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008装傻装天真,装得觉得牙齿酸疼

穿成恶毒女配飒又甜

热门:圣墟 龙王传说 三寸人间 天下第九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元尊 大道朝天
上页 书架 目录 下页
      倒是白若画,此刻依然头脑很清晰,目光卓然,盯在白若尘的小小身躯上。
      白若尘知道,这白若文虽然是嫡长子,却是一个草包,很好对付,而白若溪呢,她原本是主谋,自然不敢逼自己太急,这番话,原本,她是来试探白若画的虚实的。
      皮球踢到了白若画那,且看这未来女帝如何应对。
      白若画缓缓起身,目光沉静,端的有一种脉脉书华之气。
      她瞥了一眼李雅君,很快就移开目光。
      她微微屈身,言语诚恳地说:“父亲,屋子烧起来时,女儿有些糊涂了,不过,记得睁开眼时,五妹妹确实与女儿在一起,若说她是烧屋子的主谋,她又为何连自己一起烧死呢,至于女儿眉心的伤疤,原是女儿与五妹妹一起争夺一把刀子的时候,划伤的,五妹妹自己也划伤了,如今,若是毁容,我们便是一起毁容了。故而,女儿觉得,五妹妹和女儿一样,都是可怜之人……”说完,眼圈便是红了。
      白若尘心想,真是漂亮,这女子将来可是要称帝的女子,戏那是演得绝好的。
      但若只是为自己开脱,求个情,诉个苦,装个可怜,那倒也不会是白若画了。
      且看她还有何下文好了。
      跪着的白若尘,瞬间换了角色成了吃瓜群众。
      果然,白若画还有下文:“不过……”
      她从长长的柔袖里,忽然摸出来一样物件。在场的人全部吃了一惊。
      竟然是那把雪亮的小刀子,上面还沾染了一丝丝的血痕。
      杨氏立刻抚心,惊呼:“我的儿,你身上怎么还拿了把小刀?可仔细伤了手。”
      大家闺秀的手指要洁白无瑕,若有伤疤,将来也是会让婆家不喜的。
      白若尘心想,这女子可不简单,那么忙乱,差点性命不保之地,她竟然还带走了那把小刀子,可见她是绝对不会吃亏之人,只要不被弄死,下一步她一定是讨回来的。
      她暗自感觉庆幸,原书里,大女主和这个庶女五妹妹的梁子,就是从这个火烧的屋子里开始的,庶女五妹妹不断被大女主暗害,包括被骗婚时嫁恶人为妾,这个四姐姐是知情人,但她就是故意不阻挡,就算最后夫家被诛九族时,田氏跪在大女主的面前,都没能将自己的女儿救回来。
      狠人一个。
      而且最狠的,并不是白若溪那样表面张狂的,而是那种表面温婉端庄,狠在内心的。
      白若尘心里暗下决心,千万不可和白若画对着干,那白若溪自己找死,自己是绝对不会陪着她蠢下去。
      白若画温温柔柔斯斯文文地说:“这小刀子,原本女儿也不应该留在手里,女孩子家家的,带着这物件终究不吉,只是前段时间参与花会,与宋将军的女儿聊了一聊,倒知道这京城竟然有处卖冷兵器之地,价格贵得离谱,就算是把小刀子,据说也要二十两银子一柄,说那店里的冷兵器,都会刻一个弯弯的月牙标记,父亲,母亲,你们看,这把小刀,可不就有个月牙的标记么!”
      说完,双手呈上小刀,奴婢接过,转身递给了侯爷。
      白若尘斜眼瞥了一下白若溪,果然她小脸苍白,目光惶恐,双手急促地交握,心里便有了谱。
      白若尘穿来时已经落在那火屋里了,前面的事情都不记得,但隐约听见门外有人催促自己杀人,那声音就是二姐姐的,既然是二姐姐教唆自己杀人,这小刀,绝对就是二姐姐交到自己手上的。
      这二姐姐还真的是狠毒,不管如何,毕竟是同一个父亲,血脉相连,她竟然想借刀杀人,一石二鸟。
      既杀了让她嫉妒得发狂的白若画,又能嫁祸给毫无智商死了白搭的白若尘。
      侯爷接过那小刀子,看着那月牙的标记,脸色顿时阴晴不定了。
      侯爷自然是见过世面的人,宋将军的女儿说的冷兵器之店,店名是削铁坊,闻名遐迩,他们这些官儿焉能不知,虽然那店所卖物品价格昂贵,但贵人们都纷纷买来做防身之物,削铁如泥不说,即使是佩戴在身上,倒也是一件装点身份之物。
      白若画装无辜懵懂,没有说的直白,但侯爷怎么会不懂呢!
      田氏是二房小妾,虽然生了两女一儿,但那儿子是一个哑巴,不受自己待见,平日衣裳起居原本就寒酸,怎么可能她的女儿能买得起二十两银子一把的小刀?二十两银子比田氏一个月的月钱还多了一些。
      他森然问白若尘:“这把刀子,你是哪里得来的?”
      白若尘说:“回老爷的话,是女儿捡的。”
      “捡的?”侯爷怒斥:“这二十两一把的小刀,你说是捡的?”
      “真的就是在小屋里捡的,女儿哪里知道这小刀要二十两银子?既然是我捡的,四姐姐你可以把刀还给我吗,我去换银子,给姨娘买花戴。”
      白若尘一边装傻装天真,一边觉得牙齿酸疼,怎么谁都没告诉过她知道,扮猪吃老虎的那头小猪,它也活的不容易,装聪明固然不易,但聪明人装傻也特特特么的不容易啊!什么都好装,那咕噜咕噜转悠的小眼珠子就不好装傻,所以为了扮傻,她都快成对子眼了,扮对子眼看人,怎么都是冒傻气。
      侯爷打量了房间里的人,见到白若溪微微低下头去,不敢正视自己的眼,内心就雪亮的了。
      都是这个公主原配生下的女儿闯的祸!
      虽然不明白,她为何要这么做,但此事,确实不宜再追查下去。
      侯府有今日的平安稳妥,还是因为有公主原配的光环笼罩,虽然自己已经不再是驸马了,可皇上多少会给予体恤。当今皇上可是一个明察秋毫的明君,手段非常的狠辣,为了得到皇位,曾经弑兄杀弟,上位以后,许多王公大臣,根基比自己深厚得多的世家大族,说砍杀就砍杀,说灭门就灭门。自己这江源侯府不过是太平府,毫无职权,也毫无功德,能保留爵位都已经是不易,那是万万得罪不起皇家的。
      哎,如今之际,还是得找个背锅的,把此事带过不究。
      想到这里,他的脸色顿时一板:“尘儿,虽然你无心伤害你的四姐姐,但到底也有过错,我没白家,历来赏罚分明,家法可免,就责罚你去白家郊外的十里庄子里,面壁思过去吧,若端正了态度,再回府不迟。”说完,不等人回话,站起身就走。
      “老爷,老爷!”田氏急忙起身,赶紧追老爷去了,女儿还这么小,就被赶出府,去郊外庄子住,这如何使得。
      白若尘惊呆了,这父亲,分明已经看出来什么了,走得这么慌慌张张的,这分明是柿子捡软的吃,把锅推给自己。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页 书架 目录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