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027嫡姐驾到,还不跪下

穿成恶毒女配飒又甜

热门:圣墟 龙王传说 三寸人间 天下第九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元尊 大道朝天
上页 书架 目录 下页
      隔日,青玉果然领来了一个叫王三的男子,大约二十七八岁左右,英气勃勃,腰身胳膊粗壮有力,有武功,有驾马车的丰富经验,因是青玉推荐的,若尘自然是相信。
      虽然家境现在一般,但若尘还是给了最好的待遇,包吃包住,银子一月三两,若有立功,还有嘉奖。
      这日开始,他们就让王三驾驶簇新的马车,去阁老府上学了。
      若尘是狠人,她对自己狠,一个人,在一个地方摔倒一次,那是情有可原,若在同一个地方摔倒两次,那就是愚蠢。她不会让自己愚蠢。
      天气渐渐热了,这日立夏,徐先生请假几日,回去探亲,芷儿拉着若尘说:“若尘姐姐,秋闱时间近了,一般这时,考生们都会去附近的学子庙拜拜,我们也去走一遭吧!”
      若尘笑着说:“芷儿妹妹,难道你现在转性了,竟然对考学有兴趣了?”
      她的脸一红:“我是不想和姐姐分开,以姐姐的才学,这次肯定可以考上,那姐姐自然是要去京城松涛学院学习的,芷儿想与姐姐一起求学。”
      若尘轻轻叹了一口气:“难道你不记得了,那蓝晨公子不是说了吗,松涛学院不收女学生。”
      “姐姐,你若考了秀才第一名,案首,那松涛学院自然会为你大开门户的。”
      若尘甜甜一笑,真诚地说:“芷儿,你是我来这里的第一知交好友,但若尘姐姐有自知之明,不说别的,就那一手字,已经是呜呼哀哉,主考官不将我打发出去就算是好运了。”
      她的字,比芷儿还差。
      “所以,难得休假,我们就去学子庙拜拜吧!没准,姐姐的字突飞猛进呢!”
      若尘拗不过芷儿,只得答应了她,两人约好,明日,芷儿的马车来十里庄子里接若尘去学子庙。
      翌日一早,天空飘起了蒙蒙细雨,倒让这逐渐入夏的天气凉爽了几分,如锦若缎一般的细雨,从天空洁白的洒落,整个山庄都笼罩在一片梦幻之中,雨滴轻敲窗棱,发出噼噼啪啪的轻响,娘亲一边刺绣,一边看着窗外说:“或许阁老家的小姑娘不会来了罢!”
      话音未落,已经听见清脆的马蹄声由远而近,旋即,芷儿姑娘脆生生的声音响了起来:“若尘姐姐,你可准备好了吗?”
      若尘再度问了若铭和若紫,他们都想宅家里,若尘便带了豆儿一个随从,豆儿提了一点吃食,随若尘上了马车。
      阁老家的马车十分的豪华阔大,里面可以坐下四人,还很宽松,若尘与芷儿坐在正位,豆儿和芷儿的一个贴身丫鬟侧对我们,一路小心伺候。赶马车的,是阁老府的一个有武力的护院,不过十里庄子一直算是安居乐业,所以也无需做太多的防备。
      然而,来到学子庙山腰时,几台马车,从我们身后超越,差点将她们的马车给拦在了最后。然后又横着排开,真的将她们挡在了学子庙之外。
      虽然她们的马车没有悬挂陈的字样,但如此华丽的马车,一般人都认识是官府之家的,这是谁如此大胆,竟然敢这么对待她们。
      却见几个粗鲁的卫士走过来,手粗鲁挥动,让车夫把她们的马车赶走,不许靠近。
      “这是阁老家孙小姐的车马。”车夫怼了回去。
      卫士几个面面相觑,稍微礼貌些说:“今日来这里的,是衡山县主的车马,你们回避一会再来吧。”
      衡山县主赵芊芊?若尘猛然记得了,原著里这个赵芊芊,是一个名声在外的泼妇,而且,她喜欢的是白侯爷的嫡长子白若文那个纨绔子弟,也就是自己的异母哥哥,不过白侯爷知晓以后,担心赵芊芊纠缠,抢先一步,让白若文娶了礼部尚书的嫡女温婉儿。
