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015小姑娘家家的,撒谎不带眨眼的

穿成恶毒女配飒又甜

热门:圣墟 龙王传说 三寸人间 天下第九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元尊 大道朝天
上页 书架 目录 下页
      那女子眼神暗含悲伤绝望,然而她却始终能保持在一个温雅婉约的度里面,这是需要大户人家的打磨的,沉默片刻,低声说:“若女儿真的沦落风尘,那也是我这个娘亲的无能,我便陪着女儿便是。”
      她的哀伤,打动了若尘的心,想起了自己在现代的妈妈,想起了现在的田氏,虽然她们都是弱女子,在男权的社会里,活的那么不容易,可为母则刚,尽力用她们柔软的脊梁给孩子一些微弱的呵护。
      若尘坦诚以对说:“其实,我们现在也并非富豪之家,我带来的银子也不过堪堪购买两三个奴仆,我现在急需一个妈妈,需要一个厨师和一个男仆护院,如果买了你女儿,我……”
      蓝晨握着马鞭的手,微微一颤,侯府庶女,过得也不过是小户人家的日子。
      那女子磕头说:“姑娘,我会厨艺,我可以一个人干两份活,求姑娘你买下我可怜的女儿吧,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希望我的女儿,能够卖到清白人家,能在我的身边。将来,能有一个女儿家应该有的前程。”
      一旦卖入勾栏,那就是贱籍,永不得翻身了,更别说嫁到清白人家。
      “好吧,既然如此,那我就试试。”若尘内心叹息,可恨自己才十岁,还没银子,用这么一点资源怎么打造一个洞天福地,老天,书穿也不给安排个好角色。
      可是,她转头一看,见豆儿已经不见了。
      怎么一会功夫,豆儿就被人买走了吗?
      蓝晨让她们不要急,自己起身去打听了。
      不多会,他回来了,说:“豆儿已经被人从后门带走了。看来有人买了她,但不想被人知晓,身价是一百两银子。”
      什么?
      已经被带走了,而且身价一百两?
      若尘捏着装银子的钱袋子,有些不好意思地那女子说:“一百两的话,真是对不起……我银子也不够……”
      “不,我要去找豆儿,我要去找豆儿,她才十二岁,她能去哪里,她还是一个孩子。”虽然着急,女子倒也没有歇斯底里,而是声音压低,没有嚎叫打滚,眼泪一颗一颗无声而绝望的坠落下来。
      真正的悲伤,其实都是不动声色的。
      若尘眉目微敛,咬紧嘴唇,忽然说道:“若你信赖我,先随我回去,今日天色已晚,明日我去替你找女儿,将你女儿务必赎回来,如何?”
      那女子的目光倏忽一亮,虽然面前的小姑娘年岁还小,比自己的女儿还小,可她凭借自己的直觉,觉得这姑娘不会欺骗自己,而且,她就是相信她一定可以办到。
      她于是重重给若尘磕了三个头,站起来,腰杆依然挺拔,即使那么难过,头发也纹丝不乱。
      若尘心里微微点头,认可这就是自己要寻找的能独挡一方的大奴婢。
      “那你先回马车里等候我,我去去就来。”她让若铭带这女子回马车里。

