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027 搞死再说

农门狠媳

热门:圣墟 龙王传说 三寸人间 天下第九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元尊 大道朝天
上页 书架 目录 下页
      赵德楠在最初说孟东辰,给他压稻草的时候,忽然间发现县令大人带着人过来了。
      那就不好意思了!
      孟东辰这边退后,先搞死这赵家一家子无情无义的读书人再说。
      三辈子得了她的巨额资产,高中后没有一个人感激自己之外,还恨上了自己,到了地方任职,只知道压榨百姓。
      这样的读书人,今日机会来了,我连孟东辰都先放下了,也要优先踩死赵家一家子。
      哪怕从此她赵德楠出名了,全县全府出名了,可能从此人人避她如蛇蝎了,她也要优先搞掉赵家父子。
      这一家子不仅仅是无情无义,更是没有人性的。
      赵家搞不死,那她被赵家搞死的可能性就太大了。
      孟东辰虽然无情禁欲,但客观说他还是有底线有原则的。
      只是目前她跟孟东辰处于敌对位置而已。但此时此刻机会难得,她必须优先摁死赵家一家子的科举之路。
      只要赵光祖这三父子,一辈子没有出头之日,他们的好日子也要到头了。
      噗!
      赵光祖阻拦赵德楠的控诉不成,也着急在县令的面前印象,便硬生生逼出来自己一口咬破舌根血。
      “赵德楠!你这是要逼死亲爹么?”
      大弟弟气的要死,一边扶着吐血的爹,一边呵斥赵德楠这个亲姐姐。
      这一刻他真觉得,爹上一刻索性砍死了这个疯了的姐姐就好了。
      县令大人竟然到了自家啊!
      “姐姐,别这样发疯了,娘不肯治病是宁愿死也要给我们读书,娘临死不肯进祖坟也是不愿意让我们赵家祖坟晦气。
      娘是心甘情愿的,只要我们将来高中了,便能为娘挣来诰命了!”
      十五岁的而弟弟,赵德举也出来开口了。
      必须要自救!
      不能让疯了似的姐姐在县令大人面前胡说八道,害死自家一家子。
      读不成书,他们三个吃什么喝什么穿什么?
      “赵德举,你大概是从天上直接掉在赵家的吧?
      你们一个个的连人性都没有了,连自己的娘可以漠视死亡,连自己的亲姐姐也可以漠视为蝼蚁,他日你们真的高中了,你们将如何吸食百姓骨髓?
      亲人的死亲人入坟你们都无情无义,你们真高中了,那便是我们蝼蚁被无情践踏的时候!
      我是没有读书,我也不敢读书,我还想做个人,哪怕死的时候,也想以人的样子死去。
      我从记事起就一直劳作供养你们,直到出嫁也没有带走赵家一文钱的嫁妆,连身上穿的嫁衣都是我娘留下的。
      从此,我赵德楠,生死跟你们无关。
      倘若我有一分能力,也必定为我娘报仇,因为她至死都没有葬身之地!
      孤零零的一个坟头飘零在大连山上,六年来只有我一个女儿给她磕头插柳,连份祭品都没有。
      我猜想我出嫁后,我娘的孤坟应该更是无人问津了吧?
      便是这样一心一意为你们付出到死的至亲之人,你们都无情无义到妖魔鬼怪的地步,你们他日高中,岂能做个好官?
      你们连最起码的人都不是啊!”
      赵德楠当着县令大人的面,一把头踩死赵家一家人,亲爹,亲弟弟后,就直挺挺的跪在了县令大人面前。
      “民妇有罪,不孝之罪,孟东辰指认的,民妇无力辩驳,认了他的指控!”
      赵德楠跪下来,腰杆笔直的,但眼泪水扑簌簌的直掉着。
      她很庆幸,大连县有一个好县令,是真正有血有肉的县令,不是读书人那般高高在上,俯视百姓的县令。
      三辈子了,她赵德楠第一次将县令大人,当成了唯一的一根稻草。
      县令此刻已经感动落泪,他第一次感同身受此女满身的悲痛与绝望。
      他擦了擦自己的眼泪,这才错过赵德楠,来到赵光祖跟扶着他的两个儿子面前。
      “我只问你们一句话,赵德楠的娘是不是死后未能入赵家祖坟?是还是不是?”
      哪怕赵德楠的娘真的心甘情愿为赵家三父子累到死,也一定不可能自己提出死后不入祖坟的。
      天底下就没有人愿意死后成为孤坟野鬼!
      赵家三父子被县令质问的哑口无言,满面涨红,只得求助的看向赵村长,也是赵家族长,祈求他开口说几句他家的不得已。
      赵村长当即转过身,其余村人这个时候才像是恍然大悟似的,各个重重叹气。
      就这一条,当初他们赵家村也有人说过的,可惜赵光祖固执己见啊!
      咬死了嫡妻是被雷劈死的,晦气!
      那个时候全村人也指望赵光祖一家子有高中的,不能晦气,终究没人站出来为死者说一句话啊!
      难怪赵德楠这个嫡女会有这么大的怨恨,算是能明白其来由了。
      更加她被赵家一文钱不要的嫁给了孟家,这对女人来说,还是一辈子的大事啊!
      看,就因为一文钱不花,所以孟家拿赵德楠不当人了。
      不然谁家新媳妇结婚不到三日回门,就被人送回娘家啊?这是逼死人啊!
      难怪赵德楠不想活了的样子,直接大骂亲爹亲弟弟,又骂孟家求休书,甚至直接给县令大人下跪认错,真真是不想活了啊!
      “回答不出来?那就是真的了!本官再问你们,这六年来,何曾给她上过坟?带上了什么祭品?”
      县令等不到赵家父子三人的回答,心里已经愤然。
      畜生不如!
      难怪赵德楠恨成那样?咬定自己的亲人都是妖魔鬼怪?
      做人做到这样的地步,确实不配为人。
      还有这地上的菜刀,这是要杀谁?杀了赵德楠这个揭露他们丑恶脸皮的女儿么?
      赵德楠此刻果然是没有了活路,所以奋力一搏,哪怕是同归于尽?
      赵家三父子对县令的再次问话,再次无话可回。
      哪怕他们心里想说,他们一心读书,根本无暇任何事,但这样的回答,跟没有回答一样,甚至更差。
      “所以你们三父子读书读到了妖魔鬼怪的程度?再无人性?
      一个人连最基本的人性都没有了,这样的读书人,连人都不是,果然圣人有眼,你这等妖魔鬼怪是绝不可能高中的!
      都先学会做个人吧!”
      县令不会治罪,也没有什么罪名可以治这三人的,但他今日开了口,这三人只要在大连山,就一辈子没有高中的可能了。
      只要他还在,就不可能给此等没有人性之人过关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页 书架 目录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