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007伶牙俐齿反击

穿成恶毒女配飒又甜

热门:圣墟 龙王传说 三寸人间 天下第九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元尊 大道朝天
上页 书架 目录 下页
      都这个时候了,还在找垫子,想让自己跪得舒服。
      这个小丫头,哪有一点蠢笨啊。简直是一个大胆包天的小人精。

      他有心想帮忙,捅捅身边的李雅君说:“到底是一位名门小姐,跪着难受,那边有两个垫子,也不知道使得不使得。”
      淳朴无邪的李雅君果然上当,他是心软之人,又讲究君子风度,何况五姑娘也是他搭救出来的,送佛送到西,急忙拿了垫子,让仆人给跪着的她们送了过去。
      白若尘的母亲自然不敢使用垫子,白若尘却大剌剌地拿了用,跪在垫子上,心理感觉舒适了一些。
      自己偷学成功小燕子的“跪的舒服”改良版。
      “大胆,还想跪在垫子上,你闯了这么大的祸事,就该打死。”
      说完,白侯爷让人把家法拿来。
      侯爷家规矩多,尤其讲究长幼有序,嫡庶有别,庶女竟然欺负到嫡女的身上,那自然是饶不得的。
      家法却原来是一根红漆棍子,或许是考虑到白若尘的年龄还小,所以取来的棍子不是很粗壮,但也够白若尘喝一壶的了。
      “老爷,夫人,尘儿还年幼,原是我这姨娘没有当好,还求老爷、夫人,勿责罚于尘儿,一切,妾身愿意代替女儿承受。”
      原来在这时代,即使母亲生了自己,但因为是妾,所以只能自称“姨娘”,妾室的孩子,都称呼正室为“母亲”。
      看到原主的母亲为自己苦苦哀求,白若尘想起了自己的母亲,当初为了抚养自己,实在无钱的时候,也没少去找自己的亲生父亲要钱,也受了不少气。
      原主是自私懦弱之人,从前母亲受气,她是一声不吭的,可现在,真身是女学霸白若尘,她怎么可能让自己的母亲受气呢。
      那老爷也是一个狠心凉薄之人,对白若尘的母亲说:“原本你也确实管教无方,竟然让你女儿犯下此错,母女一起领罚,天经地义。”
      一旁的夫人看上去还算端庄仁慈,对老爷说:“老爷,处罚应当,但也请从轻处罚,不要伤及性命。”
      除开这位正室勉强求情了一下,其他在座的侧室,再无一人求情,都在轻摇圆扇,一副吃瓜的表情。
      白若尘算是看清楚了,自己的母亲在这大宅门里,真的是孤苦无依。
      那就自己来保护母亲!她白若尘,从来都是那种一手烂牌打成“王炸”的女孩。
      眼看家法要动,李雅君有些担心,想去求情了,身边的蓝晨却拦住他,嘴角勾勒一丝浅笑:“无妨。”
      果然,下一刻,白若尘忽闪着纯澈的大眼睛,立刻亮着嗓门喊:“且慢。”嗓音清脆,将那挥棍子的人唬了一个趔趄。
      蓝晨差点没笑出声来,看来自己果然没有看错,这女孩可不是胆小怕事的人,都这个时候了,嗓门还这么响亮。
      白若尘正视自己的爹爹,说:“敢问老爷,这家法是用来干什么的?”
      见这个不讨自己喜欢的女娃,竟然称呼自己为“老爷”,侯爷都有些一怔,这女儿什么时候对自己这么大意见了,竟然不称呼“父亲”,脸色不禁一沉:“无知,家法自然是处罚那些犯错之人的。”
      “那敢问老爷,我究竟所犯何错?”
      侯爷大怒:“孽障!事到如今,你别说认错,竟然连自己所犯何错都不知?”
      身边的姨娘拉拉女儿的裙角,示意她不要和父亲顶嘴了,哪里知道,白若尘却拍拍母亲的手背,示意不用担心。
      不管侯爷怎么发火,白若尘的表情还是很淡定,有着不符合她十岁年龄的早熟。
