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039雏凤初啼,名震学子文会(四)

穿成恶毒女配飒又甜

热门:圣墟 龙王传说 三寸人间 天下第九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元尊 大道朝天
上页 书架 目录 下页
      接下来,那几个女子,都拿到了入门券,一些等着看女学生们出丑的男生,一个一个长大嘴巴,十分惊讶,在他们中,也颇有不少,答不了入门题或者直接懒得想,而是准备通过花银子买票入内去附庸风雅的。
      看到几个女学生,包括芷儿,都顺利入内,若尘与月明对视一眼,她们聚集一起,朝文会内走去。
      原来,文会内,布置了更多的对联、诗词歌赋、文字谜,算术和写小文章,谁答得精妙,答对十道题目,直接简单粗暴的给予白银一两的奖励,一个时辰内所答题目最多的为今日文魁之星,其二是文魁榜眼,第三名是文魁探花,都可以拜见文会上请来的贵宾高凉王爷,得到王爷的赏赐。
      因为考虑到来文会的,有童生、秀才和举人,进士是不会来这小文会的,所以,考区又分为秀才区和举人区。
      若尘她们,自然不会自不量力地跑去举人区了。
      秀才区人满为患,举人区寥寥无几,毕竟这科举也是越往上,人越少。
      一听有银子可得,若尘的小眼睛顿时亮了,这可就不就相当于现代的稿酬吗?
      一一得一,一二得二……心里的小算盘开了花,如果小生意真的开张,通过算题目拿到的稿酬,岂不是最好的投资。
      想到银子,小财迷若尘就忘记了一切。把芷儿和月明都统统抛弃了。
      因为只有一个时辰的时间,所以她必须以最快的速度来答题。
      她一路看过去,将自己能够答出来或者答得模糊的题目都抢到了手里,反正字写得不好,就不去细细雕琢了。
      诗歌,那是现成的,大学课本里有好多,脑海里都记得不少;算术,是她在这个大周朝的长项,就算是对联,也可以对得工整,虽然未必意境到位,毕竟现在连个童生都不是,想来别人只会求工整而不会再求其他。
      不远处,一条船舫上,一袭深蓝色锦袍的蓝晨与一穿着月白色圆领锦裳的年轻人,屹立再窗口上,蓝晨说:“人,已经进了文会了,南珠该给我了吧!”
      “唉,这可是父王赐的。”年轻人一边依依不舍的摘着镯子,一边纳闷地问:“怎么她答题那么急匆匆的。”
      “如果没有猜错的话,她在赚银子。”
      “赚……银子?”这对于单纯无害的誉王殿下来说,简直无法理解:“靠答题目,赚银子?”
      蓝晨的嘴角弯成一个可爱的弧度:“别人读书习字是为了功名,我看她是为了利益。”
      “俗不可耐,这样的女子竟然还想考取功名,平庸。”
      “所以,皇上曾经说过,殿下不会识人,要多学识人之术,她将利益写在脸蛋上,大俗即是大雅,比那些装作清高,目无尘埃的,背后却挖空心思贪墨之人,高尚多少倍。而且,她身为侯府的庶女,原本可以衣食无忧,却在靠自己的本事赚取银两,也并非不足取。”
      蓝晨一边说,一边将南珠盘到自己的手上,不停玩转,眼神玩味地看着若尘:“殿下,不如我们再打个赌吧!赌注么,我知道皇上赐给您的南珠是一对,另外那只我也要了。”
      誉王殿下叹了一口气,果然,从荷包里又拿出一串一模一样的:“蓝晨,自小,你便是我的伴读,本殿下对你性子十分的了解,若换了旁人,会觉得你索取无度,市侩精明了,你也应该顾惜下自己的名声,好歹,你也是勋贵嫡子……你倒说说看,这次的赌约是什么。”
      誉王殿下大约二十岁左右,容颜俊朗如玉,头上戴着一个镶嵌金边的玉冠,他双目狭长,明亮如皎月,肌肤犹如女子一般白皙,身躯透着隐隐的文弱,毫无半点攻击性,反而带了一丝丝女子般的娇柔。誉王是当今圣上的四皇子,却是一个最受漠视的皇子,因为他的三位皇子哥哥,一是母妃身份贵重,二是文武双全,各有自己错综复杂的势力盘踞,皇上对他们也颇为器重,相比较而言,誉王殿下的母妃至今不过是一位普通妃嫔,并无娘家势力支撑,也不特别受宠,誉王又性子温和,又不结党营私,朋友不过都是小时候的伴读玩伴,人畜无害,反而在错综复杂的宫斗里是一个闲散皇子,得以舒适存活,其他几位皇兄,对他也没防备之心。
      “这次我赌,若尘会是秀才文会的文魁状元。”
      “啊!”
      誉王殿下忍不住笑起来,双颊透着隐约的粉红之色:“若不是这女子看着不过是个女童,本殿下都会以为,你看上她了,本殿下认识你多年,何曾见过你对女子如此高看一眼,虽然文会不过是一个地方庄子里的一个小聚会,可你竟然会觉得,区区一个女童,能成为十里庄子里的文魁状元?”
      蓝晨微微点头,手指继续盘着南珠:“这珠子甚是不错,温润,圆和。誉王殿下,文魁三甲反正要来拜见高凉王爷的,我们等会就知道结果了。”
      忽然,他的目光一凝,看见几个男子不怀好意地接近若尘,对誉王殿下说了一句:“失陪了。”抽身便走。
      若尘正在那里哗啦题目,这速度都赶上高考了,几个男子气势汹汹地走了过来,一巴掌拍在她答题的桌子上:“哪里来的小女子,把题目都给摘了,你都摘了,我们几个怎么答题?”
      若尘没好气地抬头,说:“那里还有那么多题目可以答,你们这是故意找茬,耽误本姑娘的时间,走开,免得斯文扫地。”
      “你一个小女子,扯下来的题目一定是最容易的,把你的题目给我们留下,人快滚开,我们就不为难你。”
      若尘冷冷哼了一声,顿时明白了,他们是找借口,故意来抢已经答出了答案的题目的,看来,不是为了银子就是为了成为文魁三甲,去见高凉王子,攀附权贵。
      “看你们几个,也戴着秀才方巾,那自然是秀才了。”若尘故意拖长声音说道。

      “那是自然,我等均是秀才,见了秀才,小小女子还不速速让开,原本这文会,从来没有女子出现。”
      “既是秀才,竟然在文会上,欺负女学生,也不怕担了辱没斯文的罪名吗?”
      “好你个牙尖嘴利的小丫头,走开,把她的题目我们统统拿走。”
      “你敢,如果你们敢抢我的题目,信不信我让你们的秀才功名被废。”若尘怒斥。
      “呵呵,一个小小女子,竟然如此大的口气。”
      “那你们看看我的口气可以大点吗?”忽然,一根镶嵌着蓝色宝石的马鞭,扔在了桌子上,发出“当”的声响,将那些秀才吓了一跳,抬起头来,看到一个华服少年,懒洋洋地立在一旁,说:“偷人家已经答好的题目,如此无耻之人,竟然还想当秀才?”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页 书架 目录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