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025 帮一把

农门狠媳

热门:圣墟 龙王传说 三寸人间 天下第九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元尊 大道朝天
上页 书架 目录 下页
      北方府城,一般百姓人家,都是互相扶持的多,少有这般精于算计的。
      若不互相扶持,时常被北方异族侵略的时候,必定会死伤更多。
      如今他好不容易考出来,带着妻子到了大连县,远离异族人侵略的府县,却不料嫡妻留下一儿一女发生意外。
      如今他即便想多多回报嫡妻当年付出都没有机会了。
      今日遇见的赵家女,真的是一个可怜人,他难免有些恻隐之心。
      尽量帮她一把吧!
      赵家人怕是不能指望,从得知的信息看,赵家三父子,可真是一言难尽。
      能将自己的女儿一文钱聘礼不要,也一文钱嫁妆不准备的让女儿出嫁,可以想象赵家对女儿的轻慢无视。
      尽量逼着孟家好好对待赵家女吧!这应该是赵家女唯一的活路了!
      只要孟东辰还想科举考试,就得善待嫡妻,哪怕她的嫡妻是他家一文钱没花得到的,也由不得他作践。
      待赵家女生下一儿半女后,大概就要好多了吧?
      赵德楠被孟东辰一送到赵家村,就被村子中的人一路指点到她家门口。
      各种刺耳的村民猜测,几乎没有避开当事人的意思。
      “死丫头肯定是没干好事,不然人家婆家不可能这么急着押她回娘家。”
      一赵家村大娘满眼鄙夷的口吐飞沫。
      “秦嫂子,我估计婚前失贞的可能性很大,她娘死的早,家里哪有人管教她这些?”
      又一个稍微年轻几岁的四十岁妇人跟着猜测,声音半点不控制。
      “马嫂子这可不能乱猜,事关我们一村子姑娘的好名声呢!
      我听说了这个丫头晦气的命,嫁到孟家就得病了。
      这种晦气的女人,倒贴钱给人家也不要啊!更何况孟家还是读书人家呢?哪能要这种晦气的人啊?”
      赵德楠对村里人这些的恶意猜测置若罔闻。
      赵家村本就是一个极度重男轻女的村子,也是极度推崇读书人的村子。
      在他们眼里那真的是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
      赵德楠的爹和两个弟弟在赵家村的声誉是极挺高的,一家出三个读书人,这是多么大的荣耀!
      所有人都选择看不见这荣耀的背后,赵德楠爷爷奶奶的累死病死,赵德楠娘的累死病死,赵德楠本人的悲苦十八年。
      这些背后的东西,实际上不只是村里人看不到,便是整个大秦人,一般也看不到。
      他们普遍都看的是读书人的荣耀跟地位。
      大秦百年来的读书人地位一直都高高在上的,士大夫的特权很多很多。
      免赋税的特权,见官不拜,刑不上士大夫等等。
      只要考取秀才功名,就算是一脚踏进士大夫的士人圈了。
      孟东辰听着村里人对赵德楠的各种恶意猜测,他的立场注定是不会同情敌对方的。
      更何况赵德楠本人也根本不是好惹的,反而是他打起精神认真对付的女人。
      他岂能在关键时刻心软误事?
      赵德楠爹,赵光祖,三十六岁,一个清瘦深沉的中等个中年男子。
      多年奋发图强却屡屡失败,三十六岁依旧是个童生,让他整个人充满了阴鸷。
      在家看书时候就已经听到了村里大声议论,却竟然是自家的女儿被孟家遣送回来?
      三日回门都不到,匆忙被送回来,这是什么意思?
      随着阴鸷的赵光祖踏出赵家大门门槛,村里各种议论猜测笃定的声音,都戛然而止!
      围观村人都屏息以待!
      赵光祖的身后还跟着赵德楠的两个亲弟弟。
      大弟弟赵德中,十六岁,童生试才试过,名落孙山。
      二弟弟赵德举,十五岁,还没参加童生试。
      两个弟弟都绷着脸,一言不发的跟着爹的脚步,但瞥向赵德楠的眼神里已经带上了冰冷的问责。
      似乎两个弟弟都在问,她为什么不能好好珍惜这么好的婚事?
      竟然被婆家夫婿亲自押送回来?
      “岳父,还是请你好好再教导一番你的女儿吧。至少让她懂得孝敬之道,我孟家才能接她回去。
      否则她今日不孝我母亲,明日便会欺负我母亲,我身为儿子,岂能不孝自己的母亲?
      在我母亲跟新婚妻子之间,我作为儿子没有选择的余地,所以特意来请岳父再用心教导你的女儿。
      一个月后,我还会亲自来接人的,但愿那个时候她已经懂得了什么是孝道。”
      孟东辰看到赵德楠爹的第一眼就很反感这样的人,很阴鸷的人,难怪教导出来的女儿也充满了愤世嫉俗的样子。
      赵德楠的两个弟弟,看到自己亲姐姐被送回来,第一反应不是担忧她的处境,也无人对自己质疑乃至动手给他们姐姐撑腰,反而是问罪赵德楠的态度。
      不得不说,这一家子父子三人,倒是自己希望看到的对手。
      至于赵德楠本人的处境,他没有那么多的同情心,心软自己的对手。
      赵德楠戒备着赵光祖的手,果不其然,他一上来直接轮巴掌。
      赵德楠一闪开,用力过猛的赵光祖反而将他自己摔倒在地,可见他用的力度之大。
      “孽畜!你敢忤逆?”
      赵光祖在见到女儿被送回来的第一时间就充满了愤怒,他感觉自己的脸,被孟家狠狠的打了!
      这样的侮辱,他生平第一次!
      正欲将罪魁祸首的女儿狠狠打倒在地,堵住孟东辰的嘴,再让他过意不去的今天将人带走,谁知道?
      他的好女儿竟然如此无法无天?
      该死!
      赵光祖从地上爬起来就疯了似的找趁手的,打死这个孽畜!
      他一心一意的将她许配给了读书人,并且是他看中的可能会高中的读书人,相貌绝佳,他的一片好心,竟然被这个孽畜如此糟践?
      既然如此,今天他就狠狠打死这个不孝女!
      正所谓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父要子亡子不得不亡!
      打死孽畜,此乃天经地义!更是挽回脸面的唯一手段!
      “你要打死你的外嫁女?这已经是不能够了吧?并且我送她回来是请岳父你教导她孝道,不是让你直接打死的,还请岳父好好教导她一个月吧,我一个月后必定来接她!”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页 书架 目录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