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022 各自算计

农门狠媳

热门:圣墟 龙王传说 三寸人间 天下第九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元尊 大道朝天
上页 书架 目录 下页
      两夫妻各自算计着自己的目的,到了孟家两人这一房的砖瓦房的见客堂间,孟东辰果断的拿出来二两银子。
      “这是我们两个一起分的二两银子,还分了一亩水田,两亩山地。
      山芋分了一个一千斤的大窖子,菜地也分了三垄,如今一垄种着青菜,一垄种着芹菜,一垄种着萝卜。
      院子里的豆子蒜头都分了三份,柴房里的柴也是分三份,陈米我们也得了五十斤。
      后面我们必须用陈米兑着山芋吃,才能吃到明年小麦上来的时候。
      家里开春就能在山地里面排大蒜,这个种的多,可以供应到大户人家,挣点小钱贴补家用。
      哦!差点忘了,昨晚上我出去转转透透气遇上的三只冻的要死的野鸡,给了爹娘跟二叔各一只。
      我们今天还能吃一只,今天就吃了,养好你身体才是最重要的!”
      赵德楠没有诧异孟东辰对自己的态度改变。
      换成一般妇人见到自己书生夫君服软,必定忍不住的心软了。
      孟东辰回来就老老实实的跟普通丈夫似的交代家产,那不是给自己面子,那是他自救而已。
      她冷眼看着听着也拿着他交给自己的二两银子,更是等着追回来的婆婆如何激烈反应。
      银子不着急收起来,就这么拿捏在手里,
      进婚房卧室赵德楠假装收拾自己带过来的一竹箱的破旧衣服。
      说起来自己的娘家赵家,赵德楠的记忆中除了苦就是累,更多的还是厌恶,绝望。
      尤其在她母亲疲劳过度生病后,不仅不能休息,更不能花一文钱请大夫。
      一直到累死病死,她的娘都没有得到赵家父子的怜悯之心。
      赵家父子三人,各个读书,各个除了读书什么都不会做更加不愿意去做。
      都是无情无义,自命清高的读书人。偏偏她爹在家中银钱上还不清高,拿捏的死死的。
      赵德楠对她爹跟两个弟弟三人是充满仇恨的。
      如今换成了自己,自然也是不屑的,要不然前三辈子的自己,怎么会只用银子砸这几个不要脸的呢?
      就轻蔑的砸他们,砸的他们知道羞耻为止,砸的他们不得不主动跟自己隔绝了关系为止。
      不过这一辈子么?
      她连砸银子的兴致都没有了,拖着这无情无义的父子三人,一起种田吧!
      这三父子,在前三辈子也没有做过任何利国利民的事,自私自利的心,从未改变过。
      她不是春蚕到死丝方尽的母亲,更加没有对赵家的血脉之情。
      是任务人的时候,她还顾忌着会不会影响到孟家,如今才发现,影响不到的。
      这辈子不再是任务人,即便真的影响到孟家,她忽然间还有些期待呢?
      无情无义的赵家娘家对上都是人精的孟家,谁胜谁负呢?
      “赵德楠!你这个蠢货,老娘今天不撕了你!”
      果不其然,追回来的老婆婆气炸了肺,之前在山上看到县令,她没敢动也没敢吭一声,生怕给儿子添麻烦。
      她看着这个不花钱的三媳妇当着县令大人的面,寻死觅活,还胡言乱语污蔑自家。
      还看着儿子跟县令大人说话,解释孟家分家的事,看着儿子拖拉走赵德楠。
      而她身边的自家大媳妇二媳妇又都死死地拖拽着她,那一刻她是真的想撕了这个赵德楠的。
      污蔑自家唯一可能要出息的儿子啊,此仇不共戴天!
      “婆婆,你还想弄死我?做梦吧!如今我怕谁啊?我谁都不怕,我连死都不怕,你以为我还怕谁?
      我要是死了,县令大人第一要怀疑的凶手就是你那个读书人的儿子,我哪怕病死他都是凶手,而你们孟家人都是帮凶!”
      赵德楠一把反捏住婆婆又要打过来的手,这一回,她不会再忍者挨打了。
      早上的挨打不算吃亏,好歹给全村人看了,还给县令大人看了,证据确凿呢!
      给外面造成了这样的证据之后,回到孟家,到了自己的卧室里面,自己还怂什么?
      早就撕了脸皮了!
      老婆婆一下子满脸涨红,打打不下去,骂压根不管用,这个丧门星的女人,真真不该贪图不花钱的娶回来,祸害自家啊!
      “赵德楠,你敢忤逆?我今天就替我儿子休了你这个丧门星的,你还不放开我的手?”
      赵德楠没有理气急败坏的老婆婆,而是轻蔑的看向匆忙冲到卧室内的孟东辰。
      “看到了吧?你娘要替你休了我,你刚刚说的都是狗屁啊!还有这二两分家的银子,你要不要拿回去啊?
      被休而已,我赵德楠会害怕?我连死都不会害怕,我害怕什么啊?
      一个个的,都是无情无义的,毫无人性,还跟我嚣张?
      你们孟家要么今天休了我,要么谁也不要招惹我!
      我已经退无可退,要么我死你赔命,要么我想怎么过日子就想怎么过日子,谁都管不了我!”
      赵德楠感觉自己豁出去的时候,还真是一身的痛快。
      老婆婆,这一刻就看你愤而休妻了。
      加油啊!
      “休,一定休,我要不休了你,我还被你生生气死呢!”赵德楠嚣张的话,果真刺激了老婆婆。
      老婆婆原本就后悔跟儿子商议好了一个月后休妻的,但这一刻,她半点不能忍下去了。
      简直无法无天了呢,天底下竟然还有如此女人?
      果然是有娘养没娘教的?她简直眼瞎啊!
      “娘,莫生气,气坏了身子对我们家来说,更是雪上加霜。
      赵德楠,你跟我娘认个错,这一回我帮你打圆场,劝我娘饶了你一回。
      倘若你执迷不悟,我这个夫君既然教导不了你孝道,那就让你爹亲自教导你孝道。
      三日回门不到的日子,你就被我亲自押送回赵家重学孝道,想来你也不愿意的吧?
      既然不愿意那就跪下跟我娘道歉,下次绝不再忤逆我娘了!”
      孟东辰忽然间决定,此女的最佳解决之道,不一定非要等到她可能生下一子后。
      哪怕将她送回赵家,被赵家人惩罚,也比砸在自家手里强多了。
      以她如此嫉恨的性格,回到赵家,必定又是一番争斗,很可能的结果,是两败俱伤。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页 书架 目录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