      见他们离开,蓝晨好奇地问:“你去哪里找豆儿?”
      “不知道。”她的声音十分干脆。
      “不……不知道?”他啼笑皆非:“那你还给那女子许下承诺?”
      “先安了她的心,否则我银子也花了,她不肯跟我走可怎么办?”
      说完,她向外走去。
      看着面前这小小的身影,窗外一缕斜阳照耀,将她的后背处照得蒙上一缕金色光芒,蓝晨嘴角漾起一缕微笑,若她知道,自己曾经想等她长大一些纳她为妾,她会不会有对自己暗下毒手的冲动?这小姑娘,可不是那种温婉忍让的大家闺秀,常常不按常理出牌。
      若是长大了,会长成什么样?他在心里暗自揣测,不知道为何,心里对她的未来仿佛十分期待。
      她已经走了出去,他对楼下喧哗已经没了兴致,其实还有些姿色标致的奴婢在不断拉出来展示,他却无动于衷,他虽然是俊雅邪魅的名公子,却原本对女色不甚着迷,以前,是觉得自己有些性子冷漠,现在觉得,或许是自己太过挑剔。
      在黑市店后门处,若尘看到一个青衣小厮,走过去问:“小哥,刚才,有台马车载了个小女童经过么?”
      那小厮看了她一眼,见她虽然长得很平淡,但衣裳华贵,显然是富家小姐,自然不敢怠慢:“你说的的豆豆吧,是,是有台马车接走了豆豆。”
      若尘欣喜:“原来,真的买下了豆豆了,那你可看清楚马车上字样吗?”说完,拿了一小碎银子塞在他的手上:“我原本与我家那位亲戚打了赌的,看他能否买下人气颇高的豆豆,可看他是否撒谎了。”
      “是陈阁老家的马车,我看清楚了。”小厮掂掂手里碎银子的分量,看在银子的份上,怎么都好说:“上面写了个镶金字的陈字,十里庄子里隐居的贵人不多,陈字能这么绣的,必然是陈阁老家的了,可是你打赌的那位?”
      跟在若尘身后的蓝晨差点没咳起来,小姑娘家家,还真会骗人,装得更真的一样。
      “是了是了,多谢小哥。”她甜美一笑,小厮肃然起敬:“原来姑娘是陈阁老家的人,失敬。”
      而蓝晨还是第一次瞧见她笑,忽然发现,她并不是生的平淡,而是还没完全长开,那笑容绽放,眉目顿时舒展,笑容十分璀璨可爱。
      也不知道长大了,是否和她家姐妹一样,明艳动人?
      若尘朝外走去,蓝晨跟上,说:“你真的是白家五小姐吗?”
      若尘微微一怔,难不成,被他看出破绽?
      幸好他立即说:“我听闻这世间有一种药,叫聪明药,吃下去,蠢笨的人,立刻会变得聪明,你大约是吃了——聪明药了?”
      她心里这才放松,带着一丝娇嗔说:“难不成,以前在蓝晨公子心里,若尘蠢笨么?”
      “非也非也。”他目光带着一缕嘲讽之色:“是非常蠢笨,而且不仅仅是在我心里,在其他人心里,也公认的,看着你被……耍的团团转。”终究觉得背后出卖二小姐不地道,所以他没说具体人来。
      “如果有这样的药,就算再捉衿见肘,我也必然以礼赠送公子。”她促狭一笑。
      蓝晨一怔,这话怎么听着好像自己又吃亏了?
      “好了,天色不早了,不与公子闲聊了,今日多谢公子一路护送,否则我也进不来这奴婢黑市,多谢。”说完,头也不会地向马车上走去。
      忽然,他在身后说:“你这么聪慧,为何不去识字念书,考个女秀才?”
      她愣住了,疑惑地问:“姑娘家的,也可以考科举么?”这原著书里没有,她完全不知。
      “刚朝廷已经颁布了旨意,因为当今圣上对于长孙皇后的敬重,又担忧于皇后娘娘的身子,所以颁布旨意,拟选拔为数不多的女官,可以参加科举,当然,先止步于女秀才,一切还要看的民间反响,若连一个女子都上不了榜考不过秀才,那也毫无任何意义。”他目光黑黝黝地盯着她,仿佛在激她:“朝廷虽然有人反对,但也不强烈,因为选拔女秀才,和男子考秀才题目是一样的,没有谁认为,姑娘能考上秀才。”
      若尘心里叹了一口气,别说古代了,就算现代,她遭遇性别歧视也多,就算从小,也有不少老师在她的面前说过诋毁女性智商的话语,女孩子小学读书成绩好,初中勉强,高中就是男生的天下了。可最终她还是考成了当年省会城市的文科状元。
      这蓝晨吧,还算好,翩翩风度,可骨子里,也是歧视女性的,这是根深蒂固的思想,周围环境如此,原本也奢望不得。
      整个漫长的历史里,文人雅士,女子原本也寥寥无几。
      她什么都没说,直接走上马车,扬长而去。
      他双手背负,眺望她马车离开的背影,缓慢地融入犹如锦缎一般的灿烂晚霞之下,消失在视野尽头,这才依依不舍收回目光,空气中仿佛还留有她身上淡淡的莲花香气,心想,这女子,和他所认识的所有女孩子完全不同,而且每次见面,就变出一次看法,真颇有几分意思。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页 书架 目录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