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059这位才子,好狗不挡路

穿成恶毒女配飒又甜

热门:圣墟 龙王传说 三寸人间 天下第九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元尊 大道朝天
上页 书架 目录 下页
      “方兄,你怎么能被一个小小女子出言羞辱呢!”
      “你可是远近闻名的才子,这次必然高中秀才县府案首,怎能让一个女子辱没了?”
      一些不怀好意的人趁机挑拨离间。
      这少年名叫方玉,是十里镇出名的才子,家室不错,父亲是举人,方玉是嫡子,家有良田千顷,铺子十来座,虽然不如黄家首富有钱,但他家是举人出身,身份地位自然高过商户家许多。
      今日,也是方玉做东,宴请在座的学子,明日的秀才。
      方玉一直在京城念书,回到原籍科考,听闻十里镇的文会,今年的文魁是位女子,早已不服,所以见到若尘,自然就过来刁难一番。
      方玉冷笑看着若尘:“小小女子,出言不逊,女子无才便是德,可见你缺乏调教,那日文会,我在京城没有及时赶回,让你出了一回风头,这次我看你能逞能多久。”
      “文会之文魁,又无作弊,什么叫出风头,不能是凭借本事么?承认别人有才学就那么难?好了,不想与你这毫无修养的学子交流,月明姐姐,我们走。”
      若尘拉了月明的手就走,却瞧见月明在偷偷觑着方玉,眼里闪烁着倾慕的光泽。
      纳尼?
      哪个少女不怀春!可月明姐姐,你是否怀春怀错人了?
      她拖拽月明就走,那方玉却在身后洋洋自得地说:“白若尘,你这次敢与本公子打个赌么?”
      “哦,打什么赌?”
      他成功激发了若尘的好胜欲。
      若尘猛然转定,目光灼灼盯着方玉,方玉暗叹,一个十岁女童,竟然有如此锐利的目光,心略微定了,依旧狂傲地说:“若这次你没考中,以后,就莫要再考,至少别在我们十里镇上考学,免得污我们十里镇的读书文气。”
      “原来,在你们眼里,女子念书,是污浊了你们的文气?自古只有说‘臭男人’的,又说女子是‘皑如山上雪,皎若云间月’,你这岂不是颠倒黑白了?”
      “我懒得和你拽文,你倒是应还是不应?”方玉不耐烦地催问。
      一旁的月明拉拉她的袖子,示意她不要赌气。
      若尘淡然一笑,眼角带着一丝俏皮:“可我若中了呢!”
      “你若中了,从此我称呼你为‘先生,若尘先生’,如何?”
      举座哗然。
      在时下的大周朝,称呼“先生”有“达者为先,师者之意”,这是文才子估计若尘肯定不中,所以才会下此赌注。
      “好,我应了你就是。”若尘淡然一笑,自信满满。
      文才子反而有些发呆,这女童,毫无半分忸怩之态,神色爽利得很,答应的这么快,难道有猫腻!
      他想想,急忙补充:“我说的是中秀才,三场全过。”他思量,若尘答应的这么爽快,定然是今日的县试有把握,能取得童生的资格,她原本是文会文魁,拿个童生资格可能没问题,但三场全过考成秀才,那肯定是不行的,在座的有不少已经参加了连续几年的科考,回回没考上,她一个女童,岂能考过?
      “好,我都应了你就是,现在,请阁下莫要挡路,好狗不挡路,别误了我们姑娘家喝茶吃饭。”
      说完她拉着月明就走,其他的学子都鼓噪起来:“好,我们都听见了,文才子和白若尘的赌约,到时候莫后悔。”
      月明和她去了包厢,点了菜之后,把门小心关好,对若尘说:“妹子,你真的胆子大,这文才子是我们十里镇颇有名气的才子,你居然和他打赌?”
      “他都欺负我们这样了,我能不应么?瞧他那样,原本也不是什么好人,若真才高八斗,怎么我看他都十七八了,连个秀才都不中?”
      “他原本是病了一场,而且,他耽误了几年秋闱,是想有把握考个案首,这案首和普通考上秀才可不一样,读书人,求的不就是一个名声么!”
      原来,考上秀才,不过是初级科考,但秀才里的第一名,称呼为案首,那自然分量不同。在十里镇,案首可以获得县令赏赐的百两纹银,和一身簇新的秀才衫秀才方巾,第一次穿戴还可以发髻上插上两朵鲜红色的芍药,骑白马游镇,算是“小小登科”,十里镇文气充盈,对读书人非常重视。
      那方玉,家产不愁,图的也就是一个虚名而已。
      “月明姐姐,你对他倒是很了解!”
      “他家,原本与我家是邻居,只是后来父亲生意做大,我们才从那巷子里搬走而已,小时候,我经常听见他在院子里的郎朗的读书声,因为听了他的读书声,我才喜欢念书的。”
      见月明,一谈起方玉,就害羞、神往、惆怅的表情,若尘自然明白,这小姐姐是真的动心了。
      她吃了一口茶,淡淡地问:“姐姐,你让我来此,是有什么话要说么?”
      “若尘,你虽然比我小,但书念的好,我心里是极为敬重你的,如今,我确实有一门婚事,让我犯难。”她的眉头紧锁,有些担忧,垂下了眼睑。
      “是什么婚事?”
      “原是我小时,父亲着人张罗,给我订下了一门婚事,他家原本也是商户,只是那家的公子,考中了秀才,自然看人就已经不同。前段时间,他家提出,婚事照办,但他家公子因为是宗族两房的独子,要兼祧两房,传宗接代,所以,要娶两位妻子,若这条件不能容许了,婚事也就作罢了。”
      若尘无语,在这大周朝,和历史别的朝代也没什么差别,男儿若有功名薄产,自然是可以一夫一妻多妾的,若是独子要承担两房的传嗣,也可以兼祧,娶两位妻子,只是娶妻条件上就不会那么苛刻。这黄家明明是首富,可因为对方是秀才,在他们眼里,也低人一等,所以可以大剌剌地直接提出这个条件。
      “打的好主意,有丰厚的陪嫁,还有才貌双全的妻子,还可以另外再娶一个娘子。月明姐姐,你应该并不心悦那个男子吧!”若尘都为月明抱不平。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页 书架 目录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