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061锋芒初显,冲击县案首

穿成恶毒女配飒又甜

热门:圣墟 龙王传说 三寸人间 天下第九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元尊 大道朝天
上页 书架 目录 下页
      方玉他们几个早已挤在楼边上,焦急地眺望,他自然是知道,自己肯定可以过,他是为了知道,他会不会是案首。
      按照规矩,最大的惊喜要制造一个悬念,案首的名字此刻是蒙着一块布条的。直到锣鼓响起来,才意味着,那蒙布被人揭开。
      受周围环境的影响,若尘和月明也有些按捺不住了,可是去看榜的人,还没有一个回来的。
      月明说:“不如我们下去看看吧!”
      蓝晨说:“再等等,我的小厮也应该回来了。”
      忽然,酒楼下一片混乱,随即,听见了锣鼓的声音,有人呼喊:“锣鼓响了,这是,案首出现了,案首的名字已经出现了。”
      方玉听见锣鼓声隐约朝酒楼方向来了。
      身边的人已经开始恭贺他:“恭喜方兄,贺喜方兄,如愿以偿。”
      “是啊是啊,今科县案首,非方兄莫属啊!”
      方玉最爱惜的,就是名声,如今被人簇拥,顿时觉得全身爽气,有飘飘然之感,不由得瞥了一眼若尘,腰板挺得笔直,果然的,就看到那敲锣的两个衙役从二楼楼梯上走了过来,向他走来……不对,已经越过他了,这是,这是……
      所有人的目光,都凝聚在那敲锣的两个衙役身上,看着他们不断越过一丛丛的学子,竟然向……隔壁那桌走了过去。
      “白若尘。”衙役停下了敲锣,照例呼喊了一回名字。
      若尘走出来,说:“我是白若尘。”
      “今科县案首,为白若尘。”衙役说完,双手奉上名册,堆满笑意:“恭喜白若尘姑娘。”
      举座顿时哗然。
      方玉第一个不服,他立刻走上去,问:“这次案首,竟然是一位女子?”
      “方玉公子,你难道不服?”
      “可是,怎么可能是一位女子呢!”
      衙役说:“你们应该知道规矩,在结果出来之前,大人也不会知道案首是谁,更加不会知道男女,所以案首是女子,这为何不可?”
      看着若尘呆萌的样子,蓝晨微微摇头,幸好做了准备,他抬抬手,身边的小厮聪明,急忙抓了一把铜钱塞给衙役:“二位辛苦了,拿去吃茶。这是白若尘姑娘的赏赐。”
      “多谢白若尘姑娘赏赐。”衙役喜笑颜开,乐呵呵地离开了。
      酒楼里顿时变得安静起来,大家看着那鲜红的名册,确实准确无误地,落在了若尘的手上。
      县试,只会写第一名案首,其他只是写考中者的名字,也就是说,只有案首会让人记住。
      方玉呆若木鸡,他推迟了几年科考,一方面是身体大病一场,原本担心没有体力支撑考过三日,一方面,也是想好好读书,争取县试、府试,院试都能拔得头筹,称为“小三元”,那至少在这一带,他方玉是可以写上地方日志、流芳千古的人,哪里知道,连县试案首,都拱手让人了。
      他的脸色顿时变得苍白如纸,无力地坐在椅子上。
      有一种既生瑜,何生亮的感觉。
      可,对手竟然还是一位女子,一位年仅十岁的女子,这说出去,让他脸朝哪里放。
      意外,这绝对是意外,接下来还有两场考试,拿不了县案首,那是县令没眼光,府试、院试,他一定要超过白若尘。
      “若尘妹妹,你真行,你居然是这次的县案首,这是我们县,不对,只怕全大周朝,你都是第一个。”
      黄月明的丫鬟此刻也奔过来恭喜自家姑娘,原来黄月明也已经上榜了。
      但前来科考的其他几位女子,都落榜了,也就是说,此次县试,仅仅只有两位女子上榜,但案首是属于女子的。
      有几位考生,已经走过来了,若尘警惕地看着他们,以为他们要挑衅,没想到,他们却一躬到底,说:“若尘姑娘,你中了案首,我等为日前对姑娘的不敬,给姑娘赔罪,十里镇,最服的是有才学的人,我们钦佩姑娘。”
      在他们的带动下,又有一些考生离座,前来拜见白案首。
      方玉在一旁,看得愤懑嫉妒,却又无可奈何,原本这荣光是属于他的。
      他闷哼了一声,走到了白若尘的面前,若尘淡淡地问:“怎么,你服不服?”
      “白若尘,这不过是区区县试,原本也算不得什么,中了秀才再说。哼,下一场,我们府试见,你可不要败给我。”
      说完,他转身想走,黄月明急忙站起来,对他说:“方公子,恭喜方公子此次过了县试。”
      若尘知道,她其实只是想和方玉说点话而已,没想到,方玉这个“钢铁直男”只微微点头:“多谢。”脚步没有停留,径直而去。
      若尘说:“这个人真是一根筋,月明姐姐祝贺他过了县试,他也应该回恭喜一下姐姐嘛,怎么就这么大剌剌地走了。”
      月明怔怔地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在酒楼二楼,才收回目光,说:“我怎么与他能比,他是肯定可以考中秀才,考举人,考进士的,而我,能过县试已经心满意足了。”
      “姐姐,你这说的哪里话,你要和我一起,考中秀才,别让一个男子扫了兴致,来,我们吃酒。”
      “我,我真的能考中秀才吗?”
      若尘放下酒杯,完全当对面的蓝晨为无物,语重心长的对她说:“如果你要让一个心高气傲的男子心悦于你,你得站在有光的地方,他傲慢的眼神,才会落在你的身上。”
      蓝晨差点将茶给喷出来,对若尘说:“原来你们女子读书,绕来绕去,还是为了男人?”
      “错,你这什么思维?我们女子读书,是为了让你们男子看一看,我们女子也不弱,可以站在有光芒的地方。”
      “敢问若尘姑娘,你可知道,府试要考什么?”
      “你当我白读书么,我自然是知道的,帖经、杂文、策论,先生已经不断的教过了。”若尘侃侃而谈。
      “这三项考核里,就要看你一手好字了,字迹也是被列入考核的。”
      若尘忍不住一哆嗦,别的她不怕,就怕考字。
      她的字现在还是过得去的,但也在平均水平线之下。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页 书架 目录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