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014平生第一次采买奴婢

穿成恶毒女配飒又甜

热门:圣墟 龙王传说 三寸人间 天下第九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元尊 大道朝天
上页 书架 目录 下页
      蓝晨悄然抬眸,见到五姑娘,去的竟然是一典当铺,蓝色染布的那个“当”字,高高挑起,迎风招展,浓眉不由得微微蹙起。难怪她要将马车上的“白”字样摘下。
      难道侯府竟然真的做得出来,不仅将亲生女儿赶到庄子里,如今,女儿还要依靠典当东西才能活了?
      他冷酷的心肠,此刻也生出几分柔软,想起自己少时,母亲早逝,他也曾经有过一段孤苦的时光。

      不多会,五姑娘走了出来,马车哒哒而去,蓝晨对身边的一个随从说:“你去看看,那小姑娘典当了什么,不管什么代价,你都给我买回来。”说完,抛了一大锭银子给他。
      那随从有些诧异,公子爷可是一个“混世魔王”,何曾如此细心待人过?
      随即,蓝晨骑马,双腿一夹,晃晃悠悠跟上了若尘的马车。
      若尘将那绿玉金步摇勉强换了50两银子,现在身边有一百两银子了,不知道能否采买到她想要的奴婢。
      来到一处高大的宅院,她牵手弟弟,看了一眼正好有几个穿着华丽绸衫的男子朝宅子里走去,她就疾走几步,跟了上去,守门的人瞧了他们一眼,不以为意,因为是跟随那些买家来的家里的少爷小姐,来这里图热闹好玩。
      原来,这处颇有些年月的宅院,就是采买奴仆的黑市了。
      里面分二层,每层都有包间,装修颇为俗气,红的柱子,蓝色的墙面,雕刻着一些牡丹、玉兰、荷花的画面,买家坐在有些私密性的包间里,楼下有一个高出地面的大平台,是展示奴婢之地。
      今日运气极好,或许是淡季,没什么买家,总共就来了十几个买家,神色倨傲,吃着茶,磕着瓜子,好似看戏一般轻描淡写。
      若尘和若铭找了一个二层的包间坐下,小二给他们上茶水点心,有些发愣,怎么是两个孩子,却看到一个穿着月白色长衫的少年,风采翩然,一身贵气,双目冷酷,神态流露一丝傲气,白皙的手上挽着一提马鞭,修长的身材背光遮住了一大片的逆光,跟在两个孩子的后面,那贵公子抛给他碎银子作为茶水费,小二这才点点头,以为他们是一起的。
      若尘听见脚步声,回眸一看,见到竟然是蓝晨,顿时愣住了,脸色就垮了下来。
      蓝晨不请自坐,说:“五姑娘,你不用给我脸色看,若不是我,你就让这小二给赶走了。你不知道你还不到买家的年龄吗?”
      “我没到买家的年龄,可我的银子到了买家的年龄,不用你担心,真赶我走,我那这包银子往这里一放,他们就得赔笑脸。”
      钱财,在哪里都是通行证。
      蓝晨笑笑,说:“你胆子的确很大,可惜是个女子,否则,若身为男子,没准可以去边关建功立业。怎么,你想买奴婢,还真的打算在这荒凉之地长住了?”
      “你先告诉我,你怎也来了此地?既然荒凉,你怎么也大驾光临呢!”
      蓝晨目光定定地看着她,说:“聪明是聪明,可见也没有什么调教,若你是一个心思开阔的,可要学点儿规矩。”
      这点,若尘内心同意。
      书穿来这里,不是原主曾经会的,她就一定能掌握的,不过也有可能,原主奔来也没有学什么闺阁举止,上次差点遭受家法责罚时,她见过了家里的兄弟姐妹,确实在举止上,自己落了下乘,大大咧咧的,在现代是大方,在古代可以说上不台面,别说和若画比不了,就连二姐姐若溪,她也比不上人家。
      但她是打算学的,等忙乎完了,她必然会学,她是一个善于入乡随俗之人,不会让自己在举止上,就别处一格,真正圆滑之人,表面恰恰都是不落人话柄的。
