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016初遇,沐浴春光的白衣少年

穿成恶毒女配飒又甜

热门:圣墟 龙王传说 三寸人间 天下第九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元尊 大道朝天
上页 书架 目录 下页
      翌日一早,若尘醒来,却见到那女子已经将早膳摆好了一桌。
      或许那女子已经知道了,她们的日子虽然不清贫,但也不算富庶,所以,尽厨房的食材,也尽力做了一桌略微丰盛营养的早膳。
      散发着莲子清香的莲子白粥,一份碧绿的小白菜,两三份酱菜,还有一叠金黄色的南瓜鸡蛋糕,她低眉顺眼立于一旁,虽然温顺,腰身依然立得笔直。尤其那一双手,干净整洁,指甲修剪整齐,这是大户人家才能培养出的下人的标志之一。
      穿着的,是小烟给她拿来的衣裳,一件烟柳色的连裙,腰身松松束了一青碧色的丝带,因为消瘦,倒衬的身姿秀美,只是脸容还有一丝病色。
      她还在那铜色琉璃壶里,燃了一点玫瑰露熏香,房间里飘荡着一缕微微的香气。
      就算是在侯府,随身伺候主子们的大丫鬟,也没有她如此得体又内敛的气派。
      虽然,看得出来,她眉目里有些淡淡的忧伤,毕竟女儿还下落不明,却能控制脾气,营造出一派祥和之气,实属不易。田氏也算是小家碧玉的家庭出身,一眼就看出此女子有一番来历。
      饭毕,田氏使了个眼色,若尘让弟弟和妹妹还有小烟退下,自己陪在母亲身边,母亲询问那女子:“你可有名字,身子是否有病,原主家是哪里,须得一一说明白,我这女儿年岁小,我却并不糊涂。”
      那女子跪下,回禀:“回夫人的话,奴原名青玉,原本是宫中之人……”
      她这么一说,若尘和田氏都大大吃了一惊:“你竟然是宫中之人?”田氏焦灼起来,莫不是偷跑出来的,这可是死罪,不禁嗔怪地看了一眼若尘,手心渗透一丝微微的冷汗,不由得握紧了深绿色绣梅花锦帕。
      “夫人,姑娘,莫要担心,奴是宫中锦贵人身边的宫女,锦贵人见奴年岁已大,得知奴在宫外有一位青梅竹马的表兄,就恩赐了奴出宫,还赏了丰厚的银两。”青玉娓娓道来,但语气渐渐低沉,显然,这些回忆,触动了她伤心之事。
      “出宫以后,我找到我那表兄,殊不知,他并未等我,已经婚配,想来入宫十几载,让一个男子等奴,也是奢求,而且,我那文表兄,也已经中了秀才,是有功名之人,我便从了他,成了他的妾室,过了一段平静的日子,生下了女儿豆豆。哪里知道,夫君他沉迷赌博,渐渐输得一塌糊涂,家业也败了下来,就打起我嫁妆的主意,与他的原配娘子一起编排了我的一个‘善妒’的罪名,将我与女儿一起卖入债主家抵债,吞了我的嫁妆,奴才流落在此地,焦虑之下,才有些气息不调之病,并无重病,调养几日就会好……幸得姑娘的救命之恩,只是,只是我那小女儿,如今下落不明……”她擦擦眼角的泪花,以头磕地行大礼:“姑娘救命之恩,青玉不敢忘,可是想到我那女儿……”
      若尘脸色冷冷地说:“你知你无大病,却显得无精打采的,是伪装的吧!”
      田氏一怔,她倒没有想明白这点。
      青玉磕头说:“是,姑娘聪慧,原本也没想隐瞒,奴出自宫内,不想流落青楼给锦贵人丢脸,所以就故意装成病容,这样的话,也少一些买家。”
      若尘心里怜悯,心想都走投无路了还能想办法尽力挣扎,果然为人正派,于是说:“原来如此,你也是可怜之人,你放心,姑娘答应了你的事情,我自然会替你去寻找,也答应你,横竖不让你们母女分离。但我家原也不富裕,你们母女跟了我们,也未必会有清福可享。”
      青玉急忙回话:“姑娘,你于奴有救命之恩,待豆豆救回来,从此以后,你就是有大恩大德于我们母女之人,这一世都愿意为姑娘和家人,做牛做马。”
      若尘摆摆手,起身,说:“母亲,孩儿这就去寻豆儿,不过豆儿的赎身银子需要整一百两,我还差了一点。”
      田氏也是善良之人,又取了一些银两,将银子填补到一百两,嘱咐说:“若是为难,可不要勉强。”
      “母亲放心。女儿自有主意。”她换了一件嫩黄色的织锦双鱼短袄,着一条浅白色的青柳长裙,看上去典雅大方,又活泼可爱,手上戴了一碧绿的玉镯子,招手,让若铭也同去,若铭穿了一件淡蓝色的交领长裳,腰上系了一条滚蓝边的腰带,束了一个银色的荷包,又坠上了白家的玉佩。
      无论去哪里,带着自己的弟弟,总归好说话。
      这才缓缓地说:“青玉姑姑,你年岁长,以后,就主要服侍我的母亲,我这便去寻回豆豆,你们在家,可不要焦急。”
      “多谢姑娘,姑娘放心,奴一定照顾好夫人。”
      她大恩不言谢,但所有的感激之情,已经写在了疲惫的眼神里。
      马车徐徐地行使在街上,若铭握着姐姐的手,眼神写满担忧,若尘拍拍他的手背,说:“姐姐一直带着你,是历练你,姐姐虽然不知你为何不说话,但直觉你是好的,将来,我们一家大约都需要依靠你,你得挺直了你的脊背,记住你是顶立二房门户的好孩子。”
      若铭虽然没有说话,却狠狠点点头。双目如漆一般坚毅。
      终于,他们来到了十里镇陈阁老家的大院门前,车夫小声询问:“五姑娘,我们是停在正门,还是去偏门?”
      若尘看了一眼陈阁老家的大门,十分的气派,门前竟然还有两尊石狮子,门口停了许多轿子和马车。
      这陈阁老虽然归隐,但长子如今还在朝廷为官,为礼部侍郎,官居正三品。陈阁老人脉满天下,学生在朝廷为官的也有许多,退隐这十里镇,自然来往的人还是有许多。
      “走小门吧!”
      虽然出身侯府,毕竟是庶女庶子,而且还是孩子,走正门人家未必会让进去。
      若尘此刻对自己的实际情况,是不会高估也不会低评的。
      来到偏门,若尘敲了敲门,递上了弟弟的白玉佩,说:“我们是江源侯府上的人。求见你们家管事的。”
      见是侯府的人,虽然是阁老府上,也不敢怠慢这些有爵位的,让他们等着,进去禀告了一番。
      随机出来一位管家,将他们迎接了进去。

