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050死也不入王府之门

穿成恶毒女配飒又甜

热门:圣墟 龙王传说 三寸人间 天下第九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元尊 大道朝天
上页 书架 目录 下页
      若文不想这么被对方胡搅蛮缠下去了,不耐烦地说:“蓝晨,实话告诉你,现在是高凉王爷要我的这个庶女妹子,这不比她考什么科举好太多,你识相的,就把人交出来,否则……”
      蓝晨从身上拔出一把短剑,“当”的一声插入桃木桌上,眼神变得凶狠无比:“老子就不识相,如何,白若文,你在我的妙香坊你惹事,你怕么不知道蓝晨两个字,怎么写?”

      “我说了,这原本是王爷要人。”
      蓝晨不再多话,冲了过去,一把揪住若文,若文在他的臂力之下,犹如弱鸡,一下就被他抓住,撑着两臂,毫无任何反抗能力,只听轰的一声,若文被他直接丢出了妙香坊外。
      其他几个王府护卫急忙拔出剑来,对准蓝晨,蓝晨嘴角带着讥笑,说:“爷我就站在这里,我看谁敢过来,要么,你们就在我身上捅出几个窟窿,要么,爷就在你们身上捅出窟窿,总之今夜,咱们不死不归。”
      一句不死不归,声音久久回荡,那几个护卫面面相觑,他们一贯欺软怕硬,但也畏惧这种不怕死的纨绔,对方毕竟是勋贵嫡子,杀死了他,他们只怕全家都要被处死,王爷不会帮他们说一句话,倒不如退下,反正背锅的有白若文。
      为首的一个机灵点的,急忙收剑,带着赔笑说:“蓝公子,我们并无恶意,人若不在这里,那我们退出去好了。”
      “滚。”蓝晨怒吼。
      几个护卫奔了出去,白若文从地上爬起来,衣裳上沾满泥土和污渍,他指着蓝晨说:“好,你敢得罪高凉王爷,你等着,让王爷来要人。”他斜眼看着几个护卫,说:“人,肯定就在这里,你们几个,看守住这里的前门后门,我现在去禀报王爷,让王爷亲自下令拿人。”
      说完,他转身就走。
      回到房间里,若尘问蓝晨:“你这有地下通道吗,让我走地下通道离开,他们看守了门,回头肯定会再来。”
      蓝晨斜眼瞟了她一眼,问:“你怕了?”
      “我才不怕,我是担心连累你。”
      “都连累了,还说什么漂亮话。”
      若尘本来对他心怀感激,见他没一句好话,顿时不乐意了:“那算了,你让我出去好了,大不了,我死在高凉王爷面前。死都不入贱籍。”
      “你就给我好好待在这里,哪里都不要去,我出去一下,马上回来,芸娘,你听好,不管谁来,哪怕王爷亲自来了,也要记住,等我回来再开门。你这里有几个厉害的护卫,给我看好若尘,她少一块皮,我唯你是问。”
      说完,他转身就牵了一匹马,从侧门绕了出去,身影消失于茫茫的黑夜之中。
      夜风微凉,若尘独自安坐,桌上烛火摇曳,将她俊秀的脸庞,一半映照的雪亮,一半隐藏在黑暗之中。
      她拿了一把短刀在手上,心想还是青玉想的周到,给自己备下一把小刀。恰好芸娘给她端来一杯热蜂蜜,说:“姑娘,你拿刀做甚?”
      “若那王府的人再来硬闯,左右不过一刀。死也不入那王府之门。”
      芸娘嫣然一笑:“姑娘,你认识蓝晨公子时间不长吧,你不信我,还信不过他?”
      若尘瞧着芸娘,姣好的眉眼间有些掩饰不住的风尘疲惫之色,可谈起蓝晨,又有些恋爱中女子的神韵,淡淡地说:“原来你很了解他?”
      芸娘久驻市井,什么样的人物都见识过,见这女童手握短刀,面容冷峻,有着与她年龄不符的成熟内敛,心里纳罕,难怪爷对这个小女子如此不同,看来这小姑娘,确实不容小觑。
      芸娘笑着说:“我与爷认识三年了,他是什么样的人,我自然是知道的,他也是我的救命恩人,我这条命早已是他的。”
      若尘眉目微抬,心想这女子表面说他是她的恩人,另外一方面,也是在暗示,她是陪伴在蓝晨身边的女子,为何对自己暗示?急忙也暗含暗示的说:“原来你们认识许久了,我与他才认识几月,对他印象也不好,他这样的人,居然还会救人性命?”
      芸娘顿时有些不悦:“姑娘这话说的,他现在不是就在救你的命么?你以为,那高凉王爷,是能轻易得罪的?即使是爷这样的出身,怎么能和王爷去杠,他这还不是在为你奔波,若我没有猜错的话,他现在应该已经入宫了。”
      若尘心一惊:“入宫了?”
      芸娘说:“高凉王爷谁能镇压的住,就算是爷身后的那位,对高凉王爷也颇为忌惮,除开入宫,我也想不出,爷还有什么办法能救你,若换了是别人,你入不入王府与他何干,爷都为你如此了,你却还说这些糊涂话,让人听了颇为爷不值。”
      若尘也懒得与芸娘计较,饮了一杯蜂蜜水,却又听见哒哒的马蹄声,在巷子尽头回荡起来。
      她叹气,说:“这么快,他们又回来了。”
      芸娘说的不差,蓝晨确实入宫了。
      作为誉王的伴读,他也有出入皇宫的令牌,只是他用得极少,毕竟有所顾忌,然而今日也顾不上了。见到誉王,他将此事说了大概,誉王说:“蓝晨,不是我说你,你真要为那女童,和高凉王爷翻脸吗?”
      “这次,不仅仅是翻脸那么简单了,让他直接倒台倒是个机会,我倒不是为了那女童,而是觉得,这是您的机会。”
      窗外,微风吹拂,宫灯在微微晃动,发出沙沙的轻响,宫灯上明黄色的流苏软软地随风飞舞,誉王深邃平静的目光倒映着宫灯里暗红色的火束,凝视着蓝晨,与他的目光对视,见蓝晨的目光澄澈纯净,他的心也无由的坚定起来。
      “皇后娘娘今日听说身子好些了,正在御花园里漫步,我们不如去看看,能否遇见皇后娘娘。”誉王平静地说道。
      两人自小一起念书,许多事情早有默契,不需要多说什么,彼此就能心知肚明。
      皇后娘娘披了厚厚的红色披风,披风上绣着一只金线凤凰,身边一位宫女搀扶着她,一位宫女替她执着宫灯,不远处,还有十几位太监宫女,在低头随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页 书架 目录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