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052千钧一发,柳暗花明

穿成恶毒女配飒又甜

热门:圣墟 龙王传说 三寸人间 天下第九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元尊 大道朝天
上页 书架 目录 下页
      禁军头目看了一眼那马上的人的脸庞,认出来这是高凉王爷,吓了一跳,急忙堆着一脸谄媚的笑意说:“王爷,您怎么来这陋巷了?”
      高凉王爷脸色一板,不悦地说:“怎么,来不得?”
      “不不不,不是这个意思……”
      一旁的白若文说:“这里没你们的事了,王爷在办王府的事情,滚。”
      没有官职在身的他,此刻狐假虎威。
      “是是是。”禁军头目急忙带着一小队人马,麻溜地滚了。
      若文没有想到,高凉王爷对自己的这个庶女妹妹如此重视,听闻他的禀报之后,高凉王爷竟然亲自带着看家护卫,来妙香坊抓人了。
      “区区一个蓝晨,竟然也敢和本王叫板,抢女孩子,本王倒想去问问他的那个袭爵位的爹,是怎么教出这悖逆之子的。”高凉王爷狂妄地说道。
      “开门啊。”护卫们如狼似虎,“咚咚”地拍着木门,几乎要将门都拍塌了。
      若文呵斥:“门打不开,不知道砸啊!”
      护卫们正想砸门,门忽然开了,走出来一个妖娆的女子,手捏着一把团扇,轻轻地摇着,风情万种地说:“怎么了,各位,你们这是抢东西呢,还是砸门呢,宵禁时间,到我这小香坊来闹什么事情?”
      白若文斜眼看着她,此刻,自己的靠山就在他的背后,别说是个小小的芸娘,就算是蓝晨站在他的面前,他也有了挥拳相向的勇气。
      “没看到王爷在此吗,还不跪下请罪?”
      芸娘在房间里的时候,已经急得不行,现在走出来,反而豁出去了。
      如果爷不赶回来,只怕妙香坊今日难逃此劫,她的内心,暗暗埋怨若尘是个扫把星,惹谁不好,惹了残暴的高凉王爷。
      可现在,她也不得不硬着头皮尽量来拖延时间了。
      “我道是谁啊,原来是王爷啊,王爷,芸娘给您行礼了。”说完,福了一福。
      高凉王爷定睛一看,面色稍微和悦了点:“本王道这是谁,原来是芸娘,当年国色楼第一琴手,无声无息就消失了,却原来洗脚上岸,从良了,开起了香坊,看来,是那蓝晨给你赎了身了。怎么,你就要为他卖命,和本王为敌吗?”
      “敢情王爷竟然还记得那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情,芸娘从良都三年了,王爷居然还惦记着,王爷,你若惦记着芸娘呢,不如我们找个别的时候,一起喝喝茶,芸娘再给王爷弹奏一曲,别的用这样的方式见面,彼此多难堪啊,京城也就这么大的地方,低头不见抬头见,小店也不知道哪里得罪了王爷,还请王爷多多包涵。”
      “呵呵,一个从良的女子,脸竟然比天还大,你以为你是谁,让本王包涵你?”高凉王爷冷笑着说道,若文顿时明白了王爷的威胁之意,挺步而上。
      他卷起了袖子,他是为了自己可以牺牲任何人的,何况是一个小小的芸娘,一个耳光抽下去,将芸娘打得抛了出去。
      芸娘从地上勉强站起来,半边脸已经肿得高高的了。
      “怎么样,人呢!”若文洋洋得意,得意自己在王爷面前显摆了自己的能力。
      芸娘吐出一口鲜血,含糊不清地说:“真不知道王爷要的是什么人,我这只有香,没有人。”她也是闯荡江湖,早已对一切波浪不惊。
      高凉王爷嘿嘿冷笑:“白若文,这就是你替本王办事的能力?”
      白若文急了,一把揪住芸娘的衣裳,手掌高高举了起来:“芸娘,你今日不交人,先把你打死了,再进去搜人,搜到人,我也要烧了你的铺子。”
      芸娘轻蔑地说:“你有什么本事,只会欺辱我这样的女子,等爷回来了,要你好看。”
      “你别拿蓝晨来威胁我,在王爷面前,他算个屁,算个屁都是抬举他了。”
      说完,手狠狠落了下去,芸娘的嘴角这次被打出了鲜血。
      “住手。”
      若尘从妙香坊里出来了,她依然赤着脚,伫立在青石板上,雪白的肌肤,露着一点点淡蓝色的血管,眼神明亮,并不胆怯,倔强地盯着白若文:“芸娘说的没有错,你只会欺负女人,你丢尽白府的脸面。”
      “好你个白若尘,你果然在这里。”见到自己的庶女妹妹,白若文呼出一口长长的气,假装一副兄长口吻:“你说你跑什么呢,留王爷府里,以后就享受不尽的富贵,别人还羡慕不来呢。”
      “羡慕,你怎么不变成太监,留王爷府上伺候呢!”若尘毫不留情的讽刺他,她知道,他可以肆意殴打芸娘,但绝对不敢在王爷的面前打自己。
      “你?你这说的什么话,如此无礼,让王爷见笑了。”
      高凉王爷,踏在随从的脊背上,从马上一跃而下。
      他一步一步走到了若尘的面前,他的身躯略胖,勾着头,直勾勾地盯着若尘的脸蛋,带着一些邪气说:“若尘姑娘,你说,本王怎么就这么钟爱你呢!”那表情和语气,就好似在说一件喜欢的玩具一般。
      他的一只手,想要去捏若尘的下巴,若尘厌恶地避开。
      “王爷喜欢你,还不跪下谢恩。”若文带着讨好的语气说道。
      若尘的身上自带清冷的气质,她的长袖里,卷着那把雪亮的刀,当然,这是最后一步,她还是非常爱惜自己的生命的。蓝晨,你个该死的,怎么还不回来?

      高凉王爷凑近她一点,说:“本王明白了,本王身边的女子,每一个人,对本王都唯唯诺诺,实在无趣的很,本王就喜欢你这样的女子,来人啊,把若尘带上马,把这铺子烧了,把芸娘扔到火里去,活活烧死。让大家知道,与本王作对的下场是什么样的。”
      若尘发现,这个高凉王爷就是一个变,态啊,可以一边说喜欢她,一边要活活烧死人,并且放在一句话里,两种极致的感情在他这里毫无违和感。
      芸娘被架了起来,然而,下一刻,一道蓝色的影子,倏忽出现,双手一摔,就将两个护卫扔了出去,把芸娘给救了下来。
      蓝晨踱步而出,身体立得笔直,犹如一棵挺拔的树,看到他,芸娘呼出一口气,刚在人前伪装坚强的她,一瞬间感觉到了自己的软弱,差点瘫软在蓝晨的臂弯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页 书架 目录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