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028 选择

农门狠媳

热门:圣墟 龙王传说 三寸人间 天下第九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元尊 大道朝天
上页 书架 目录 下页
      “赵德楠,你起来,你已经是外嫁女,从此本就是赵家泼出去的水,死活荣辱都跟赵家无关。
      孟东辰,你要告赵德楠不孝之罪么?”
      县令冷眼看向一旁的孟东辰,他也真是好算计。
      跟他娘一样,将轻易得到的媳妇,弃之如敝屣?
      那就看看他今日如何选择了!
      选择了休妻告妻,那就多摁下去一个没有人性的读书人。
      选择知错就改,那就给他机会,且看他如何选择了。
      “大人,民妇一身晦气,不怨孟家看轻我,因为民妇血脉至亲就是这么糟践我的,还能指望外人看重?
      民妇这一生只求带着我娘,开个女户,活着不入谁家的坟,死了我跟我娘一起作伴。
      欠下的十亩田赋税,民妇一定会还的,民妇有手有脚,还有力气,就一定能还每一年欠下的十亩田赋税。
      事实上没有了这些吸血鬼一样的血脉至亲,民妇有能力用自己的双手交税,也有能力养活我自己。
      求大人成全民妇的卑微祈求!民妇想活成一个人!”
      赵德楠吓死了,瞬间感觉到了县令大人在逼孟东辰表态,要他开口跟自己好好过日子了。
      打死也没办法跟孟东辰好好过日子啊!
      机会只有一次,厚颜无耻的也要再求一次县令大人。
      “大人,学生错了,学生年轻懵懂,刚刚结婚不懂周旋婆媳关系,导致今日的恶果。
      学生犯了错,误判嫡妻不孝,今日送到赵家,才知道嫡妻十八年来过的是何等悲苦。
      听着嫡妻一声声泣血控诉,学生无地自容,学生恍惚间感觉自己都成了赵家的帮凶,要逼死嫡妻一条人命似的。
      大人,学生有错,求大人惩罚!”
      孟东辰一下子就明白了县令的意图,不过他没有想到赵德楠比他还快,先一步开口祈求开女户!
      一句死后不入谁家的坟,说的县令大人再次落泪。
      此女怕也成精了!
      没有办法,为了不辜负孟家一家两房,他这一段偷来的人生只能还债了。
      赵德楠他日后只能供着了。
      这个女人的一口好牙,真正是厉害的,他目睹了此女生生堵死了赵家三口的读书之路。
      他若不识趣,这个有血有肉的县令大人,一定不会介意多摁死一个没有人性的读书人。
      “错在何处?”县令是不赞成赵德楠一个人抱着一座孤坟开女户的。
      这也太凄凉了!
      没有了娘家,她分明还有婆家嘛!
      并且是分了家的婆家,照着她这种肯苦肯干的劲头,她一定能有出头之日的。
      “学生错在没有担当,当自己的新婚嫡妻跟母亲之间产生矛盾,学生没有做好双方安抚,反而是转移矛盾到赵家。
      学生错了,如果连自己的一个家都安抚不好,将来即便高中又如何治理地方?正所谓一屋不扫可以扫天下?
      是学生错了,学生愿受大人的任何惩罚,请大人责罚!”
      孟东辰的态度要多真诚有多真诚,当众认错,错在他这个没有担当的新婚夫婿。
      “如何改错?”
      县令冷着脸反问孟东辰,且看他识时务的态度吧!
      “学生已经分家,从此学生认真读书之余,必定用心经营家庭。
      绝不会发生嫡妻还在劳作之时,自己却对屋外打雷下雨都不闻不问。
      更加在此当众发誓,他日再有发生嫡妻生病,绝不可能不请大夫治病的。
      学生吃什么,嫡妻就吃什么,学生娶妻生子,是为了延续血脉,繁衍家族。
      若能高中,则不负嫡妻为我生儿育女,若不能高中,那就陪着嫡妻一起操持田地,教养子女,期待下一代会更好!”
      孟东辰的回答,让县令满意点头,却让赵德楠目瞪口呆?
      这个三辈子都无情无义的男人,说出这样的话对付县令,这么说自己要第四辈子注定跟他过?
      再来一辈子这样的人前夫妻,人后陌路?
      这耽误谁了呢?
      她已经抱着主意一辈子开女户了?跟他再来一次丧偶式的婚姻,到底耽误了谁?
      赵德楠忍不住眼泪扑簌簌的掉落着,也不知道是为谁悲哀!
      也许还有机会的,等到他高中,离开了大连县,没有了县令对他的牵制,他就能休妻了。
      她不想再成为他眼里的负累了,也不会耽误他的第四辈子了。
      谁都不欠谁的,若还有下辈子,那就再也不见多好!
      “娘子,是我错了,我初为人夫,还不懂担当,请娘子给我一次机会,让我改错。
      今天我当众发誓,我孟东辰一辈子不休妻不纳妾,必定用心经营我们的家庭。
      此生不管清贫与富贵,我都会照顾你到老,如违此誓,便让我今生今世不得好死!”
      孟东辰向来是会顺应时势的,眼见县令是这样的态度,他还是从善如流吧。
      如果硬撑着,他的名声会跟赵家三父子连在一起烂大街了。
      他是真没想到赵家三父子做到这样的地步?做出来让嫡妻嫡母不入祖坟的地步?
      更何况赵德楠的母亲,还是一心一意为赵家三父子累死病死的啊?
      真真是无情无义,禽兽不如,毫无人性!
      难怪赵德楠会如此的仇视读书人,轻蔑读书人?
      他已经失去了最好的休妻机会了,那就不休了,按照最有利自己的趋势,力争改变县令跟四周人对自己的印象。
      自己这个读书人夫君,在对待赵德楠的问题上,一定要跟赵家三父子,截然不同的区别开来。
      绝不能被人混成一谈。
      他原先的打算,找机会避开县令,都无法实施了,实在是赵家三父子真真不是人啊!
      难怪赵德楠敢豁出去不要命!
      “民妇多谢大人,大人才是读真正圣贤书的,也才是我们最底层百姓的父母官,民妇拜谢大人!”
      赵德楠没心情跟孟东辰废话一句,直接转而拜谢县令大人,事不可为,求开女户已经不可能了。
      如果强求那就显得自己真不识抬举了。
      终归今天已经有收获,算真正堵死了赵家一家三口的读书之路,这辈子他们再也不能出去祸害百姓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页 书架 目录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