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029长兄心里打得好算盘

穿成恶毒女配飒又甜

热门:圣墟 龙王传说 三寸人间 天下第九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元尊 大道朝天
上页 书架 目录 下页
      若文心想,都知道这蓝晨纨绔,是个浪荡子,难道这蓝晨口味特别,悄悄心悦了自己的五妹妹,想要娶她为偏房?不对啊,五妹妹现在虽说皮肤变得白皙了,不过还是一个女童,要看上的,也应该若兰若画那样的,怎么可能喜欢一个没有长开的女童呢?
      但不管如果,好汉不吃眼前亏,他堆着假笑,说:“好了,蓝晨兄,我原不过是看着这五妹妹每规矩,想要给她点教训,既然蓝晨兄你劝说,那我就给你一个面子。”
      蓝晨把他的手一甩,淡然说:“面子,你给也得给,不给也得给。”
      若溪见到蓝晨,早就换了一副脸色,娇滴滴地说:“蓝晨公子,原来你也来学子庙上香,还真的是有缘,在京城时刻遇见,在京郊也能遇见。”
      若尘心想,嫡姐这是要证明地球是圆的理论么?
      蓝晨根本不理睬她,对芷儿说:“你是阁老的孙女,难道连先来后到的规矩都不记得了吗?”
      一句话,顿时提醒了芷儿,她对若尘招手:“若尘姐姐,你来,这原本是我订下的座位,我看谁敢占了本姑娘的座位,我这就告诉祖父去。”
      那几个欺负若尘的姑娘,顿时脸色讪讪的,她们是针对若尘的,但谁也不敢针对阁老家,现在芷儿既然开口了,认定这座位是她订的,如果霸占了这座位,岂不是和阁老府为敌?
      于是,她们悄悄挪动了座位,挪坐到了旁边。
      忽然,外面有车马声音,原来,是车马又可以上山顶了。
      若尘对芷儿说:“我们走吧,这里乌烟瘴气的,实在是心口闷得慌。”
      蓝晨一怔,自己明明帮了她的忙,她却说这里“乌烟瘴气”,岂不是把自己也骂进去了?
      看着她和芷儿翩然离开,他无聊地提溜了下马鞭,旁若无人的走开,根本不给若文那几个纨绔公子一丝一毫面子。
      不等他们走远,若溪气恼地饮了一杯青梅冰饮,说:“都被赶到十里庄子来了,还如此嚣张,这是破罐子破摔了吗?”
      若文说:“这五丫头如此无礼,不如打发了给谁当偏房去。”
      “哎,若文公子,你不是想不考科举,谋个差事吗?我倒听说,高凉郡王那有意组建一女子乐坊,你这个妹子貌似不错,不如荐给高凉郡王,这样,你也可以和郡王拉拢一点关系?”
      若文摆摆手:“若真有此事,我家这粗鄙的五妹妹倒是攀了高枝,只是未必父亲会同意。”
      若溪冷笑一声:“若尘如此笨拙,若不如此,趁着年少,将她打发了,否则嫁不出去,将来只怕让家族蒙羞。”

      “就是,长兄为父,若文兄原本也做得了主。”
      门外,立着还没走远的蓝晨和若尘,他们都听见了里面的对话。蓝晨看着面前的女孩,淡淡的眉毛微蹙,眼睛滴溜溜一转,就明白她在打主意。
      她默然走出去,他走到她身边,一副不在意的样子,淡然说:“高凉郡王那,倒是比你这十里庄子住得舒坦,如果成了头牌乐姬,那是要名有名,要利有利,不过,一入乐籍,就一生为贱籍。”说完,加快脚步,骑上马,朝山顶走去。
      明明是好意提醒,怎么出自他的嘴,就觉得是在讥讽她呢?
      若尘对若文原本并无什么,按照原著,他按照父亲的指示,并没有娶泼辣的衡山县主赵芊芊,他娶了一房贤惠温柔的妻子,房里则纳了七八个小妾,那个贤惠温柔的妻子总是被他气得哭,若文除开有个好皮囊以外,一辈子也没啥出息,成天在脂粉堆里打滚。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页 书架 目录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