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019无心抱上大树

穿成恶毒女配飒又甜

热门:圣墟 龙王传说 三寸人间 天下第九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元尊 大道朝天
上页 书架 目录 下页
      恰恰此刻,陈公子也终于赶到,见堂妹落水,吓得脸色苍白,恨恨瞪了那几个丫鬟一眼,解开衣裳,赶紧披在了堂妹身上,转头看着若铭,见他知礼,早已转过脸去。
      若铭虽然转过脸,却也解开了自己的衣裳,抛向湿淋淋的若尘,若尘拿了有弟弟体温的衣裳披在身上,好在他们身形一般高,男童的衣裳原本又宽松,倒把自己包得严实了些。
      “出什么事情了?”梅弘公子因为紧张,嘴唇都发紫了,好似淹水的人原本是他一样。
      那几个丫鬟吓得跪在地上,瑟瑟发抖,跟过来的萧墨冷冷哼了一声:“不用问,肯定是这个庶女,见你拒绝她的要求,就把芷妹妹推下水了。她原本就是恶毒的庶女。”
      若尘正在让自己定神,猛不丁被人如此冤枉,冷笑着说:“好似你看见了一般,如此胡言乱语。”
      “难道不是么,芷妹妹好好地坐在那里看书,怎么你一经过,她就落了水,就算不是你推的,也肯定是被你吓的。”
      “这位姑娘,你抚什么琴,完全可以开馆算命了,什么事情掐指一算,就可以胡说八道。”
      “你……”养在深闺的墨表妹论口才,怎么可能是若尘的对手。
      “墨表妹,你走我后面,我都没见到,你更加没见到,话可不要乱说。”梅弘公子急忙阻止她继续胡说,询问堂妹:“芷儿莫怕,告诉堂兄,刚才出了什么事情?”
      “是这位姐姐……”芷姑娘指了指若尘,萧墨顿时露出阴险的笑容,写着——我就说了是她吧!哪里知道,芷姑娘说:“她见到有一条蛇要咬过来,我受了惊吓,脚步没有站稳,不知不觉地就滑到水里去了,是这位姐姐救了我。”她比若尘小一两岁,与若铭一样大,此刻看着若尘的眼神,天真无邪地流露崇拜之意。
      都是孩子,可这个比自己略大一点的小姐姐,竟然当机立断,救了自己的命。
      祖父常常教导,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那救命之恩呢,该如何回报呢!
      原来如此。
      梅弘公子脸上流露感激之色:“若尘姑娘,多谢你救了我这个堂妹一命,若我祖父知道了,还不定如何感谢姑娘,请姑娘赏脸,留下来,我这去禀报我的祖父。”
      自古豪门重男轻女,但在陈阁老家里,这个芷姑娘的性命却重若泰山,因为次子只留下了这条血脉,陈阁老是爱若珠宝,将对次子的内疚和爱,全部留给了这个孙女。
      若尘心想,也好,面见阁老,肯定会问要什么赏赐,那就直接要豆儿好了。别的她原本也没打算要。
      梅弘公子板起脸,对服侍芷儿的几个丫鬟说:“还不送两位姑娘先去换了衣裳。回头再算账,你们是怎么服侍芷儿的,人人一顿板子,是免不了。”
      说完,他对若尘施礼,急忙离去,找祖父禀报去了。
      萧墨冷冷看着若尘,哼了一声:“还不知道是不是你的阴谋。庶女,最是狡诈。”说完,她想跟在表兄的身后,却见他已经走远,干脆留下来,盯着若尘,看她打什么算盘。
      芷儿姑娘过来,挽着若尘的手说:“多谢姐姐救命之恩,先去换了衣裳吧!”又瞟了一眼依然背对自己的若铭,嘻嘻笑起来:“这个小公子,倒也知礼。”
      若铭小小的脊背一挺,脸涮地红了。