      见她不语,蓝晨心想,这个女孩并不是一味的刁蛮任性,她竟然能听得进别人的规劝,果然是一个聪慧的女子。
      正说着,今日被卖的奴婢奴仆,已经被一一带上了平台。
      先亮相的是奴婢,按照年龄大小,默默伫立在一旁,垂头而立。
      已经被人卖到了黑市,原本就已经毫无尊严可言,此刻更是人人一脸沮丧哀伤的样子,但若尘的目光,落在一个一脸病容,身体十分消瘦的,大约三十出头姿容中等的女子身上。
      那女子嫩绿色衣裳虽然陈旧不堪,可十分的整洁,伫立在最不起眼的角落里,却依然腰杆挺得笔直,嘴角抿得紧紧的,带着一缕小小的倔强,眼神很明亮,却有一种婉转的绝望和悲伤。
      “你看中了哪个?”蓝晨捏了一颗薯泥小枣放在嘴里,故意考考小姑娘的眼力。
      “我想要那个穿绿衣裳的女子!”她嘴角一努。
      “那是一个病奴,一般这样的,都是被挑剩的,万一病一场,人没了,银子也花了,还得赔本。”他故意逗她。
      但心里也暗自点头,小姑娘眼力不错,那女子,不像是一般人,若不是病了,今日肯定是最大的热门奴婢了。
      “病了就病了,赌一场吧,别的我也看不上呀。”采买奴婢,也是要有眼缘的。
      毕竟,这是算组建亲兵团了,人多力量大,以后抱团狙击。
      那女子的起价是十两银子。
      稀稀拉拉的声音陆续响了起来,十两,二十两……五姑娘见加到20两银子时,没有人再要了,急忙清脆呼喊:“二十五两银子。”
      小二抬头见是一个小姑娘,幸好她身边坐了一个贵气的少年,想来是高门少爷小姐亲自来采买奴婢奴才了,虽然不多见,但也有过,立刻热情地说:“这位小姐出到了二十五两了,还有谁要加的吗?”现场无声音再回复。
      如此说了三遍,最后成交。
      那女子随即被带了下去。
      这一轮很快就结束了,之后,又出来几个大约十岁到十五六岁的小女孩,这一波是抢夺最热的。
      忽然,小二犹豫着,进了若尘的包厢门,说:“小姐,您才买的奴婢要见您,说有急事。小姐,这原本不符合规矩,可以打出去……”
      若尘爽快地说:“让她进来吧,原本也是我家的人了。”
      那女子已经站在门口,听闻此言,急忙疾步进来,忽然跪在了地上:“小姐,公子,求求你们,救救我的女儿豆豆,她,她此刻就在楼下叫卖,若你们买了我,能否买下我的女儿,不要让我们母女分离。”她抬起头来,眼里已经满是眼泪。
      家里已经有了小烟这个小奴婢,再买一个小奴婢就超支了,这次原本若尘是没有打算买小奴婢的,她需要一个厨师,还需要一个有力气干粗活的男奴。
      见她犹豫,那女子急忙磕头说:“小姐,若小姐不愿意买我的女儿豆豆,就请小姐,也不要买了我,一并让我和我的女儿,被同一个买家买了去吧!”
      蓝晨脸色一沉:“你在威胁买家吗?这可违背了主子之意。”
      他全身隐约散发寒气,整个不大的包厢气氛瞬间一低。
      那女子虽然有些害怕,但依然固执坚持:“我女儿年岁还小,身为母亲不能护自己的孩子,已是原罪,就让我随着她一起受苦罢。”
      楼下,已经开始采买了,果然豆豆的要价很高,这一波少女,大约更多的,应该是被卖到青楼里去。
      若尘心软,怜她疼爱女儿却无能为力,说:“采买你女儿的,大约是青楼勾栏的居多,你也愿意和女儿一起被卖去青楼勾栏吗?”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页 书架 目录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