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054 深宫贵人,念念不忘

穿成恶毒女配飒又甜

热门:圣墟 龙王传说 三寸人间 天下第九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元尊 大道朝天
上页 书架 目录 下页
      “死一个王爷哪里是那么容易的事情,还需要从长计议,但让他凉凉未尝不可。”
      他们彼此,在黑暗狭窄的马车里,对视一眼,这还是第一次,两人产生了联手的感觉。
      “高凉王爷和白若文,这两个人,我都记在心上了。”有恩报恩,有仇也必报,这就是她白若尘的风格。
      蓝晨带着若尘,从一个侧门入了宫,很快,就来到了一座安静的偏殿,殿堂里,烛火摇曳,云香袅绕,只见一个华服的容颜秀美的中年女子,正在烛火下阅书,侧颜弧线极其优雅柔美,面前,垂手伫立着犹如柏树一般英挺的誉王。
      听见动静,女子搁下了手里的书卷,慢慢抬眼,看着蓝晨,带着一个十岁的可爱女童,缓缓向自己走来。
      若尘心想,这便是母仪天下,原著里第一优雅端庄的贤后长孙皇后了。果然闻名不如见面,能让皇帝宠爱于一身的皇后,真不同凡响,即使坐在那,也犹如一本书卷一样,让人想要阅读。
      蓝晨与若尘,拜倒在皇后娘娘的面前。
      “给皇后娘娘请安。”
      “起来吧,这孩子,看着穿着单薄的,挺可怜的一个女娃娃。”
      皇后娘娘声音温婉,若尘鼓起勇气抬头看着她,见她端庄中带着病弱的娇美,原著里,她很早病死,按照时间推算,应该就是此次秋闱之后了。
      想到这里,若尘的眼里充满了忧伤,看在皇后眼里,却充满了怜惜,招手,让她走到自己的面前,温柔地问:“听闻你参加这次秋闱,你年岁还小,试试是可以的,不用给自己太大压力。平素书念的如何?”
      青玉姑姑教会了若尘一些宫廷礼仪,此刻恰好用得上,若尘先是福了一福,之后才回禀:“回娘娘的话,先生教会的,若尘都会了,课堂上教的,下了课,若尘就可以背诵。”
      “哦?这么聪敏,那本宫可是不信,得考你一考。”
      她拿了自己写的一本《女诫》给她,说:“你翻到12页。”若尘顺从。
      “你将这页内容看一看,给你一盏灯的时间,能否背诵完毕?”皇后娘娘和颜悦色地说。
      一页没多少字,若尘盘算了一下,说:“不能。”
      蓝晨无奈叹气:“不得无礼,娘娘,若尘年岁尚小,不知轻重,求皇后娘娘恕罪。”
      没想到,若尘说的却是:“若尘不敢欺瞒娘娘,大约一盏茶时间就可以背诵完毕。”
      蓝晨愣住了。
      誉王抚手,笑起来:“真是个妙人儿,蓝晨,你自诩记忆力好,如今,可遇见一个比你更厉害的了。”
      “若尘,你别说大话。”蓝晨有些急了。
      若尘笑笑:“是不是大话,试试便知。蓝晨公子,请勿再耽误时间。”
      说完,卷了书,坐在灯火的阴影里,极快地开始小声诵读起来。
      忽然,外面传来沉重的脚步喧哗声,一个宫女进来禀报:“娘娘,高凉王爷来了。”
      皇后娘娘不由抬眸,她内心对这个残暴名声在外的皇长子,是不喜的,平素这皇长子来她的面前请安的也少,怎么今日竟然来了?
      她是心细如发的人,不由看了一眼誉王和蓝晨,见他们彼此对视一番,立刻走到她的面前,跪了下来:“儿臣(蓝晨)有事禀报。”
      皇后娘娘立刻明白了,看了禀报的事情,十有八九和高凉王爷有关联,于是,她淡淡地对宫女说:“让王爷在外候着,说本宫还有要事。”
      “是。”
      皇后娘娘说:“说吧,你们两个猴子,就没有让本宫省心的时候,闯祸了是吗?”
      蓝晨老老实实,把和高凉王爷的冲突一事,说了一遍。
      皇后娘娘的深褐色眼眸沉了一沉,面色不悦。
      “天下竟然有此事,亲兄长卖了自家的妹子为乐姬?又不为银子,原也是侯府的子弟,这白侯府,如今越发不成器了。”
      誉王说:“原本,这是人家府内的私事,可儿臣觉得,若尘并不是普通的女子,她是要参加科举的女子,原本满朝元老都在反对女子科举之事,若尘若能争气,岂不是用行动打脸了那帮老顽固?”
      誉王说的话,暗中娘娘的心事。
      满朝元老齐齐反对女子科举,又何尝不是反对给自己这个皇后娘娘看的,难道真的是欺自己体弱多病,身体状况一日不如一日,提醒皇上要摆脱对于皇后的敬爱呢?
      他们就不曾真正的明白,这是他们原配夫妻在暗自秀恩爱,情深意笃的体现么?
      若真的有位女子科举成功,就算自己他日真的离开,皇上也不会忘记自己。
      只是,不知道若尘这个女孩子,到底是不是一个扶得起的人儿不?
      “行了。”那边,忽然若尘说了一句,拿着书走了过来。
      所有人怔住了。
      皇后娘娘的手心,正捧着一盏茶,还只饮用了一大半,茶水还是温热的,若尘却说她“好了”?
      娘娘笑了起来,说:“这孩子,还真是一个不怕羞的,你倒背诵看看,若错了一字,可得受罚。”
      她瞧着若尘水灵灵的样子,很像自己的亲生女儿平阳公主的小时候的样子,瞧着非常欢喜。
      若尘点点头,双手背负,装作奶声奶气的样子,背诵了起来。
      她的语速不快不慢,背诵起来声音错落有致,声音清脆悦耳,朗朗上口,一页纸张的内容,她几分钟内就背诵完毕。
      皇后娘娘听得十分仔细,真的是一字不差,顿时笑靥如花,从手腕上当即褪下了一个凤玉镯子,套在她的小小的手腕上,怜惜地说:“还真的是一个聪明绝顶的女孩子,本宫甚感欣慰,即使是本宫如你这般年纪,也做不到如你这般过目不忘。”
    【领现金红包】看书即可领现金!关注微信  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现金/点币等你拿!
      “娘娘谬赞了,原本是娘娘写的《女诫》写的犹如行云流水,背诵起来不难。”
      “若尘啊,这次若你能考上女秀才,本宫一定和皇上建议,让女子也可以考举人,考状元,你能否坚持到最后?”
      “这有何难,若尘一定尽力一路考上即可。”
      当年她的母亲因为生的是女儿,而带着女儿净身出户,最初,她们租住的房子破败不堪,可若尘还是在那蛛网遍布的老破小里,读了小学、初中、高中,成绩一路开挂,直到以当年高考文科第一的成绩考上B大,父亲良心发现,以她的名义给她买了套房子,她们母女俩才生活安定下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页 书架 目录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