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053他的情深似海

穿成恶毒女配飒又甜

热门:圣墟 龙王传说 三寸人间 天下第九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元尊 大道朝天
上页 书架 目录 下页
      高凉王爷愣怔了一下,没想到,一贯在自己面前内敛的蓝晨,今日却显现了他的霸气。
      不由嘿嘿冷笑了几声:“蓝晨,你不错。”眼眸颜色逐渐变深,带着一股戾气,锁定在蓝晨的身上:“本王今日还真来了兴致,就要烧了你的铺子。”
      “哦,什么理由?”蓝晨一边说,一边走到了若尘的身边,将她护在他的阴影之下。
      若文想要抢走若尘,却被若尘狠狠瞪了一眼,那眼里的仇恨,让若文有些不寒而栗。
      “若尘是本王府邸逃跑的乐姬,却被你们窝藏于此,这个理由难道还不够?”
      “你撒谎,我都没有去过王爷府,我怎么成了你的乐姬了?”若尘气得浑身颤抖起来。
      “怎么,若尘姑娘,你想翻脸不认账吗,没有关系,本王这里有你按了手印的卖身契,有这份卖身契,整个京城,没有哪个衙门会接受你的告状,你还是乖乖随本王回府吧,本王一定既往不咎,好好疼你。”
      蓝晨淡淡地说:“王爷,我记得,若尘是要参加秋闱科举的,怎么成了你府邸的乐姬了?”
      “怎么,成了本府乐姬,难道不比考科举更是她的荣幸么,本王没时间和你废话,来人,把本王的若尘乐姬带走。”
      “我看,谁敢从我面前把若尘带走?”蓝晨的声音那么沉稳,带着一缕狠劲,高凉王爷恼了,说:“蓝晨,你敢与本王作对,就为了这个若尘?”
      蓝晨不想再与他对话,今日必须要按照计划行事:“奉懿旨,侯门庶女若尘,即刻进宫,皇后娘娘召见。”
      芸娘懂点礼数,急忙撞了下若尘,示意她跪下接懿旨。
      高凉王爷愣住了:“你说什么,懿旨?”
      蓝晨冷冷地扫了他一眼:“怎么,你还想拦着若尘去见皇后娘娘,让她久等?你虽然是王爷,恐怕爷吃罪不起吧!”
      “好你个蓝晨,你以为,你搬了皇后娘娘出来,本王就不能讨回自己的乐姬了吗,有卖身契在,就算是父王,也救不了她。”
      说完,他翻身上马,对蓝晨说:“你成功的勾起了本王的征服欲,我们等会见,看谁能得到若尘,本王若得到了若尘,宁可当你的面杀死她,也不会让她落入你的手里。从未有人从本王手里抢走过东西,不能在你这里开了先例。”
      说完,回头狠狠看着若尘一眼,仿佛要把她的心脏立刻挖出来一般。随即,拍马而去。
      芸娘此刻再也忍耐不住,抽泣起来:“这可怎么办,这可怎么办,爷你再晚会来一步,我们这妙香坊就要被烧掉了。”
      她忍不住埋怨地扫了一眼若尘,所有的麻烦都是她带来的。
      没想到蓝晨却对芸娘说:“你去给若尘换件衣裳,我要带她入宫,今日,只怕是一个不眠之夜。”
      他的目光里,隐约透露一丝坚毅之色。
      芸娘十分惊异,她知道,爷的能耐很大,也猜测到他是入宫求救,但没想到,会这么之大,靠山竟然是皇后娘娘,这次直接要带若尘去见皇后娘娘。
      她急忙拉若尘进屋,给她选了一件端庄婉约的嫩绿色罗裙,披上了一件红袄缎面的小披风,怕她受凉,又给她戴上了一个珠串,给她团了两个小发髻,让她显得可爱端庄。
      看着芸娘被打肿的脸,若尘对她说:“你放心,我会为你报仇的。”
      芸娘叹了口气,她哪里会把一个女童的话当真,只淡淡地说:“你少给我们家爷惹麻烦,就算是为我报仇了。”
      “你喜欢蓝晨公子吧!”若尘不想她看低自己,把自己当成天真的女童。
      芸娘笑了一下,扯动了脸部神经,又轻轻捂了下脸,哄孩子般说:“你懂什么喜欢不喜欢的。”
      “我自然是懂的,我都是要考科举的女子,天下之事又有何是我不懂的,你喜欢蓝晨公子,但,落花有意流水无情,蓝晨公子是一个慢热的人,你还没让他动心。”
      蓝晨就伫立在门外,听见了若尘的这番话,嘴角勾勒一个无奈的笑容,确实她哪有什么不懂的,和她对答,就宛如和一个成熟的女子的交流,毫无任何阻碍,也不知到底是自己幼稚了,还是她太过早熟的缘故。
      芸娘脸上的表情消失了,她自然是明白的,作为曾经在风月场上招摇过的人物,她焉能不知蓝晨对她的态度,就犹如老板对店小二的态度,并无任何男女之情。但她内心总是存有希望的,熬呗,熬过去,他终究会有收留自己的一日。她原本以为,是因为自己出身卑贱的原因,如今看来,只怕不是。
      她试探性的地问:“那你知道,为何,蓝晨公子,不喜欢奴家呢!”
      “这有何不知的,他原本是个没有感情的人,他只会喜欢他自己。”
      蓝晨站在阴影里,听见这番话,无由生起一缕脾气。说的好似他是木头一般,冷酷无情。
      “你胡说,爷是有感情的,他的感情是深海,深不可测,只留给对的那个人,外人看不见而已。”
      “那和没感情有什么区别呢,万一那个对的人永远不来,他永远没感情,外人看不见不就是没感情,感情是需要表达的。”
      蓝晨轻轻咳嗽一声,催促:“衣裳换好了吗,皇后娘娘和誉王都还在等着呢,别太晚了。”
      他不想再听若尘编排自己了。
      若尘和他一起坐上了马车,一个小小的矮桌将他们男女分开而坐,若尘的脸板得铁桶一般,说:“你让皇后娘娘召见我,到底是有何用意呢!”
      “娘娘知晓你有意科举,特意召见,这也是唯一能救你的办法,今夜……”

      “今夜,能否让那高凉王爷死?”她冷酷到极致地说道。
      他略微一怔,挑开马帘,瞧了一眼外边,说:“你还真大胆。”
      “他若不死,必定记恨你与我,总会整死我们的。他死,比我们死好。”
      若尘记得,原著里,高凉王爷确实是死了的,但作为原著里一个微不足道的打酱油的角色,死的原因不详,怎么死的也很模糊,但确实记得好像不是现在。
      若尘恨透了这个企图毁掉自己的王爷,巴不得他提前领盒饭。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页 书架 目录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