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060为师不在的日子,你又得罪不少人了

穿成恶毒女配飒又甜

热门:圣墟 龙王传说 三寸人间 天下第九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元尊 大道朝天
上页 书架 目录 下页
      月明摇摇头:“那是我父亲的安排,我自小并没有见过,只听说容貌差强人意,个头……也矮,我实在不中意的很。更何况,这是兼祧两房,麻烦的事情在后面,不像是娶妻妾,妻子始终是妾的前面,两位妻子,这身份地位,又该如何论处呢!”
      “我看,主要是你有心悦的人吧!我看那方玉,那么瞧不起女子,也未必是好的。”
      若尘差点没把“直男癌晚期”说出来了。
      “若尘,这婚事若退了,我也名声不好听,那方玉,原本就才高八斗,将来前途定然不止秀才这里,我断然是配不上他的……”她的神色黯然:“他瞧不起女子读书,原本是别人也如此而已,但他人品是好的,我是听说过,他至今未娶,房内一个通房都没有,是因为他曾经说过,这一世自己所爱的女子,娶了便要珍重,就想一夫一妻,简简单单,男子汉,大丈夫,不应该沉迷闺阁之事,做好君子本分即可。所以他择妻的条件,苛刻了一些而已,想寻个知己一般的人儿。”
      “原来如此,或许他也没那么讨厌,但我实在对他印象不佳,月明姐姐,女人家嫁人,便如同下注,落子无悔,姐姐若不喜欢那婚约男子,切不可勉强,做人无愧于心是首要的,自己都对自己内疚委屈,这日子还怎么过下去呢!”
      若尘的话,犹如捶鼓,让月明豁然开朗,她站起来,对若尘施了一礼:“虽然你是我的妹妹,我却觉得你的见解实在犹如我的姐姐,请受我一拜,那婚约,我定然让父亲给我退了便是。”
      “月明姐姐,你这次若中了秀才,身份地位从此不同一般,我们好好考一考,也给那些瞧不起女生的男子,当头一棒,才是爽快。”
      两人一扫阴霾,吃吃喝喝,许久方才离去。
      七日之后,就是县试放榜的日子了。
      这日一早,若尘辞别徐先生,从阁老的府里出发,坐了马车,去县衙看张贴的榜单。
      她来的时候尚早,长巷子里早已挤满了人群,马车进不去,她走下马车,被人群挤压,她小小的身躯,被人冲得东倒西歪,却从人群里,慢慢看到一个身躯修长的影子出现,犹如分开水波一般,将涌向她的人分开,直接走到了她的面前。
      嘴角带着略微嘲讽的笑意,因为身躯太高,只能勾着头看着她,阳光刚刚浮现,他的身躯却好似挡住了所有的阳光。给她来到一丝压迫感,让她有些窒息的颤栗感觉。
      她后退几步,仿佛躲避他浑身散发的荷尔蒙的气息,结结巴巴地问:“你,你怎么阴魂不散的。”
      那俊美的少年,今日又是一身干净整洁的蓝色锦袍,他穿蓝色的,与他的姓真的是相得益彰,是那么的挺拔俊秀,明朗贵族的气质,将身边所有的少年考生全部都比了下去。
      蓝晨的手里,提着马鞭,修长的手指,在马鞭上一敲一敲的,带着些些漫不经心,说:“我若不来,怎么能看到你落榜的样子?”
      若尘心里叹了口气,自己还是太善良了,总是把他想得太美好,那个什么嘴里,是吐不出象牙的。
      “走吧,我在对面的酒楼订好了位置,正好可以看到放榜的地方,如果有消息,自然有人会告诉你。”他转身,带着她挤出人群,向酒楼走去,忽然,一道身影涌向若尘,是黄月明,她也根本挤不进去。
      “若尘,若尘,挤不进去怎么办?”她忽然眯了眼,促狭地瞧了一眼蓝晨,对若尘说:“我是不是打扰你们了?”
      “瞧你说的,你是来拯救我的。”她在她的耳边小声说了什么,蓝晨看在眼里,苦笑,想都想得出来,绝对没什么好话可说。
      她们跟着他,来到他订的桌位上,在二楼,果然,可以俯瞰楼下的场景,虽然看不到名字,但可以看到何时张榜,以及考生们千姿百态的表情。
      与黄月明的紧张不一样,若尘的表情很淡定,她对这次县试心里有数,否则也不会和方玉打赌了。
      正想着,看到方玉也带了一帮考生,坐在他们旁边的作为上,献上了挑衅的目光。
      方玉冷冷讥讽:“若尘姑娘,可不要忘记了我们的赌约。若你今日辞别科举,你的账,本公子付了。”
      蓝晨看了一眼若尘,笑着说:“看来,为师不在的日子,你又得罪不少人了。”
      “你说什么啊,都是他们自己找来的,我可没有惹他们。”
      蓝晨颜色极淡的唇角微微一勾,对那方玉说:“你若落榜,你的账目,若尘姑娘也给你付了。”
      “你!”若尘压低声音:“你没瞧见他那边好几桌吗,我付不起。”她才不要打脸充胖子,何况是埋汰她的人。她从来不吃眼前亏。
      “我有,我有。”
      首富家的姑娘黄月明急忙拿出一个满当当的荷包出来,不过有些犹豫:“我还是不希望替方玉公子付账,我希望他考中。”
      女人的恋爱脑啊!哪个朝代都一样。
      蓝晨叫了满满一桌吃食,仿佛他是来度假的,不是来看榜的。
      黄月明和若尘都无心吃,一人捧着一杯温热的茶,等茶凉了,又泼掉续杯。
      “什么时候放榜?”若尘忍不住问,第一次参加科考,什么都没经验。
      酒楼里早就人满为患,若不是蓝晨带来的几个小厮努力维持次序,他们这桌也早已被人挤得七零八落。
      “急什么,你就等着呗,我已经让人下去看榜了,有消息自然会知道的。”他瞥了一眼她手腕上戴着的南珠,又看了一眼自己手上盘着的一模一样的南珠,心里感觉颇为舒适。
      忽然,底下一阵骚动,有人疯狂地呼喊:“来了,来了!”
      果然,几位衙役,拿着榜单出来,张贴在县衙之外,顿时引起轰动。
      “中了,中了,我过了县试。”有人呼喊起来。
      还有人看了一遍又遍,然后捧着头大哭起来:“我连第一场都没过。”
      县试是最基本的,即使是最基本的,也不是人人可以考中,至少是要刷下一半人。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页 书架 目录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