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023你也配去松涛学院

穿成恶毒女配飒又甜

热门:圣墟 龙王传说 三寸人间 天下第九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元尊 大道朝天
上页 书架 目录 下页
      林皓说完,得意地看了一眼先生,自己如此拽文,先生肯定会夸奖的。
      哪里知道,徐先生捻着胡须,眼睛一瞪,说:“林皓,需要你教我这个先生如何行事么?孔夫子曾经教言,三人行必有我师焉;择其善者而从之,其不善者而改之。若都如你这般,遇见不符合你心意之人,就将之逐出去,等你入了阁再提也罢。”
      满座的人都笑起来。
      林皓已经年满十七,自12岁开始考秀才,考到如今还是一个童生,离入阁那是差了何止千里万里,别说入阁,今生能否考个举人都是谢天谢地了,身为才名远播的林翰林的侄子,却是一个不成器的。
      若尘抿嘴而笑,却见先生转脸看着她:“可惜是个女子,生了一副巧嘴,又聪明伶俐,殊知女子无才便是德。以后,休得胡说八道。”
      若尘低眉:“是,先生。”
      中午午休时,芷儿的贴身丫鬟翠儿来唤,也给若尘请了安,说:“二公子夫人吩咐了,请若尘姑娘和若铭小公子,一并去我家姑娘的暖阳阁午休和用膳,午后再来上课。”
      芷儿握着若尘的手,笑嘻嘻地说:“昨儿我已经和娘亲说了一嘴,想要和姐姐多多亲近,姐姐勿嫌弃芷儿愚笨才好。”
      “怎么会嫌芷儿呢,应是若尘多谢妹妹照顾才是。”
      来到暖阳阁,夫人柳氏已经等在那,见他们来了,让人立刻上了午膳,青瓜拼腰花、鸳鸯炸肚、沙鱼脍、莲花肉饼、素笋尖、素白菌,再一人一份雪冻杏仁豆腐,满满一碗的稻香米饭,原本若铭还想留在门外,柳氏已经一把将他捉了进来,笑着说:“这么小的小郎,男女十岁才分席,讲那么多臭规矩做甚,我若有一个这么眉目聪敏的小郎,可就好了。以后,在我这里,你们自当随意。”
      原来,那柳氏与夫君感情甚笃,只是夫君体弱,多年夫妻只得芷儿一个女儿,之后夫君就过世了,柳氏自愿为亡夫守节,感觉膝下只有一女觉得甚是孤独,见了若尘若铭姐弟俩,心里是极为喜欢的。
      姐弟俩在十里庄子里,吃的颇为清淡,只是普通的饮食,与在侯府的大大不同,可在暖阳阁里,才算是美美吃了一顿,尤其若铭是长身子的时候,自然吃的极为满足。
      饭毕,芷儿说:“姐姐今日课上的极好。”她将若尘在课堂上的“壮举”告诉给了柳氏。柳氏抚着心口说:“先生迂腐,倒是我的父亲曾经说过,若天下女子皆能念书,未必不如男儿,芷儿,你可要像若尘姐姐学一学,好好念书,没准考个女秀才回来,那可是光宗耀祖的事情。”
      芷儿顿时头摇得犹如泼浪鼓一般:“不要,娘,读书辛苦,每日看着堂兄摇头晃脑地念书,就觉得傻傻的……”
      “这孩子,休得胡说,女儿家,可要有些志气。”说完,她让人拿了一盅冰糖雪梨,分给三人,细细看着若尘的脸色,说:“若尘姑娘,你这脸色苍白的,可是气血不足的样子。女孩子要调养,你的眉目轮廓原本生的极好,都是让这苍白的脸色给坏掉了。”
      若尘心想,不知道是否是自己穿书来速度太快,导致的营养不良?
      在现代,她也是校花一枚,没想到,穿书到了这里,容貌倒变得平常了,不过看过原著知道,若尘原本过了十五之后眉目才展开,白家底子好,无论儿子还是女儿,姿色都是上乘的。
      见她沉默不语,芷儿说:“我外祖父是宫里的太医,娘亲跟着学过一些。”
      原来,二公子当年体弱,所以,陈阁老给次子娶妻时,没有找门当户对的,而是找了柳氏这样的传统医学世家,柳氏父亲是太医副使,仅仅官阶为正六品。耳濡目染的,柳氏也学了一些粗浅的医术。
      若尘忽然想起了若铭不言语的毛病,于是将若铭的病情和盘托出,末了,说:“夫人,若尘丑不丑没关系,若尘这兄弟,是我们这房的希望,也是我母亲后半生的依靠,可惜他不言不语,以后考功名都难,夫人,你看我这兄弟的这病,能否医治呢?”
      柳氏原本只知道,若铭不爱说话,却没有想到,却是不说话。
      她仔细询问了下情况,看看窗外,拉着若铭的手说:“这事可千万不要说出去,别影响了若铭的启蒙,他这应该是心里有个心结没开,若开了,自然能说话的,等哪日,我见了我自家父亲,去找他讨个主意。”
      下午继续上课,倒也相安无事,唯独墨表妹看着若尘,样样不顺眼。
      等下了课以后,墨表妹拦着若尘:“你这个粗鄙的庶女,你打碎了我的镯子,待如何赔偿?”
      若尘现在哪有多余的银子赔偿她,淡然说:“萧墨姑娘,你不是最鄙薄银子的么,如今却处处提到银子?拿你的镯子打个比喻,那镯子已经用到了它最适合的去处,还需要什么赔偿?”
      “你……”
      转眼见到梅弘公子和蓝晨走了过来,顿时低眉敛目,装起了淑女:“既然如此,那镯子,我便不要了罢。表兄,蓝晨公子。”她施了一礼,娇滴滴地询问:“你们去哪里顽去?”
      梅弘公子说:“我送深渊兄离开,他要回京城了。”
      蓝晨走到若尘的面前,看着这个女孩,忍不住激她:“也就是在这徐先生的小私塾里,说三道四,有本事,来松涛书院念书,那里才藏龙卧虎。”

      墨表妹笑笑:“蓝晨公子,你就不要嘲笑若尘姑娘了,她怎么可能去松涛山庄呢?”
      “松涛书院原是我白家宗府所办的学堂,有何去不得?”
      蓝晨心里莞尔一笑,到底是小姑娘,这么一激,就上当了。
      “你倒知道的清楚,确实,松涛书院是你们白氏创办的学堂,但名声在外,就算是你们白氏子弟,也未必人人可以入学,首先,得有秀才资格,其次得另外参加入学考试,再有,不得是女子。想入学,下辈子吧!”
      说完,蓝晨与梅弘公子作别,骑马扬长而去,嘴角勾出一个弧度,山中无老虎,猴子称霸王,小姑娘就在这城郊耀武扬威就罢了,若敢来京城,肯定让她吃个亏,别那么嚣张。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页 书架 目录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