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020 尴尬

农门狠媳

热门:圣墟 龙王传说 三寸人间 天下第九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元尊 大道朝天
上页 书架 目录 下页
      很多村里人围在野猪身边,你摸摸他闻闻,最后还是村中专业屠户孙家开了口。
      “是昨夜才死的,还很新鲜,孟嫂子,你们家新娶的三媳妇是个福气人啊!”
      “可不是福气么?要不然怎么不是旁人发现这么大一个野猪的?
      这要是换成我上山砍柴,远远的发现有野猪躺在地上,我第一反应肯定是逃跑啊!
      咦?东辰媳妇,你左脸怎么肿这么狠啊!五只手指印都出来了!
      我一看这手指印就知道是你婆婆打的吧?
      孟家新娶的媳妇,又是有福气的,不管小辈做什么错了,大冬天的也不能打脸啊!这回头起冻疮就遭罪啦!”
      村里的马大娘忽然间扯着嗓子,点破了旁人不说的尴尬。
      “是啊是啊,才做新媳妇不懂规矩的,慢慢教教她,骂几句也就算了哈!”
      一部分村里人都是跟着马大娘附和两句,但也只是劝劝长辈不要跟小辈计较的意思。
      这些人还是偏心孟家的,毕竟赵德楠是外来的新媳妇。
      虽然他们眼前就得了她的好,但孟东辰是读书人,他们还是清楚的。
      “诶呦,那你们消息可没有我的灵通,我听说孟家昨天生生饿了新媳妇一整天呢!
      也不知道新媳妇犯了什么错,孟家不仅饿她一整天,还打她的脸,还读书人家呢!
      可真是把不花钱的媳妇当成了畜生一样,想打就打,想饿一天就饿一天啊!”
      马大娘见村里人没有给她挑起来,索性自己打赤膊上场,跟孟家对打也不是一回两回了!
      这一家子都是人精,专门占人便宜还卖乖的。
      不欺负过自家,自家也不会跟读书人家过不去。
      但是,这年头的读书人家多的是,她家孙子不也读书三年了么?怕孟家什么啊?
      孟东辰就是读书年头多了,可他连着两年都没有考中,听说还一回不如一回呢!
      孟东辰的母亲正在要吐血的气头上,一听老对手这么当众糟践她孟家,就气的甩手向她一巴掌。
      赵德楠眼睁睁看着老婆婆跟村里的马大娘对打起来了!
      不过才打到一起,就被村里人用力拉开了!
      “马家嫂子,你就省事点吧,好歹这野猪也是孟家发现的呢!”有自以为懂事的这么劝起来马大娘。
      “我敢打赌,这野猪要是孟家一家子人精发现的,还有你们一个个的什么事?
      真正给你们好处的,你们一个个的眼瞎看不见,还一句公道话都不给人说,可真是昧良心的!
      赵家女儿,你不用怕,日后孟家要是还不拿你当人看,你就告诉我马大娘。
      旁的一个个的不敢帮你说句公道话,我马大娘一定帮你说公道话,下次她再打你脸,你就打回去,怕她老货什么?”
      马大娘虽然被左右村妇拉住了,但是嘴巴不饶人的。
      逮住机会了她岂能放过?
      赵德楠实在是很想将敌人的敌人当成朋友。但是她又不是真的锤子。
      马大娘今天唯一的目的就是挑唆的孟家鸡犬不宁,这位老婆婆级的人物今天维护自己又不是为了什么正义公道?
      唯有利益而已。
      “夫君,我是不是又犯错了?呜呜呜呜!”
      被逼无奈,赵德楠硬着头皮死死揪住一边丈夫的衣袖,眼泪汪汪的。
      果不其然遭到强烈嫌弃了。
      孟东辰几乎是条件反射般的甩开了赵德楠的手。
      有可能是他用力过猛,也可能是赵德楠借力,还有可能是天冻地滑,赵德楠这一次是当着全村人的面,被孟东辰用力的甩了个大马趴。
      还顺势滚了几滚,又滑了一大段,亏好被下面的大树挡住了,不然估计能直接滚滑下山。
      赵德楠一下子呆滞似的,自言自语嚎嚎大哭起来。
      “娘,你为什么要生下我?生下来是为什么啊?
      是为了给爹跟弟弟累死累活供他们读书么?可他们读书识字懂道理了,却无情无义的眼睁睁看着你病死都不花一文钱哪。
      娘,你死了,爹跟弟弟不要钱将我白送给了孟家读书人家了!
      娘你知道吗?我结婚第一天就生病了,读书人都是无情无义的。
      一样不给我花一文钱看大夫,更无情饿了我一整天,饿的狠了吃了蒜头,病吃好了,可挨了婆婆嫂子一顿打。
      娘,你看到了吗?就在刚刚我被逼无奈求夫君的时候,差点被他害死啊!
      呜呜呜,娘,我们女人为什么要活着啊?活着就是为了累死病死吗?
      活着就是为了让无情无义的读书人吸干我们身上的每一滴血吗?”
      半山腰上,只有赵德楠一个人抱着一颗大树嚎嚎大哭,声音凄凉绝望。
      山上围着野猪的村人跟孟家人面色都很难堪,孟家老婆婆气的头昏眼花,差点就站不住了!
      孟东辰气的赶紧下山,打算拎她回家再说,实在是丢尽孟家脸面了!
      他哪知道自己这么随便一拉自己衣袖,这个女人就跟滚雪球似的滚滑到了半山腰下?
      孟东辰呕气的要死,甚至怀疑此女有故意的嫌疑,但这话他说不出来的。
      可偏偏此时山脚下,此地县令许志宏到了。
      二十八岁的许志宏,端正面相,中等身高身材偏瘦,不到三十而立就已经蓄起来胡须。
      此人青梅竹马相依为命的嫡妻,江芙蓉在给他生下一儿一女后,无病无灾却在一次游船中意外落水身亡。
      儿子许经纬如今才两岁,女儿许婷婷四岁。一直都由着二十六岁的奶娘黄氏带着。
      奶娘黄氏爱慕县令,曾眼睁睁看着她身侧的县令夫人落水而亡。
      这件事,正常会到她四十岁心态癫狂之际自己暴露出来的。
      赵德楠扫视山脚县令一眼,他正在被村里没上山的村民带到了此处。
      他在死了嫡妻之后,就更加为民辛劳,希望为他嫡妻积福,让她来生投个好人家,长命百岁。
      是以这么早的情况下他就带着师爷两护卫一行四人到了孟家祠视察,过冬过年的准备。
      没想到一进村就听说后山发现了一只冻死的野猪。
      这不是小事,一个不好野猪入村那是要出人命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页 书架 目录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