府不走,每日让她写满三千字,写的手腕都发抖,魔鬼式的训练,想各种怪招折磨她。
      一早上,若尘还和芷儿妹妹刚刚在用早膳,豆儿就走了来,说:“姑娘,蓝晨公子让你速速去学堂,学字。”
      若尘端着碗的手,还在发颤,赌气说:“我不去。”
      柳氏给她夹了一片薄薄的鹿肉,心疼地说:“昨日晚间很晚才回,怎么一大早的,又要去习字,幸好蓝晨只是临时请来的习字先生,若是正经的先生,学生岂不都会吓跑了啊!”
      芷儿抿嘴一笑:“娘亲,你不知,我看蓝晨哥哥,只喜欢教若尘姐姐。”
      若尘的脸,顿时连耳根都红透了,怒道:“芷儿,你瞎说什么。”
      柳氏见若尘是孩童,所以现在开玩笑倒是不在意,也打趣说:“只可惜我们的若尘年岁太小,否则嫁这样的夫君倒是极好的,淘气的性子被夫家管得死死的。”
      “您也这么打趣我?我不吃了。”若尘搁下碗,顶着一个大红脸:“我去推了他。”
      柳氏给她带了几个红豆酥糕,笑着说:“蓝晨也是为你好,他自己还要准备考举人呢,居然挪了时间出来教你写字,他的字是极好的,你满腹经纶,聪明绝顶,若败在那笔字上,岂不是可惜?”
      若尘没再说话,她心里雪亮的一般,自然知道,柳氏都能看出来的,自己焉能不知。
      读书有天赋,唯独习字这块,真的也只能笨鸟先飞,只能苦练。
      来到学堂,看到蓝晨竟然没有在室内,而是在池塘边上,旁边有一口巨大的缸,里面已经满是清水,他的修长骨节分明的手指上,捏着一削尖了的碧绿青竹,见到她来了,清澈纯净的眼神里,带着一抹金色的早晖,嘴上却淡淡地说道:“怎么那么慢,第二次府试就在眼前,你竟然还如此慢慢吞吞的。”
      “蓝晨先生,你今日打算怎么折磨我?”她赌气说道,嫣红可爱的小嘴嘟得高高的,眼里还一副没有睡醒的慵懒,他瞧了一眼,内心有一丝的怜惜,忍不住说:“原本你不用闻鸡起舞的,是你自己非得如此。”
      “又来了,无非是女子读书无用论呗。都考了县案首了,你还不服气我会念书,况且,又是谁在皇后娘娘那给我担保,让我一定考中的,你莫不是一个人,分裂出两张脸来?”
      蓝晨脑补她的话,一个人,分裂出两张脸!
      她才十岁,怎么能形容出这样的一个人,真的是古灵精怪。
      他拿出青竹,塞给她:“今日,你在这里练字。”
      “这里——练字,怎么练?”她感觉心慌,他有无数的办法折腾可怜的自己。
      “用这青竹沾着水,在这小沙粒上写字,会有手感,也能锻炼你的臂力,你没有太多时间,慢条斯理地练习了,你必须要快,尽快提升到至少能过考官法眼的水平。”
      她拿着拿青竹,提着,都感觉有些重量,她对上他灼然的目光,知道若自己放手,他一定会不依不饶追着唐僧念,想着就脑阔疼。
      她拿着青竹沾着水,尝试着在沙粒上写了起来,歪歪扭扭,不成行。
      他严厉地说:“重新来写过。注意字距,要对齐,整整齐齐,干干净净,小楷字,记住,科考时每个字,落笔不能改,如有墨团,整页都会要重写。否则就是废卷。”
      啊,怎么那么难。我不想考了可不可以?若尘在心里狂喊起来。
      蓝晨看着面前的女童,低着头,手握着沾染水的青竹,一笔一划地写着。
      其实,还是有进步的,人若聪明,学什么都是飞快,然而却对于他这样严厉的先生来说,进步还是不够的。
      他慢慢走到她的身边,她原本写的极为认真,此刻,忽然看到阳光照耀的地上,自己的身后,出现了一个颜色极淡的消瘦的身影,一股男子的气息从身后四面八方向她涌来……
      她若只是一个十岁的女童就好了,偏偏内心是一个御姐,对于男女感情不说精通,却也很是知晓,顿时连耳朵根也红透了,幸好头发垂着,遮没了她的窘态,要不还不知道会被他如何嘲笑。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页 书架 目录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