      赵芊芊来了这里,那白府嫡长子的白若文,应该也在此地,今日是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日子。赵芊芊对若文一见钟情。
      见上山的路被挡了,天气又渐渐炎热,若尘就提议,去山腰上的凉亭小店休息。
      衡山县主赵芊芊是果郡王的嫡女,一贯骄横,身形丑陋粗鄙,就算是阁老府,遇见这样的王族,也是避之唯恐不及。
      她们步入凉亭小店,寻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了下来,芷儿喜欢饮凉,让店家速速送上冰饮,原来,是四杯青梅冰饮,若尘吃了一口,觉得味道酸溜溜的,所谓的冰饮,也不过是凉水而已。
      “这算什么冰饮,连一块冰都没有。”若尘说道:“真正的冰饮,应该里面放点冰块,这样吃起来,味道才好。”
      芷儿一愣:“我倒是知道,这十里镇上,是有冰砖库的,开在地下,不过都是用来天气炎热以后,放在房间里使用,倒不知,还可以这样使用,下次试试看。”
      “我倒以为,你来了这十里庄子以后,应该收敛了脾气,没想到,你攀了阁老孙女的高枝,怎么,就忘记你的身份了吗?不在庄子里反思自省,竟然还在这里游玩,高谈阔论?你又懂什么冰饮?”
      从楼道那,走来几个衣裳华丽的少女,为首的女子,穿了一件嫩绿色的罗衫,罗衫上绣着一株亭亭玉立的白莲,看着身材娇美,只可惜面相刻薄,与那荷花之美有些不符合。
      那女子,就是若溪了,身后跟着的女子里,有一位是萧墨,此刻也眼带讥诮之色,看着若尘:“若溪姐姐,她一贯就嚣张,完全忘记了自己卑贱的身份。”
      若溪昂然站在若尘的面前,冷冷地说:“嫡姐在此,怎么,你不过来行礼?”
      按照大夏国的规矩,庶子庶女见到嫡女嫡子,要上来见礼,若尘十分无奈,只得松松行了个礼。
      若溪扫了一眼凉亭,明明还有其他的位置桌台,她却说:“若尘,你就把你的桌台让出来,给我们几个解乏吧!”
      说完,不等她答应,就一屁股坐在了若尘的位置上,芷儿不干了:“你是谁,我不认识你,凭什么将位置让给你?”
      一旁的墨表妹介绍了下阁老的孙女芷儿,若溪微微一笑,说:“芷儿妹妹,你若不愿意让座,那就和我们一桌吧,你原本身份尊贵,岂是我那粗鄙的庶女妹妹可以比的?”说完,为了不待芷儿反对,对若尘说:“你就站在嫡姐身边伺候吧!”
      豆儿说:“姑娘,没有这个规矩。”她忠心护主,不想让自己的主子吃亏扫面子。
      若溪顿时脸色骤变,一还手,就给了豆儿一个耳光:“你是哪里来的丫鬟,你有什么资格插嘴?我训我的庶女妹妹,有何不可?”
      豆儿忍住泪,依然坚持:“奴婢知错,但却是从未有这样的规矩,庶女不用立在嫡女身边伺候茶水,那原本是奴婢做的事情。”
      “呵呵,虽然是没有这样的规矩,但妾室要立于廊下伺候嫡妻总是有的,她就代替她的姨娘,伺候下本姑娘,有何不可?”若溪刁蛮地说道,一边对若尘说:“你这丫鬟是新买的吧,不知道规矩,你以前,可没少如此伺候本姑娘,你倒说说看,有这个规矩没有?”
      一时间,若溪的那些闺蜜们,都互视一眼,露出心领神会的表情,看着嫡姐,如何立威。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页 书架 目录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