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056狡言诡辩,争锋相对

穿成恶毒女配飒又甜

热门:圣墟 龙王传说 三寸人间 天下第九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元尊 大道朝天
上页 书架 目录 下页
      “儿臣,儿臣没有说要杀死她的话,不不不,儿臣那是气话,是她在这里夸张之说。父王以孝德治理天下,儿臣从来慈悲为怀,不懂欺负弱小。”
      若尘心想,当王爷,果然脸皮要比城墙厚。
      “一个小小的女孩子,懂什么是气话,什么是威胁,你既然说了这样的话,她怎么会夸张,她只会觉得,你是真的要杀死她。高凉王爷,此事,本宫不能纵容于你,你原本是皇子,交由皇上去调教,但你母妃管教无方,明日,让你母妃来本宫处,好好解释一番吧!你下去吧!”
      “不不不,母后,我母妃并不知此事,求母后不要责罚我母妃。”
      娘娘的目光清冽,带着一丝冷光:“怎么,你还要教导本宫怎么处置后宫之事么?”
      高凉王爷再狂妄,此刻也察觉到了长孙皇后对自己的不悦。
      他的脸也沉了下来,心想听闻长孙皇后大病未愈,不久于人世,自己又何必惧怕于她?自己的母妃也位高身份尊贵,若长孙皇后去世,自己的母妃也未必不能成为皇后,总有一争,卖身契虽然是假的,别人也没证据证明是假的。想到这里,他梗着脖子强自解释:“母后,卖身契在此,不管说到哪里去,儿臣都有道理。”
      “我都没去你王府,那卖身契上的手印不是我按的。”若尘分辩。
      “你说不是你按的,就不是你按的,你可有何证据?”
      高凉王爷霸道地说道,那语气,就是告诉你,本王就算是冤枉你,你也得受着。
      “哦,看来,王爷是认为,这卖身契不是假的。”皇后淡淡地说道。
      “母后,你长居深宫,自然不懂外面的事物,这卖身契,签了就如同生死令,任何人都不能反悔,除非主子放她出去。”高凉王爷干脆谎话说到底,反正对方也没证据。
      “很好,既然如此,何必等明日,来人,去将高凉王爷的母妃请了来,做个见证。”
      随着皇后娘娘威严的声音,偏殿瞬间寂静下来,只听闻窗外瑟瑟的风声,还有小虫的轻鸣,显得这初秋的夜色更加深浓。
      身边的大宫女犹豫地说:“娘娘,您身子虚弱,不如明日再召见吧!”
      “这事还能等明日么,没见着王爷如此咄咄逼人。”皇后娘娘的语气已经不善,若是聪明人,自然认个错,告退了也就是,可偏偏高凉王爷今日也倔强,非得讨了若尘回去,他的目光犹如锋利的刀片,在若尘的身上割了千百回,心里早已想好了,将她带回去后,如何折磨她,鞭打她,以报被羞辱之仇。
      心软的誉王瞧了一眼蓝晨,见蓝晨目光微敛,神色平静,犹如一潭深水,看不见情绪。
      大宫女便亲自去请了高凉王爷的母妃德妃来了。
      德妃大约年长皇后娘娘五岁,容貌早已老去,外表显得极其普通,与高凉王爷的容貌气质完全不像。原本,在当今圣上还是皇子的时候,德妃就已经是侧妃,陪伴在皇上身边时间最久,又是第一个诞生皇子之人,劳苦功高,所以这些年来,虽然不得皇上的宠爱,但还是给足了情分,这让高凉王爷对于母妃的未来,充满野心。
      德妃在路上已经听了大宫女说的话,内心早已做好了思量,她急忙来到了皇后娘娘的面前,刚准备请安,皇后娘娘的声音淡淡的:“罢了,你的儿子,让你来训训,本宫只怕是无能为力了。”
      “是,都是臣妾管教无方,皇儿,你还不给皇后请罪,今日之事,全部是你的错,皇后娘娘怎么说,你就怎么做吧!”
      誉王与蓝晨对视一眼,又瞧了皇后娘娘,果然,皇后娘娘的眼神里,带着一缕讥讽之色。
      德妃貌似懦弱,其实,内心也很油滑,这话一说,岂不是摆明了,皇后娘娘在恃强凌弱。
      原本也是,她作为第一个诞生皇子的妃子,至今能活的好好的,没有被后宫那些善妒的女人给害死,说明她内心是有几把刷子的。至少忍功第一,装傻充愣第一。
      果然有其母必有其子。
      一旁的若尘,也看出了猫腻,心想难怪长孙皇后身体病歪歪的,一天到晚和这样的女人斗,怎么不心累。
      “德妃这话说的是什么意思,本宫倒是不解的很。好了,废话不说,拿卖身契你仔细看着吧!可看出什么了?”
      德妃拿着拿卖身契看了一眼,高凉王爷依然倔强地说:“这手印,就是若尘的卖身手印。”
      “是么,若尘可是要参加秋闱科考,在十里镇上,得了文会文魁女状元的女子,满腹经纶,若她要签卖身契,需要和别的不识字的人一样,按手印么?”皇后娘娘驳斥。
      “这……”高凉王爷的额头冒汗了:“虽然签字也可,但也没有说,不能按手印啊!”
      “好,若尘,你来看看这个手印。”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  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  众  号【书友大本营】  免费领!
      皇后实在不想和这对愚蠢的母子对话太多,拉低自己的智商,她是才女,德妃与她相伴多年,她虽然知道德妃是一个奸猾的妃子,却从内心鄙薄她的那些小伎俩,基本无视。
      若尘走了过来,她也是冰雪聪明的女子,皇后娘娘一说,她便已经明白,将茶盏的水,按了一按,对比着,在卖身契上按了个手指的水印。
      “若尘不过一个区区十岁的孩童,你们且看她的指印,如此单薄纤细,而卖身契上的手印,分明是一个成年的女子的手印。高凉王爷,你还要如何验证真伪?”皇后娘娘大怒,将卖身契直接摔在了他的脸上。
      高凉王爷看着那两个大小完全不一的指印,当时他没想那么多,只找了一个手指看着纤细的丫鬟过来模仿,哪里想到,十岁的若尘,手指还没长开呢。
      “皇儿,快跪下,告诉皇后娘娘,你不过是赌气胡闹,让娘娘莫再生气,小心气坏身子,这身子都多少年好不了了。”德妃使了个眼色。
      高凉王爷急忙跪在地上,讨好地说:“母后,原是那若文欠了儿臣的银子,将他的庶女妹子抵押给我还债,这主意也是若文出的,卖身契也是他操弄的,儿臣完全不知。”
      好家伙,一股脑,将责任全部推卸到了若文的身上。
      “这是你与若文之间的事情,如今,是你欺骗本宫,好了,本宫身子乏了,你们跪安吧!”皇后娘娘端茶送客,眼神变得冰冷。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页 书架 目录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