      此刻,正是深春,院子里一片绿意,穿堂的风从远处徐徐吹来,细碎的光影在地板上跳跃。
      侯府富贵盈门,原本是花团锦簇,可惜女人太多戏太多,将一个好好的富贵之地搅得鸡犬不宁。
      可见一个男人的女人太多,总归家宅不宁。
      侯爷看着自己这个小透明的女儿,对她有大大的不满,但也有一丝疑虑,怎么这孩子,竟然连家里固有的家规,都不知道吗?
      他不禁不满地瞧了一眼自己的续弦,淡然说:“怎么,夫人,你平素竟没告诉给孩子们知道,应该遵循什么样的家规吗?”
      见母亲被责罚,安坐着,额头已经缠了一圈绷带的四姑娘白若画急忙替母亲圆场:“父亲,母亲素日原是有教的,教的不止一次,或许是五妹妹自己忘记了吧!”
      白若画对母亲也颇为孝顺,此刻她对白若尘还心怀疑虑,自然不会为她说好话。
      在这宅子里,唯一能救自己的,还是得靠自己啊,白若尘感叹。
      她继续亮着嗓门说话,她知道,古人要求女子,端庄静雅,但如果说话人家听不见或者听不真切,那说了也是白说,虽然自己穿过来,年龄小可气场不能小,嗓门大可是利器。
      “那又请问父亲,女儿到底触犯了什么家规?”
      “你?你差点放火烧死你嫡姐姐,还割伤了她的眉心,若破相了,家法处置你还是轻微的,真破相了,得送你去官府问罪。”侯爷更加怒气冲冲。
      白若尘的母亲内心一暗,侯爷凉薄,他能说出来就能做得到,将自己的庶女送官。
      “回父亲的话,说我差点烧死四姐姐,有何证据?莫不是大哥哥说的,父亲就全盘信了?女儿可是记得,是李公子将我与四姐姐搭救出来以后,大哥哥才出现的。”
      侯爷一愣,确实是嫡长子白若文告的状。
      李雅君原本是谦谦君子,自然不会诬陷于人,于是他施礼说:“白侯爷,这点,学生可以为证,确实是学生将贵府两位姑娘救出来时,大公子才从外面入内。”
      白若文不禁黑脸,这个五妹妹,什么时候变得如此牙尖嘴利了?
      平素又呆又蠢的,他内心知道,此事只怕和自己那个同母妹妹脱不了干系,为了帮二妹妹撇清干系,他主动告发白若尘,为的就是先发制人。
      以往,自己的二妹妹闯祸,背锅的反正都是这个蠢货五妹妹,怎么今日她忽然变聪明了一点?
      他急忙说:“父亲,儿子虽然没有看见……”
      白若尘哪里能放过这么大一个破绽,以前,她曾经率领自己的辩论队,拿过校园辩论大赛第一名,并且获得最佳辩手的称号,虽然此刻书穿了,口才还在,反应能力也在。
      “大哥哥,你就不要‘虽然’了,大哥哥满腹经纶,应该知道,眼见为实,耳听为虚的道理,既然没有见到,何来下文,皮之不存毛将焉附?就算大哥哥要解释千句万句,那也是听来的。”
      “你?好,你狡辩,我不在场,二妹妹是在场的,四妹妹也在火屋里,还有,她眉心的伤口,难道不是你划伤的?”
      他目光转向白若溪,后者急忙低头,一切是她设计的,她还没想好要怎么说,何况她若说的过分了,万一五妹妹这个蠢货攀咬自己怎么办,狗急还跳墙呢!
      最要紧的是,此刻,李雅君和蓝晨都在场,若在名公子的心目中,树立一个欺负妹子,心狠手辣的角色,传扬开去,自己还怎么嫁入勋贵人家?
      在这个年代,女孩子嫁人,犹如现代女孩子要买车买房升职加薪拼事业一样,嫁人就是那个年代女孩子的全部事业。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页 书架 目录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