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025大闹翰林府

穿成恶毒女配飒又甜

热门:圣墟 龙王传说 三寸人间 天下第九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元尊 大道朝天
上页 书架 目录 下页
      车夫总算是控制了马车的速度,却见前面,立着那骑马之人,手提鞭子,傲慢的对若尘说:“这是一次警告,记住,学堂不是你们女子待的对方,明日莫让本公子再瞧见你。否则,这鞭子下次就不再只是落在马背上了。”
      却原来,是林皓。
      说完,林皓一拍马,扬长而去。
      简直欺人太甚。
      赤果果的校园凌霸!
      叔可忍,婶不可忍。
      若尘的手紧紧握在一起,捏得手指发白,黑黝黝的眼睛死死盯着逐渐远去的林皓,如果眼神可以发射刀子,一定捅了他几百遍。
      瞧见弟弟晕了过去,她拼命摇晃,才让弟弟苏醒过来,马夫问:“五姑娘,我们现在怎么办?”
      怎么办?若她能忍了,就不是白若尘了。
      “回阁老府去,今日若不能让逞凶伤人的林皓得到教训,我若尘还念什么书?”
      很快,他们回到了阁老府,见若尘转而回来了,阁老十分吃惊,询问何事。原来,徐先生竟然也在,正与阁老谈若尘这个女弟子,竟然有过目不忘之才,这可是状元之才。
      若尘跪在地上,一把眼泪一把鼻涕地说:“回阁老,明儿念书,若尘和兄弟若铭再也不能来了,就此拜别阁老。”
      阁老还没说话,一旁的徐先生忽然变了脸色,他好容易才遇见一个这样出类拔萃的学生,虽然是女生是有些遗憾,可万万没想到,对方不想读了。从前是他不喜欢女弟子,现在是他不舍得丢了这样一个人中龙凤的学生。
      徐先生说:“若尘,你何出此言,莫不是恼了先生对你说话严厉,若是如此,以后先生对你说话柔和便是。”
      徐先生和天下的正直的先生一样,有个通病,那就是爱才。
      若尘擦擦眼泪说:“不是,先生教书教的极好,阁老待若尘也很疼爱,是,是因为若我们在念书下去,只怕性命不保,我兄弟,此刻还晕倒在马车里呢!若他出事了,我该如何去面对我那孤苦无依的母亲呢!只怕父亲,他也会恼恨于我,没有照顾好若铭。”
      阁老大吃一惊:“若尘,你说什么,为何会有性命之忧?”
      在这十里镇上,阁老就算已经归隐,依然是隐形的大咖,谁人敢招惹?谁人敢伤害他阁老府的年轻人?
      若尘抽泣着将林皓驾马,鞭打她的马,以及威胁的话语说了一遍,她原本口才就好,加上绘声绘色添油加醋,只说的阁老的脸色越来越难看,越来越愤慨,狠狠一拍桌子:“林翰林一贯冷傲,目中无人,如今,竟然让自己的侄子来阁老府里放肆了吗?”
      徐先生对这个不学无术心无点墨的学渣林皓,原本就视若无物,如今,学渣竟然伤害他暗自称许,有潜力可造的女天才,心里也憋了一口气,连连摇头说:“辱没斯文,辱没斯文啊!”
      阁老冷冷地说:“来人啊,备车驾,老夫要亲自去林翰林老宅子里去说清楚,他这几日也在十里镇自家置的宅子里,老夫不劳他亲自来,老夫倒要上门去质问质问,这是他们翰林府的作风吗?”
      他让人备了马车,又去看了下晕乎乎的若铭,眼神里的愤怒更加炽盛。他对若尘和若铭和蔼,是因为他们救了自己的孙女,但他毕竟身居高位多年,被众星捧月惯了,那种大佬的威仪,依然还在。
      若有人,驳了他的面子,阁老那也不是吃素的。
      林翰林刚刚讨了一房小,这几日正热乎着。
      正房娘子心意难平,一家子坐在大堂用膳时,正房娘子看着那娇小的偏方,恨不得拿刀子剐了她的心。
      林皓在下首陪着,林翰林只有嫡女,没有儿子,将侄子放在身边培养,过了四十,才开始纳妾,为的是求个后。
      林翰林先是照理训了下林皓,这才开始用膳,忽然管家满头大汗地跑了进来:“老爷,老爷,不好了。”
      林翰林十分不悦,目光一凛:“什么不好了,站好了回话,一点规矩都没有。”
      他这几日休病假,在十里镇早就置了个庄子,所以带家人回来修养,顺便与偏房可劲的忙乎,老当益壮,为了生个儿子,豁出去这把老骨头。
      原本心情甚好,忽然被管家这句“不好了”搅合了兴致。
      “阁老,阁老的马车在门外了。”
      林翰林一愣:“阁老的马车来我的宅子外做甚?”蓦然立起,脸色突变:“是阁老府有什么急事,让他家的人来通报知会吗?”
      管家知道他想岔了,急忙擦擦额头上的汗滴说:“不是啊,是阁老亲自过府来了。”
      “啊呀,折煞我也。”林翰林忙忙地奔了出去,来不及换官服了,只能就是穿着这寻常的绿色滚深蓝边的锦袍,连滚带爬地奔了出去,正好见到陈阁老已经带着若尘和一干人等,大摇大摆地走了进来,脸色犹如铁锅一般黑沉。
      林翰林急忙深深行礼:“阁老过府,应该让学生亲自上府,怎么能亲自跑来呢!”
      陈阁老看都不看林翰林一眼,只鼻腔里喷出一股气,哼了一声:“你如今名声震天,老夫还敢让你来府上?只有老夫来拜见你的道理。”
      “啊呀,阁老,折煞学生了。”林翰林自诩清贵,最是爱惜尊师重道之名,与那种靠捐银子谋得官职的勋贵纨绔不是一条道上的,他不明白,阁老怎么对自己这幅脸面,不知道自己哪里做错了事情。
      一旁的林皓看着跟在阁老身后,显得楚楚可怜的若尘,心想她竟然有胆子来自家府上?可得小心应付了。不过区区一个庶女,谅她不敢。眼神不自禁朝她望去。若尘正好也看过来,眼神亮晶晶的,虽然含着泪,却半点悲伤可怜也没有,还暗含了几分不驯,倒让林皓看的一怔,内心有些发憷。

      看来应该赏她几鞭子,让她彻底惧怕自己才对。
      其实,在若尘的心里,此刻的自己,委实没能力,所以只能选择最便捷的路,那就是告状,若依了她刚烈的性子,最好的报复是亲手来。
      只可惜,她现在力弱,还是一个十岁孩童,什么功名利禄皆没有,家里又无依无靠的,唯独有个疼她的阁老爷爷,也只好如此将就一下,总不至于让自己的兄弟白白吃了亏去。
      阁老不请自到,坐在大堂那高背红木椅上,气场全开,比那林翰林有威严的多,目光一扫,全场安静下来,林翰林只觉得心里“突突”直跳,弯着腰,眼神不敢乱看,身边的两个女子,夫人和小妾也忙忙地行礼,却无人理会她们。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页 书架 目录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