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058被人退婚,还有脸参加科考?

穿成恶毒女配飒又甜

热门:圣墟 龙王传说 三寸人间 天下第九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元尊 大道朝天
上页 书架 目录 下页
      却不知道,若尘在心里,早已暗自下了决心,这次科考,是背水一战,身上,既有为母亲和弟弟妹妹在侯府里争地位的责任,也有为皇后娘娘挣脸面的责任。
      简直是责任重大。
      而且,盘算了下原著的时间,距离皇后娘娘去世的时间,只有短短数月了,而这段时间,也是自己的那个未来女帝四姐若画,即将浓墨登场后宫的时间。一想到那么温柔的皇后娘娘,在去世之前,还要看到自己以为的情深意笃的夫君,娶一个年轻貌美的女子为嫔,她就不由得为皇后娘娘担心。
      虽然年迈的皇上对如画并不上心,真正对若画上心的,是誉王,可若尘还是想回京城,也不知道能否拖一段时间,让四姐姐不要在皇后离世前入宫,也算是报答皇后娘娘拯救了自己的一番苦心。
      豆儿将若尘送到了县试考场,意外地,在科场外,她遇见了黄月明,和其他几个女子。
      女子考场只占科考场一个小角落,考卷与男子的完全相同,她们入考场时,看到不少男考生,对她们投来鄙夷的目光,甚至有“厌女症”严重的考生当场说:“县令大人,我们不想与女子同场科考,简直是辱没斯文。”
      “就是,女子考什么科举,就算和我们一起考同样的考卷,也不应该在一处考场,从来没有这样的规矩。”
      考秀才,并不是考一场。
      考秀才有三个程序:第一道是县试,考三天三夜。接下来是府试和院试,全部是考三场,各三天三夜,体力跟不上的人,常常会因为透支而晕倒。
      现在,若尘参加的,就是第一道程序。这道程序过了,才仅仅能取得童生的资格,也就是说,才具备考秀才的资格。
      这是最基本的,没想到,第一次最基本的考试,就被那些考生给刁难了。
      “肃静!”县令大人双手背负走来,拉长着脸训斥:“辱没斯文的是你们,这是皇上的旨意,你们这些考生,难道想违抗圣旨吗?”
      这位县令大人,大约三十来岁,若尘看他相貌气质,一脸书卷气,倒也堂堂正正。
      虽然训斥了那些考生,但这位姓苏的县令,安排若尘她们这些女子,去的角落极其偏僻,根本看不到其他男考生。
      苏县令照例宣说了一番考生纪律,之后,又多说了几句:“原本这是蒙圣上恩宠,你们女子才有了机会参考科考,史上闻所未闻,别的考生有意见也是自然的事情,你们若想回报圣上恩德,就好好安心考试,不要受影响。考卷全部蒙去名字,所以也不要多想,有才华有本事的,自然能过关。”
      说完,特意看了一眼若尘,说:“本官知道你是此次文会女魁星,但那不能代表什么,休得狂妄自傲。”
      若尘低眉敛目,心想我哪里狂妄了,咱凭本事吃饭,走着瞧好了。
      巡视的都是临时聘请的女衙役,一盏茶时间就走来走去,本来女考生就少,不超过十人,如今被紧张的气氛一熏染,当即就晕了两个,被直接抬了出去,连童生的资格都没有获取。
      若尘心无旁骛,独自坐在自己的格子间里,安心考试,渴了,喝水,饿了吃食,原来茅房也只能在格子间解决,这三日考下来,那气味酸爽,她自己都感觉快熏成腌肉了。
      等三日考毕,她才步出,要等待通知以后,才知道能否进入下轮的府试阶段。
      在外遇见了黄月明,还没说上话,几个男考生就在那嘲笑:“据说一入考场,女学子就晕倒了两个。”
      “这些没见过世面的女子,来科考,简直就是笑话。”
      “读了点书,识了点字,自然有了点名声,吸引贵婿上门提亲,比那当纯商户的女儿自然好得多,得嫁读书人。”
      这话,自然是说给黄月明听的,她抿紧嘴唇,这话戳中她的软肋,让她有些受不住。
      若尘走上去,对她说:“月明姐姐,你休得理会他们,下场我们府试见。”
      黄月明拉着她的手,说:“若尘妹妹,我能请你去吃顿饭吗,此刻天色尚早,饭毕我送你回家。”
      其实若尘家的马车已经等候在那里了,见月明一副有话要说的样子,若尘就打发了自己家里的人,让他们先回去,自己随月明去了酒楼。
      月明拉着若尘的手,来到一处名为“客来”的酒楼,此刻,里面早已高朋满座,坐的全部是刚刚考完的学子,出来打牙祭,由一些富裕的考生做东,宴请学子,当然,女考生自动被排除在外。
      见到来了两位女学子,满座的人都安静了,目光凝聚在她们身上,月明大窘,没想到在这里又遇见了那些排斥她们的学子,想走,被若尘拉住,若尘说:“怕什么,又不吃他们的,我们花自己的银子。”
      说完,若尘和她一起朝包厢走去。
      忽然,一个学子拦住了她们,说:“怎么,你们也来凑热闹,参加我们的学子宴?我们这学子宴,可不是人人都有资格参加的。”
      若尘看他大约三十岁,头上还是普通的头巾,而不是秀才头巾,冷冷地说:“阁下都这么大岁数了,难道还是童生?你都有资格,我们都比你小,难道没资格?”
      那人顿时被呛住了,脸孔涨得通红,他确实还是童生,考了几年秀才都没中。
      “你们连童生都不是,更加没资格。”一个满脸狂傲,衣裳华丽的少年走了过来,若不是他自高自大,原本也是一个俊秀的少年,眉宇间带着浓浓的书卷气,目光落在黄月明的身上,带着一丝鄙夷说:“白若尘参加科考也就算了,毕竟是侯府姑娘,你一个商户姑娘,居然也考科举?前儿还听闻你被人退婚了,居然还有脸来参加科考。”
      “你!”月明差点气哭了,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被人奚落退婚,让她这个女儿家,怎受的住如此的羞辱。
      若尘当然知道,女孩子的婚事不能再这里被提及,她怒斥:“还是读书人呢,竟然一点礼数也没有,在大庭广众之下,说这样无礼之言,你这样的人,如何能中秀才?”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页 书架 目录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