      “小公子,小姐,不知道来阁老府有什么事?”管家显然也是有见世面之人。
      若尘大致说了下,请白府能把昨日购买的那个豆豆小丫鬟,转卖给自己:“加点银子都可以。”
      管家犹豫了一下,说:“如果这是求转让小丫鬟一事,原本是小事,只是小丫鬟如今已经被安排给我们家的小姐了,这样吧,我带两位去见见我们家公子,昨日原本是他亲自去采买的。”
      管家带着若尘和若铭,穿过抄手游廊,阁老府内原来更加阔大,山水交叠。若尘倒还罢了,这样的庄园她旅游四方的时候见得多了,若铭倒四处好奇地看着。
      管家一边走,一边介绍,原来,如今陪伴退休的陈阁老的,是他的嫡长子的独生儿子陈璞,字梅弘,和嫡次子的独生女儿陈芷,嫡次子已经过世,所以,陈阁老特别疼爱这个孙女。
      在一泓小湖的中间有座湖心亭,隐约传来悠悠的琴声,通过薄薄的水雾,若尘看到一个白衣如雪的少年,一头茂密的乌发上,束着一系有长穗的玉冠,暖暖的阳光倾洒在湖面上,倒映着他淡淡的侧影洁白皎洁,宛若美玉,他正在抚琴,姿态潇洒,而身边有一个绿衣少女,发丝如海藻一般茂密乌黑,含笑而立,眼神脉脉含情,随着他琴声婉转歌唱,声音美好。
      茶几上,则摆放了一些茶水和精致的糕点,身边各立着两位书童和丫鬟。
      那两个丫鬟看上去十四五岁,显然豆豆不在里面。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页 书架 目录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