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042未来的姐夫大人,浓墨登场

穿成恶毒女配飒又甜

热门:圣墟 龙王传说 三寸人间 天下第九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元尊 大道朝天
上页 书架 目录 下页
      李秀才身上挨了一鞭子,顿时大哭小叫起来:“京城贵公子,无缘无故打人了。”其他几个和他关系好的秀才顿时吵吵嚷嚷起来:“竟然打秀才,侮辱斯文,我们不能让这些纨绔子弟任意欺负了。”
      “蓝晨公子鞭打这个无法无天的酸秀才,是本殿下的主意。”一个穿着月白色锦衣的青年,背负着手,缓缓踱步而出,身后跟着几个沉默寡言但气场凌厉的黑衣护卫,配着华丽佩刀。那青年温文尔雅,语气温和,可明黄色的腰带,显示了他的尊贵身份。
      几个秀才面面相觑,这青年,明显是王族,只是不知道是哪位王爷。
      还是蓝晨抱拳说:“誉王殿下。”
      誉王殿下与蓝晨对眼一视,两人是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狐朋狗友,那眼神,比女人看自己的丈夫还能互相读懂,所以蓝晨秒懂,这是誉王说,狗东西,连秀才也敢鞭打,本殿下不来救场,你又要被人告到蓝府去,挨你家的家法了。而誉王也读懂蓝晨的眼神,我这不是知道你就在这里嘛,你不救场谁救场,我信任你才找你。
      一旁的若尘,原本神色还很平静,她根本不怯场,谁知听蓝晨说了一句“誉王殿下”,眼神顿时瞪得大大的。
      蓝晨这是走的啥狗屎运,他竟然跟未来的皇上是好基友?看他们眉目传神的那种,CP感还超强……
      誉王不仅是未来的皇上,还是自己的四姐夫。
      这么一想,若尘觉得,得找个机会,和誉王殿下套近乎了,现在的誉王,还属于低谷期,这是最佳买入期。
      所有人,都拜了下去:“拜见誉王殿下。”
      若尘也跟着拜,没办法,人家是皇子,虽然现在是不受宠的皇子,可也终究是皇子。
      誉王冷冷看着那李秀才,必须从严从重从快处罚,不然这小子明白过来,也是可以掀起风浪的。
      “李秀才,听说你对当今皇后娘娘不满?”
      “草民不敢,求殿下明察。”李秀才的胆子只敢欺负女人,哪里敢硬磕王族!早已全身瑟瑟发抖了。
      誉王冷笑一声:“父王已经颁布旨意,让女子考学,你不仅阻拦,还在这里大放厥词,本殿下倒不知道,你们十里镇,竟然有你这样的秀才。”
      文会主考官此刻连滚带爬地跑了过来,跪在地上,先认罪,然后对誉王说:“殿下,这李秀才竟然敢当众与圣命背道而驰,本官一定着请上峰,削去李秀才的秀才功名,还请殿下息怒。”
      誉王殿下满意地点点头,背负双手,走出几步,又看了一眼蓝晨,意思是你还不跟本殿下走,没看到这里都是李秀才的狐朋狗友吗?
      蓝晨当然秒懂,回眸看了一眼若尘,淡淡地说:“你答了那么多道题,该不是一顿乱答,浪费了宣纸。”
      若尘腹诽:你这是狗眼看人低。
      蓝晨顿了顿,忽然语气变得柔和:“不过,身为徐先生的学生,本公子的同窗,来这文会试试,应该是牛刀小试。”
      誉王腹诽:你们是认识的,所以,你们一起诳本殿下的南珠来了吗?
      蓝晨和誉王殿下走了,其他人看着若尘的目光变得微妙起来,她竟然是名满天下的徐先生的女学生?和誉王身边的公子是同窗?果然是有背景的人,我们头不铁惹不起……于是拦着她们不让她们递题目的人,纷纷鸟兽散了。
      不远处,忽然射来两点冷光。旋即一道影子倏忽消失。
      等人看不见了,誉王对蓝晨说:“原来你是骗本殿下的南珠来的,那是父王所赐,本殿下竟然不知道你和那女子是认识的。”
      “是殿下没留心而已,我最初不是已经暗示过了吗,我说旁人能否进这文会我不知道,但那个会驳话的小姑娘是肯定没有问题的,我不认识她,怎么知道她能入内呢?”
      誉王殿下头有些大,说:“算了算了,输就输给你了,你该不是心悦那个小姑娘了吧!本殿下可从没有见过,你对哪个女子如此留心的。”
      “殿下,你以为人人如你这么风,流倜傥,红颜知己满天下?我这还不是为了殿下考虑?”
      “为本殿下考虑?”誉王脸色凝重了一分。
      蓝晨慢条斯理地说:“皇上与皇后娘娘情义深重,如今皇后娘娘身体每况愈下……太医都已经摇头下了定论,时间或许就是一年之内了……”他目光微敛,耳朵听了听周围,其实他们身边已经很安全了,但他还是很仔细冷静缜密,清澈的目光和平素的不羁完全不一样,幸亏是好基友,誉王是最了解他的人,誉王轻轻点头,代表我懂,蓝晨继续说:“皇上文武双全,才能杰出,对继承人的能力看得并不那么重,而只对一个‘孝’字看得最要紧,皇上打算让女子考学,为的就是让女官为皇后娘娘分担公务,另外,也是给皇后娘娘定一个文德兼备万世流芳的美名,如今,殿下出手,扫荡那些对女子考科举设置阻碍的人,必然会传到圣上的耳朵里去,与别人反对相反,殿下是默认支持的,定然能让圣上,刮目相看。”
      誉王微微叹了一口气:“蓝晨,你我自小一起长大,你的能力,本殿下是明白的,可你……在本殿下身边实在是委屈了你,你知道本殿下,对那些争名夺利浑然不在意,本殿下的三位兄长,都是如狼似虎之人,若让他们知道本殿下的野心,未必日子好过,母妃地位卑微,也让本殿下要收敛,活下去才是目标……”
      “就问殿下甘心吗?不管哪位皇子上位,殿下将来的前程,左右不过是发配边远之地,当一个流放的王爷而已,你自小在京城长大,能抛下京城的繁华,去边远之地孤独终老吗?他们争他们的,谁能走到最后,还不知道呢。当今皇后只有女儿没有嫡子,若誉王能善待嫡公主,皇后娘娘也必然会对你刮目相看。”
      皇后体弱,唯一牵挂的,就是她的嫡女平阳公主了,担心自己若去世,女儿会失去依靠,或者沦为皇子们争夺权势的枪子。
      誉王文弱的目光忽然射出坚毅的冷光,很快一闪而逝,他知道,现在不是露锋芒的时机,但他忽然握紧了蓝晨的手,显示他内心对他的默认。吓得蓝晨手一哆嗦,急忙甩开:“殿下,蓝晨喜欢的是女子。”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页 书架 目录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