      若尘还惦记着,忙乱时弟弟仿佛喊了一声“姐姐小心”,回头人走了,再细细问,若果真呼喊了,那弟弟可就有救了。
      其实,芷儿的年岁和若铭一般大小,被唤作“小公子”,他自然是不服的。
      可是,嘴里却说不出话来,只能小脸孔涨得通红。
      在芷儿的闺房里,芷儿拿了一套簇新的嫩绿色长纱裙,分了两面,两面都绣上了小朵牡丹,十分灵动,显然是没有穿过的,让若尘换上,又担心她受凉,拿了个貂皮的小披肩,让她围着,几个丫鬟围着她转悠,忽然,外面传来凌乱的脚步声,一个大约二十七八岁的女子,眼含热泪奔了进来。
      这便是芷儿的寡母柳氏了。
      她一把抱住自己的女儿,眼泪已经止不住地流淌而下,梗咽地说:“我的儿,你父亲已经丢了我去了,如今,你若也丢了,你让母亲还怎么活?”又一叠声地把那些伺候她的丫鬟痛骂了一顿:“你们是怎么伺候芷姑娘的,这是欺我平素对你们太慈善了吗,今日陪伴的是哪几个,自己去找管家老妈子,先领一顿棍棒大赏,然后打发卖掉去。”
      管事的老妈子急忙奔了过来,一把扯出那几个丫鬟,那丫鬟忙乱地跪了一地,不停地求饶:“夫人,饶命啊,我们也不知道,怎么就地上忽然窜出来一条蛇。”
      “胡说,这阁老府里,怎么会有蛇的?”柳氏根本不信。
      若尘急忙说:“夫人,确实如此,是我亲眼所见,草地里忽然窜出一条绿头的蛇,向芷儿妹妹奔了去,芷儿妹妹被吓了一跳,才坠入水里,好在没事。”
      柳氏擦擦眼泪,她是大家闺秀,自然是懂得感恩的人,早已听闻是一个十岁左右,来府里的姑娘救了芷儿,急忙说:“听闻你是白侯爷府的五姑娘,多谢你救了芷儿一命,方才,让你笑话了。我这也是急的。”
      若尘急忙福了一福,说:“夫人,若尘也是有娘亲的人,自然懂得娘亲疼女儿的道理,夫人不必道谢,这原本也是我应当的,恰恰我会浮水,芷儿妹妹原本是有福之人,并不会出什么事情。”
      这番话,十分得体,让柳氏更加欢喜这位侯家庶女,拉着她的手不放:“孩子,你也这么小,却如此懂事,你瞧瞧你,手脚都冰凉的,你们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去拿些热的粥食来。”又看到门外站着若铭,虽然没有成年,但毕竟是男孩,所以守礼,站在门外,不进芷儿小姐的闺房,对他们又高看了几分:“到底是侯爷家的少爷小姐,都是知礼的人。”
      若尘解释说:“刚我救芷儿妹妹的时候,我兄弟若铭只在岸上,和其他几个丫鬟递棍子,将我们扯上来的。”表面上,是复述一遍救人的过程,其实是暗中告诉柳氏,男女授受不亲,他们并没有肢体相撞。大户人家都讲究这些。以免乱了女孩的名声。
      柳氏心里一块大石头落地,对若铭也平添几分好感。
      “让你的兄弟进屋子吧,原本还是一个小娃娃,哪有那么多规矩,我们家老爷,最憎恨的,就是迂腐的规矩了。”柳氏让若铭进屋子,吩咐一人给他们一碗热腾腾的红豆粥,又升起了炉火,如今已经是深春了,竟然还随时预备炉火,可见芷儿姑娘的体质也是比较弱的。
      若尘一边喝粥一边动脑子,怎么找机会,讨要豆儿。
      一旁的墨表妹被冷落,显然她人缘不怎么样,但她时刻盯着若尘,仿佛担心她偷窃东西,眼神里都是不屑和防备。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页 书架 目录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