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043秀才?在王府,给狗喂食都不够品级

穿成恶毒女配飒又甜

热门:圣墟 龙王传说 三寸人间 天下第九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元尊 大道朝天
上页 书架 目录 下页
      誉王笑出声来:“知道你喜欢的是女子,回头就赠你五个女子让你去消受,如何?”
      “算了算了,上次赐给我的美女我都安置在偏房了,无福消受还浪费我家大米。其实,挑拨这事情的,表面是白若文为难自己的庶女妹妹,背后,还是有股暗流的。”
      誉王轻轻点头,不再多话,脚步轻快,向一艘最华丽的船舫而去,那边,隐约传来美妙的歌喉,那是高凉王爷,也就是大皇子所在的地方。
      白若文在不远处,亲眼目睹了,蓝晨为若尘撑腰的事情,看得心里窝火。
      本想打击她的,没想到,反而让她出了个风头。幸好自己派过去捣乱的人,没有将自己供出来,否则怎么在誉王殿下那收场。
      如今,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文会几个考官,拿着白若尘的题目,点头称赞。
      能不点头吗?人家可是誉王殿下身边红人的同窗,又受了这么大一个委屈,虽然大部分答的是算术题目,可也有诗词歌赋四书五经,字是丑了点,没有十全十美,几个考官交头接耳,最后拍板:“今日文会魁星状元,就是白若尘姑娘了。”
      台下先是一片寂静,这可是举办十年文会以来,第一次出现女子成为文会魁星状元的!以前,凡是拿过文会魁星状元的,那是铁定可以考中秀才的。
      难道,十里庄子,真的要出大周朝第一个女状元了吗?
      终于,有人第一个欢呼了:“文魁女状元,文魁女状元!”
      在他的带动下,之后所有人都欢呼起来。
      毕竟,此刻的大周朝,是一个唯才学论的朝代,只要真有才学,还是能得到承认的。
      黄月明第一个冲上去,一把抱住若尘,祝福她,之后是芷儿,其他几个女学子也纷纷围绕在她的身边,目光里射出崇拜的光芒。
      这是第一步,至少,让女学子,出现在了男性一统江山的科举系统里。
      按照惯例,若尘戴上了文魁状元的帽子,帽子上,还插了两朵娇艳的红牡丹花,映照在若尘白皙俊秀的脸庞上,煞是精致好看,就好似这帽子,原本就属于她的一样。
      因为这是文会,接下来马上面临秋闱,而且凡是得了文魁状元的,都中了秀才,所以,习俗就是所有参加本届科举的学子,均要来沾沾文魁状元的好运气。
      文魁状元,只需要威严地端坐在那里,面前放了一张大桌子,每个沾染文气的,要送上些银两。
      瞬间,若尘觉得,自己好像成了一个高级叫花子,只是碗变成了桌子,难道为的是装银子装得更多一些吗?
      她内心窃喜,喜欢这样简单粗暴的沾染文气的方法,就该这样,用货币赤果果的表达内心的敬仰嘛!
      轮到黄月明,好家伙直接放下了一张一百两银子的银票,若尘想要阻止,她却按着她的手说:“你让我们女学子脸上有光彩,这是应该的。”
      终于,面前的桌子上,摆满了银子了。若尘笑得双颊生花,哈哈哈,古代人真豪爽啊!
      等这一环节告一段落以后,主考官告诉她,现在是文魁三星,要去拜见高凉王爷的时间了。
      高凉王爷,是皇上的长子,虽然不是嫡子,但长子身份贵重。
      今日誉王也跟着来了,皇四子平素虽然没什么存在感,毕竟也是皇子。
      若尘心想,若文就是想将自己卖给高凉王爷的府上,为乐姬,她内心对这个喜欢声色犬马的王爷,顿时毫无好感。
      可,规矩不能破,她无奈,也只好跟在主考官的身后,朝一优雅华丽的船舫走去。
      文会魁星三甲,除开白若尘,其他两位都是男学子,一位姓容,大约二十岁左右,沉默安静,一位姓王,大约十七八岁,他们都已经有秀才功名。
      一路上,两人对若尘十分钦佩,悄声说:“若尘姑娘,我等与那些闹事的秀才们不一样,能在文会上,输给姑娘你,我们心服口服,这次秋闱,也祝愿姑娘能够秀才得中。”
      若尘的身材和他们比,真的就是大哥哥带着小妹妹,却见大哥哥对自己和蔼,若尘也只得回礼:“不敢当,多谢两位。”
      “姑娘,你考秀才时,需要两位廪生作保,我等二人皆为廪生,届时,若姑娘没有作保者,可以来找我等。”说完,他们留下了自己的所在地给了若尘。
      “为何你们愿意为我作保?”若尘好奇地问。
      “我们是读书人,孔圣人对读书人的教诲,是德重于才学,那些欺辱姑娘的所谓秀才,我们不耻于为伍。”
      若尘默默记下了,看来,古代读书人里,有些还是人品高洁的人物。
      他们踏上船舫,却默然伫立在船内许久,身边迟迟无人接待他们,只有一些打扮的十分娇媚的女子,拿圆扇遮住半张脸孔,四下打量着他们,窃窃私语。
      此刻,黄昏已经全然来临,灿烂的光芒,在碧绿的水面上浮动,犹如洒上了万朵金花,微微的清风,夹着水汽,从四面八方涌来,加上船舫上的粉黛之气,让人头脑昏昏。
      文会魁星三甲,都有些纳闷了,急忙收敛目光,鼻观心,可是带他们来的主考官也不见了,三人木木立在中心,被那些女子无礼打量,都感觉受到了煎熬,又不敢随意离开,三人面面相觑,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若尘心想,明明是文会三魁星,怎么感觉像是去了野生动物园,不过,他们是动物,那些暗中窥视他们的女子是游客,这种感觉让她极为不适。
      重于,最清高的容公子,沉默寡言的那位,有些不悦了:“与其在这里被这些青楼女子旁观,还不如回去读书。”说完,转身就走,走出门口,就被一个粗暴的下人,一把给推搡了进来,倒退好几步,差点摔倒,王秀才急忙扶住他,大怒,对那人说:“你怎么敢如此无礼对待秀才?”
      “秀才,算老几?”那打手无耻地说道:“我们王府上,看门人都是有品级的小官,秀才,给狗喂食都不配。”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页 书架 目录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