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006一个庶女,竟然敢害你的嫡女姐姐

穿成恶毒女配飒又甜

热门:圣墟 龙王传说 三寸人间 天下第九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元尊 大道朝天
上页 书架 目录 下页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书友大本营】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在白家大厅里,侯府白老爷,脸色凝重地居中而坐。
      白侯爷白钧之大约四旬左右,穿着一身湖蓝色锦袍,足登雪白的云锻官靴,头上束着玉冠,一脸书卷气,神色不怒而威,五官轮廓分明,他年轻时也曾是京都名公子,是一个玉树临风的哥儿,打马游湖时,与女扮男装的雪月公主偶遇对诗,知音和鸣,因此幸运成为驸马,只是如今虽然有些微微发福,但还是容貌尚可的。
      也就难怪白家的子女,虽然性格各异,但容貌出色,尤其是四小姐白若画最为美丽,说是倾国之色,也不为过。
      白侯爷续弦夫人杨氏陪坐一旁,那杨氏出身扬州知府家,倒是显得端庄温婉,容貌秀丽,只是目光有些弱,毕竟没有生出一个儿子,在这府邸里,多少有些没底气。
      在他们的身边,还环绕两边,小心翼翼地坐着几位女子,显然,是白侯爷的小妾们。
      每个红木桌上,摆放了一盏白玉茶盏,盛着早春的碧螺春,房间里流荡着新鲜的花香,大厅里做工考究,精致,处处流露侯府的一种低调的奢华。
      白若尘目光梭巡了一圈,目光落在一个穿着简朴碎花绸裙,头饰简单,不过插着一柄绿玉步摇,大气也不敢出,但目光十分担心的女子的身上。
      容貌清秀,姿容也有中上之色。
      那就是原主的母亲了,出身小家碧玉家庭,祖上也曾经做过官,但后来门厅败落下去,如今只能与侯府为妾,不过进门时带了一点微薄嫁妆,所以算是贵妾,而并非贱妾。
      白若尘对自己的母亲就非常的孝顺,自小,母亲就被父亲赶出门,也没有分多少钱,母亲原本是家庭主妇,为了抚养自己,四处打工赚钱,吃了不少苦头,好在自己争气,一路读书出来,智商碾压所有同学,得了不少奖学金,直到父亲找来,如果不是为了母亲,白若尘压根儿不会理会自己的父亲。
      如今,看到原主的母亲,想到她在这白府,也是一个懦弱的女子,为了保护自己的儿女,一贯忍气吞声,虽然有生下白府的庶子白若铭,但这庶子自从小时候从马上颠簸下来,就得了个怪病,原本聪明伶俐的,忽然变成了哑巴,好好一个儿子成了哑巴,不能再求取功名,无异于废物了,这让白侯爷很是不喜欢。
      而原主白若尘,成为白若溪的跟班,有一部分,也是为了自己的母亲和弟弟妹妹能够在这白府里生存下去,不至于被赶到外面庄子里去自生自灭。当然大多数,是贪求小便宜,对二姐手指缝里给她漏下来的那点首饰珠宝十分渴慕,才甘居堕落。
      白若尘目光与母亲惊恐的目光对视一眼,试图安慰母亲不要担心,但母亲没有懂她眼神里的含义,依然十分恐惧。
      白老爷看到白若尘,大怒,一拍桌子:“孽障,还不快跪下,一个庶女,竟然敢害你的嫡女姐姐,就算是活活打死你,也是活该,”
      随后赶来的李雅君听闻“孽障”两个字,也不禁皱了皱眉头。
      白老爷出身高贵,但少年时耽于诗词歌赋,疏于做文章,不过是捐了个举人的功名,以继承了爵位时不至于太白丁,所以,为了增加自己的“文采之名”,他用家族里的一个庄园,特意办了一间学堂,请了一些非常出名的先生教导学生,因为这些先生闻名遐迩,许多勋贵子弟都来这里求学,包括李雅君和蓝晨,其实就是白家学堂里的学生。
      白若尘哪里想跪,可不跪不行,因为自己的母亲也率先冲出来了,跪在地上,还拉了拉她的袖子,轻声呵斥:“还不跪下,让你父亲生气了。”又带着赔笑说:“尘儿顽劣,还请老爷莫要气坏了身子。”
      自己的母亲都跪下了,自己能不跪吗,白若尘只得跪下,地板太硬,也不知道膝盖是否会跪烂,心里暗自咒骂,这白府家丁没有一个有眼色的,也不知道拿个垫子来让自己跪。她目光飘了几下,看到不远处果然有两个厚厚的垫子。
      别人都想看她的狼狈,唯独蓝晨看到她在看别处,顺着她的目光看去,见到那边地上两个碎菊厚垫,差点又没忍住笑。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页 书架 目录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