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011初露锋芒,立威

穿成恶毒女配飒又甜

热门:圣墟 龙王传说 三寸人间 天下第九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元尊 大道朝天
上页 书架 目录 下页
      杨氏这么一劝,也算是把自己夫人的大度、温柔,体现得淋漓尽致了,而侯爷这边,毕竟家族里男丁稀少,虽然小儿子是个哑巴废物,但毕竟占了个庶子之名,所以写休书的念头倒也确实没有。否则,族人那也说不过去,毕竟白若铭是上了家谱的。
      “侯爷放心,妾身会安排好一些,让那田氏和孩子们过得不会太差,但也不会太好,终究要赔个罪,最终回来伺候侯爷的。”
      一番话,让侯爷气消了一半,握着她的手,让她留宿在了身边,原来,这侯爷对这个续弦一贯冷淡,她不符合他的审美,觉得她五官线条过于刚硬,几房妻妾里,他确实原本最满意的,就是那个田氏,否则为何她生下的孩子最多?
      夫妻恩爱,又谈了一下若兰的婚事,清谈了几个时辰,才沉沉睡去。
      于是,也就如此,杨氏让田氏母子离开,但明面做得滴水不漏,也收拾了一些细软,看着风风光光的,其实支撑不了多久,至于跟去的人,全府竟然没有一个人愿意去那乡下清苦的地方受苦,只有田氏娘家带来的徐妈妈愿意去。
      杨氏就打发了徐妈妈,一并给送到这十里庄子里来了。
      她若知道,白若尘反而是在这乡下庄子里,过了一段逍遥又历练了的好日子,可不后悔来着?
      如今,在十里庄子里,若尘见到自己的母亲和弟弟妹妹,一路风尘,投奔自己而来,好不欢喜,拉着母亲的手说:“我说了,今日钓鱼很顺,竟然钓上一尾鲈鱼,姨娘好口福,我这就下厨做去。”
      田氏愣了:“我的儿,可不是让你受苦了,你何曾会下厨?”
      虽然是庶女,但终究是侯府庶女,怎么也不需要她下厨。
      徐妈妈急忙提了鲈鱼,说:“二夫人,我这就去做了来,铭哥儿已经饿了。”
      白若尘在现代,与自己的母亲相依为命,母亲打工不在家,她就学着自己烹饪,让母亲回家时,有热饭热菜吃,所以就练出了一手好手艺,如今却是疏忽了,这原主毕竟是侯门庶女,不好轻易下厨房,不过来日方长,她想以后再找个借口,让母亲弟弟妹妹,美美享受口福。
      她帮助母亲和弟弟妹妹收拾房间。
      十里庄子里,房间倒还有几间,只是都很简陋,自然无法和侯府相比,若尘把自己的房间让给了母亲,自己和妹妹若紫住一间,让弟弟若铭住一间,弟弟的那间房子还有书桌,可以早晚读书。
      若紫和若铭只有八岁,还没长开,但也长得白净俊秀,尤其若铭,若不知道他是哑巴,看上去,就比那侯家长子若文显得聪明机灵。
      晚间菜上桌了,若尘招呼母亲和弟弟妹妹坐下,却见母亲不坐,反而走开,不禁纳闷:“娘亲,你为何不上桌用膳,是这膳食太过简陋了吗?”
      田氏愣住了,眼眶有些发热,却擦擦眼角说:“我的儿,姨娘做梦都希望你们呼喊我娘亲,可是,规矩是不可以破的,我不过是你们的姨娘而已,你的母亲是堂上的杨氏。”
      这些年来,田氏早已习惯了忍气吞声的生活,只要自己的孩子过得平安,她什么苦都能吃。
      “母亲,今日开始,我们三姐弟,就直接称呼你为母亲,娘亲,你原本就是我们的娘亲,哪有谦让之礼。”
      若尘,端端正正的,把自己的母亲请上了上座。
      田氏擦擦眼泪,拗不过自己的女儿,也就勉强坐了。
      她看着自己的女儿,觉得她和往日的刁蛮任性,有了很大的不同,仿佛一夜之间,变得懂事孝顺了。
      饭毕,小烟来收拾饭桌,忽然听到窗外有嘈杂的声音,好似徐妈妈和人家在吵架。
      田氏说:“出什么事情了?”她知道徐妈妈性格柔和,一般不会和人发生争执。她想出门看看,一家子,老的老,小的小,也只有她这个侯府妾室去管点内务杂事。
      “母亲,你且坐着,女儿去看看。”十岁的若尘挺身而出,她知道,母亲像糯米团子一样的性格,就算去处理事务,估计也是让人欺负的份。
      她走了出去,恰恰看到一个和徐妈妈一般年岁的老女人,从马车上搬出一些物件,想朝外走去,徐妈妈伸手阻拦:“这原本是我们家二夫人的物品,你这个肮脏货,怎么敢随意取二夫人的东西,这虽然是一处庄子,也应该有尊卑规矩。”
      “什么尊卑规矩,既然是二夫人,住到我们这庄子来,少不了我们的伺候,拿点东西又如何,哪有当夫人的如此小气的道理?”
      眼看徐妈妈拦此人拦不住,若尘走上前去,大喝一声:“哪里来的老东西,青天白日的,偷我娘亲的东西?绑了见官去。”
      那老妇人回头一看,见是一个穿着红色小袄子的小女孩,长得很普通,个头也生的矮小,没有放在眼里,回嘴说:“小孩子别管闲事。”
      “你大胆,这是二夫人的千金,侯府的五小姐若尘姑娘。”徐妈妈厉声制止。
      见是五姑娘,那女人倒也不敢得罪,左右想不过是一个小女孩,也没什么畏惧的。
      二夫人来到这庄子,她也打听明白了,没带什么人,就一个老妈子,一个丫鬟,一个车夫,还有三个没成年的孩子,根本不放眼里,主软奴刁,刁奴欺负的,就是这样一家子人。
      于是装一副笑脸:“原来是五姑娘,得罪了。”
      若尘知道,还不知道这庄子里原来的家仆们都躲哪里在看笑话呢,今日若不能将这老妇人降服了,以后就别想有好日子过。
      她恨自己现在才十岁,若是换成了现代22岁的白若尘,光是那强大无敌的御姐气场,就可以让家族企业的许多调皮的新人,大气都不敢出。
      若尘脸色如寒冰,目光锐利地看着那个偷东西的老妇人,说:“你是何人!”
      “我是这庄子里的……”
      “大胆,如此没有规矩,本姑娘问你话,你应该知道尊卑有别,说话之前都应该加一句,‘回五姑娘的话’,看来这里的管家没有教会你们规矩。”若尘厉声喝道。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页 书架 目录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