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024 如愿

农门狠媳

热门:圣墟 龙王传说 三寸人间 天下第九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元尊 大道朝天
上页 书架 目录 下页
      但最后临走她发誓是死也不回赵家的,哪怕是三日回门,她死也不会回娘家的。
      赵德楠,你如愿的死也不用回赵家了。
      你一生的怨气,一生的不甘,满腔的愤恨,这辈子,我帮你还击一次!
      曾经三辈子的我,被任务所限,没有帮你真正还击一次,算我对不起你了。
      这一辈子,相信我很快让你瞑目的。
      赵家三父子,这辈子谁都不用指望读书出仕了。
      因为他们不配,因为他们即便高中了,也一样会吸食百姓骨髓。
      自私自利,无情无义之徒,还能指望这种人高中后善待百姓?
      做梦吧!
      孟东辰对赵德楠,感官实在太差,送她回赵家途中,她是真的半点不畏惧,甚至还能轻松的四下看看。
      真的是厌恶读书人啊!
      今日自己一个人送赵德楠回赵家,但愿赵家的三个读书人多少要一点脸面,羞愧的接下来赵德楠。
      等自己走后,赵家三父子怎么对付此女,他是真的无意关注的。
      最好从此两不相见,不论是生,还是死。
      他算怕了此女。
      就在孟东辰送赵德楠回娘家的时候,孟东辰的母亲,按照孟辰的暗暗吩咐,故意的在孟家大门外,哭诉赵德楠的不孝行径。
      孟东辰深知还没离开村子的县令大人,一定会听到自家后续的发展。
      得知母亲跟赵德楠如此的不对付,甚至赵德楠又跟母亲厮打起来,县令大人这一刻,即便对自己印象不佳,也应该承认,自己送走赵德楠,是不得已的行为。
      总不能任由自己的母亲,跟她两人一直这么打下去吧?
      甚至从某种程度来说,他在这个时候送走赵德楠,还是对赵德楠这个弱者的保护。
      后续如何,应该是赵家长辈出面,谈妥自家长辈,这是正常应对之法。
      二十八岁的县令,刚刚从山上返回,就又听到孟家老母亲瘫坐在大门前,发狠唾骂。
      各种发狠的话,老妇人几乎轮番出口。
      “这个丧门星的,克死她亲娘,才到我们孟家啊,就又要克我的亲儿啊!
      休了她这个丧门星的,必定要休了这个丧门星的,我们孟家也不要这种不花钱的丧门星的。”
      孟东辰临走暗暗嘱咐娘,死死咬住她现在就要休了赵德楠,就咬住这一句话。
      “老妇人,为何要休赵家女啊?毕竟新娶还不到三天回门吧?”
      三十岁的县令师爷,单帅,在县令的暗示下,不得不开口询问如此发怒愤恨的老婆婆。
      “青天大老爷啊!我们孟家被赵家骗了啊!
      赵家那个不要脸的,跟我老婆子吹他赵家女儿怎么怎么贤惠,怎么怎么能干,怎么怎么会尽孝会持家,我看他是读书人,就轻易相信了啊!
      赵家这个女儿,可真是晦气啊,嫁过来当天就生病。
      又是吐又是拉的,我们孟家当时好心让她饿一天,清清肠道,还让她多加盖一床被子好好睡一天。
      扪心自问,谁家能做到我们家这样的?换成别的人家,还不让她带病干活?
      他赵家不就是这么干的么?结果赵家女不仅仅不感恩,还因此仇恨我们孟家不给她一口吃的啊!
      可怜我好心的二媳妇,还特意给她准备了一些蒜头,让她多吃点生蒜头也好治治病,我们农村人不都这么自己治病的么?
      她一天吃了三斤生蒜头啊,那么多蒜头都是开春做种子的,我以为她也就吃上几把治治病而已,结果她吃了三斤这么多,我心疼种子就教导了她。
      结果她不仅不听还又怨恨我们孟家,我气急之下才打了她一巴掌啊!
      早知道她这么不能打,老婆子我就是呕死了自己,也不敢招呼媳妇一下啊!
      就为了这一巴掌,这个媳妇今天就敢跟大人胡乱诬陷我儿?
      我哪能让她这么作践我儿子?我不打死她,也要休了她!
      可惜我儿不肯让我打也不肯让我休,还拉着将她先送回赵家,说等过完年后再接她回来。
      要我说,休了干净,不然她哪一天病死还不又怪上我儿子?怪上我孟家?
      赵家骗人在先,就应该让赵家自己养那样忤逆的女儿一辈子!”
      孟东辰的娘,也不是弱的,牢牢记住儿子让她哭诉唾骂的重点。
      她哪会忘记?
      哪怕她心里胆怵县令大人,但为了儿子,她什么事不能干?
      单帅听着心里忍不住嗤笑,这可真是一家之辞了!
      但即便是一家之辞,也是漏洞百出。
      首先不是你孟家贪便宜,要来人家一文钱聘礼都没有要的女儿的么?
      什么价钱什么货,谁是傻子呢?
      哦,你们家又不舍得花一文钱下聘,还又指望娶回来贤良淑德,持家有道,孝敬长辈,样样都好的女人?
      咋不上天呢?更何况赵家女的长相,客观来说还是上佳的。
      唯独面相稍稍有些苦!
      女子的面相苦,很大可能还不是被养出苦相来的么?
      若是过的开心,吃的好,谁不是一张胖乎乎的福相呢?
      “哼!我们走吧!毫无担当的一个读书人,一屋不扫可以扫天下?
      更何况还是这种占尽便宜却半点不肯负责的人,不堪大用!”
      县令看的火气,这若是自己家的女儿家被人欺负成这样,他拼着县令不干了,也要拼死这一家不要脸的。
      占尽姑娘便宜,欺辱打骂姑娘不算,还在新婚不到回门之日,将人家女儿家押送回娘家?
      这是要逼死那个妇人啊!
      那个读书人的心,真真是无情无义,甚至算是歹毒用心。
      想不负责任她的生死?
      既然这么想那他就不应该答应娶人家!
      想帮着他母亲拿捏死人家女儿家么?可偏偏那个妇人,恐怕是退无可退,索性拼死反抗了。
      那妇人,如今被送回赵家,也不知要如何度过这艰难的时光了。
      “去转转赵家村吧!”
      县令想到这,终究有些不忍心的对着身边人开口,其余村子暂时不转了,先去赵家村看看那个妇人的处境。
      二十八岁的县令许志宏自幼跟嫡妻青梅竹马,自幼他们两家人都互相扶持着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页 书架 目录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