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024凌霸,欺负到女配头上来了

穿成恶毒女配飒又甜

热门:圣墟 龙王传说 三寸人间 天下第九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元尊 大道朝天
上页 书架 目录 下页
      见蓝晨远去,梅弘公子安慰若尘:“别听深渊胡说,皇上都开口了,女子可以读书考取功名,松涛学院容许女子上学,也不过是迟早的事情。”
      见表兄对若尘温言软语,眉目温存,一旁的墨表妹只感觉鼻腔酸楚,看着若尘,更是百般不顺眼。回去就写了封信,给了白家的嫡女白若溪,向她告状,说她的庶女妹妹白若尘,简直无法无天,在这十里庄子里,一点也不“安分”。
      很快,便收到若溪的回话:最近我会来一趟十里庄子游玩,届时整整这个庶女,让她知道自己的分量——当然这是后话,暂且不提。
      晚间,若尘和若铭回到十里庄子里,母亲还在生气,若尘拉着母亲的手,低声告诉她,兄弟哑巴的毛病,只怕有希望治疗好,阁老家的二公子夫人的娘家,是宫里太医,又是医生世家。母亲这才展颜微笑,不再阻碍他们去念书求个前程。
      其实,在此刻,若尘心里还对功名没太多想法,因为不知道自己的潜力。如同真正的绝代佳丽,从来不知自己的美貌一般。
      如此上学了一月有余,日子过得飞快,那二夫人柳氏对若尘姐弟更加钟爱有加,原本她这一房,以前只能守着芷儿,特别的清冷,如今仿佛多了两个孩子,暖阁里渐渐热闹起来。
      她自己花银子,请了一位女红,又请了一位琴师,同时教芷儿与若尘学习女红与琴艺,在这个朝代,上流贵族圈的女子,是要精通女红和琴艺的,甚至比读书识字更加重要。若尘得了这样一桩因缘,自然是加倍努力,她的努力带发了芷儿,果然近朱者赤,学习气氛很重要。
      见若尘成了芷儿的榜样,柳氏待若尘更好,给她拿滋补的药品炖汤,渐渐的,若尘脸上的暗黄色逐渐褪去,皮肤日渐白皙精致,眉目变得清秀,人的气质也有了质的改变。
      随着容貌气质的改变,从来都是透明人的若尘,瞬间就不知不觉成了焦点。
      瞧不起女生的徐先生渐渐发现,若尘虽然很低调,可整个班级里的学生里,布置的课文,背诵的最好的,竟然是这个女孩子。这可让先生大大不悦。
      而且,有时候,课堂上刚刚教会的,下课前试着让学生复述,别人都坑坑巴巴的,有一次尝试着让若尘复述,她却十分流利地复述出来。
      他眉头紧锁,有日课后,他唤住准备和若铭一起回家的若尘,说:“课堂上让你复述时,是否有作弊?”
      “作弊?”若尘愕然:“女学生粗鄙,但从不作弊。”自从家里有了青玉姑姑以后,她的礼仪风度日长,渐渐流露几分真正的大家闺秀的雍容气度,不会再如同爆竹一般,一点就炸。
      炸还是可以炸的,但要徐徐图之,这是青玉姑姑的教诲,在宫里什么样的牛鬼蛇神见识多了,她自然知道,真正心机深的人,是何样的。越是那种平素不吭声的,背后捅起刀子来,最狠。
      徐先生板起脸来:“女子怎么可能有过目不忘的能力?”
      若尘:“先生,你是以前没有教过女孩读书吧?”若尘心想这先生名满天下,怎么也是一个坐井观天的视线?
      徐先生说:“女子自古不如男,这是天下皆知的道理,你一定是作弊,你将我今日说的课文,复述一遍,不许拿书在手。”
      先生说这话时,不远处站着梅弘公子和林皓。
      林皓冷冷地说:“这个女子肯定是作弊了,先生都忍她不得,若她作弊,一定会将她驱赶,以免乱了我们学堂的清雅。”
      若铭的手,死死攀住姐姐的袖子,有些担忧地看着姐姐,他作为二房唯一的男孩,想要保护自己的姐姐,此刻却无能为力。
      没有想到,若尘的脸色却毫无丝毫胆怯之色,静静地伫立在先生的面前,手上没有任何书卷,就这么直接背诵起来:“今日,先生说的是《论语》,子曰:“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人不知而不愠,不亦君子乎?
      有子曰:“其为人也孝弟而好犯上者,鲜矣;不好犯上而好作乱者,未之有也。君子务本,本立而道生。孝弟也者,其为仁之本与!”
      ……
      她一口气背诵了许多,徐先生的脸上写满震惊:“今日课堂上才教的,你就背得了?”
      若尘点头,说:“先生一边教,女学生就一边背了。”
      徐先生的面色依然冷峻,久久盯着若尘,说道:“明日开始,你坐到第一排来,让先生好好看看你,是否作弊了。”
      “是,先生。”
      若尘心里明白,先生让自己坐前排来,按照惯例,前排的位置,可都属于前景远大的学霸的。她在现代社会是曾经的学霸,如何不知,高中三年,她坐的位置都是黄金位置,从来不挪动,因为她是老师的心尖尖。
      若尘与若铭一前一后的离开,朝家里的马车走去,徐先生的眼神里,忽然迸发出一丝光亮,连连点头,又一边摇头叹息,梅弘公子与林皓走上前去,林皓不满地说:“先生,女子无才便是德,这女子,真的是很缺乏女子原本的美德。”
      梅弘公子的目光带着不以为然:“林皓,你怎么能如此说,她确实很聪慧,不是么?我看她胜过许多男子。”
      徐先生说:“梅弘说的对,先生我教导了这么多学生,只有那年的安状元,有此过目成诵的智慧,可惜若尘是个女娃子,可惜可惜。”虽然一边叹可惜,一边目光瞬间变得明亮,显然心情大悦。
      林皓的目光阴沉起来。
      他转身,朝自己的骏马走了过去。
      夕阳西下,坐在马车里,若铭目光带着一丝崇拜之色看着姐姐,若他此刻能说话,肯定会吹彩虹屁,若尘笑笑,说:“姐姐是为了你陪读而已,最终,还是需要你有功名。”
      忽然,马车后,传来哒哒的马蹄声,速度越来越快,若尘他们坐的马车,拉车的马是一匹老马,速度原本就满,马夫也是一位老人,有气无力,加上这马道非常的狭窄,听见马声急促,若尘对车夫说:“我们让一让,让对方先过去吧,别的惹出什么事来。”
      然而,她的话音刚落,那马已经迅猛地奔驰到了面前,擦着他们的马车扬长而过,手里的鞭子忽然狠狠一甩,竟然抽打在他们的老马身上。
      那老马疯狂地奔腾起来,将若尘和若铭颠得七荤八素,头也撞在马车棚的顶端,马夫死命拉着马车,控制马车速度,可马依然疯狂地奔跑在狭窄的马道上,若铭死死攀着姐姐的袖子,脸色瞬间苍白,忽然双眼翻白,直接晕厥了过去。
      若尘诧异弟弟反应这么大,依稀记得,弟弟是遭遇了一次翻车事故,才变得哑,难不成,这又触及到弟弟的心病了,心里十分疼惜若铭。
      是谁吃了豹子胆,敢惹自家人?最是护短的若尘,沉静的眸子里涌出和她少女气质完全不符的杀气。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页 书架 目录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