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057明月暗藏,科考曙光

穿成恶毒女配飒又甜

热门:圣墟 龙王传说 三寸人间 天下第九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元尊 大道朝天
上页 书架 目录 下页
      高凉王爷悻悻地站立起来,德妃与他正打算离开,皇后娘娘说:“德妃,本宫可没有让你走,高凉王爷那,自有皇上处置,但你归属本宫统辖,欺骗本宫之罪,无可恕之礼,念你陪伴皇上多年,辛勤苦劳,就在偏殿外,跪足两个时辰,让宫人瞧紧了时辰,领罪吧!”
      “皇后娘娘,您不能如此惩罚臣妾啊,臣妾……双膝疼痛,无法下跪。”
      “怎么,你当本宫的话做不得数么?本宫不过是病了,你却当本宫这是死了吗?”皇后厉声说,显然她是动了真怒。
      在场的所有人,顿时都跪了下来。
      “臣妾……不敢。”德妃的脸色十分的灰暗。
      她没有想到,自己上了年岁了,还要被皇后娘娘当众如此羞辱,以后在后宫,可怎么立足?
      皇后娘娘在大宫女的搀扶下,站了起来,朝外走去,径直走过高凉王爷的身边,高凉王爷的脸色犹如锅底那么黑,身体僵直,他不能替母妃领罪,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母妃默默走到偏殿之外,跪在了凉凉的青石上。
      誉王和蓝晨也跟随在皇后娘娘身边走了出去。
      若尘经过高凉王爷身边,故意停下脚步,说:“王爷,你说,皇上会怎么责罚你呢?”
      “你给本王等着……”高凉王爷目光阴冷地看着她:“你活不过三日。”
      “你还要威胁于我?你已经自身难保了。”她淡然一笑,飘然离开,那小身板傲然挺得笔直,哪还有刚才那种娇弱之色。
      高凉王爷恨得牙痒痒的,恨不得此刻就将她剁成碎肉喂狗。
      处理完这些事情,皇后的容颜显得颇为疲惫。
      誉王疾走几步,低声说:“娘娘,今日之事,让娘娘费心了。”
      “原本,他们也应该敲打敲打了,本宫还未死……德妃已经嚣张……”娘娘咳嗽起来,大宫女急忙扶着她,为她披上厚厚的披风,娘娘的目光看向若尘,瞬间冰冷的眼神变得温柔。
      若尘走到娘娘面前,内心对娘娘满怀感激,此刻她如此柔弱,若不是娘娘搭救,她也不知道自己的未来如何。
      娘娘的手,温婉地搭在若尘的肩膀上,若尘能感觉到娘娘手指的微凉冰冷,苍白色的月光投射在娘娘的身影上,更衬得她身材消瘦,那绣袍原本是修身的都显得特别宽大,想到不久之后,娘娘就会病死,心里也十分的黯然。
      “若尘,你要争气,安心的念书。”
      “是,娘娘。”她抬眸,凝视娘娘温柔的眼神,仿佛像自己的母亲,却又比自己的母亲坚强。
      夜风吹在若尘的脸颊上,她有些惘然,直到蓝晨对她说:“皇后娘娘已经走了,你还愣怔着干什么,你不累,我可累坏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娘娘和誉王早已离开了,此刻,夜露深重,小道上,只剩下了蓝晨。
      一起回到了妙香坊,芸娘还在等他们,见到他们的马车停在门口,蓝晨和若尘一起回来,她才长长呼出一口气,抚着心口说:“老天,你们总算平安无事。”
      翌日,蓝晨派马车送若尘回去,若尘说:“我不回去,我想看着高凉王爷的结局。”
      “你要准备科考,别的不用在意,若你真的感激皇后娘娘,就好好的正经地挣个脸面出来,虽然于我内心来说,觉得你们女子读书,原本也是浪费,但朝廷上的官员几乎全部反对女子科考,娘娘的脸上挂不住……”
      “我明白,不用你像唐僧那么唠叨。”她转身,上了马车。
      回到十里庄子,若尘没有将在京城发生的惊心动魄的一夜之事告诉给母亲知道,以免娘亲担心。
      自那日开始,她日夜读书不倦,很快,就迎来科考之日。
      科举考试之前,发生了两件事情。
      一件,是本次科考的新生,必须由两位廪生作保,因为若尘是女子,又仅仅只是侯府的庶女,加上全朝廷现在都反对女子科考,若尘一时间找不到廪生担保,她想起了文会上认识的其他两位文魁秀才,给容秀才和王秀才各写了一封信,君子一诺,就得到了他们的作保。
      若尘内心十分的感激他们,锦上添花容易,雪中送炭艰难。
      第二件事情,是蓝晨写信告诉她的,就是高凉王爷因为对皇后娘娘不敬,让皇后娘娘的病情加重,让皇上震怒,直接削亲王爵,将他发配到蜀地,管辖偏僻之地去了。也就是正式将他剔除太子之位的资格战里,至于他的母妃德妃,也被皇上下旨责罚,禁足三月。
      听到这样的好消息,若尘差点准备饮酒庆贺,幸好被母亲给拦住了:“小小年纪,吃什么酒,越来越不像话,那高凉王爷被外放,你怎么这么高兴,与你何干?”
      若尘只是乐,心想,若文,下个就是你了。
      有了王爷这事的影响,若尘心想,只怕若文这次的科举,又会不中。
      想到这里,若尘掂量,蓝晨在她科考前写来这样的信笺,难道是为了让她安心,这样可以愉快的科考?
      算了吧,他哪有那么心细,不过是凑巧罢了。
      翌日,娘亲给若尘做好了三日的吃食,放在一个大大的精致的三层食盒里,有些可以久放的糕饼,清凉的小菜,又给她准备好了晚上入睡盖的锦被,如今只是深秋,还不甚冷,让豆儿陪伴若尘乘坐马车去县上参加科考。
      这次,因为芷儿年岁太小,读书不稳固,阁老没让她参加科考,但若尘心想,或许还有别的原因。
      如今,朝廷反对女子科考的声音实在太过巨大,阁老虽然已经隐退,毕竟有儿子在朝为官,要考虑儿子在外的谋划,不能树敌太多,所以暂时让孙女不参加此次科考,以示中立。
      而若尘知道,自己别无选择了。
      虽然父亲修了书信来,让若尘关于科考之事要谨慎,但也没有全力反对,因为父亲觉得,若尘这曾经不求上进的庶女,怎么可能读了这么半年时间,就能考中呢?他是根本没把这事放在心上而已,只当是女孩子闹着玩。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页 书架 目录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