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019 耽搁

农门狠媳

热门:圣墟 龙王传说 三寸人间 天下第九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元尊 大道朝天
上页 书架 目录 下页
      她在山脚下教一教也就行了,她从此以后挣钱可都是为自己准备嫁妆了,耽误多少时间那就都是耽误嫁妆啊!
      赵德楠不开口,只是听着她说话,她的表情还是苦的,甚至还用一只手捂着被打肿的左脸。
      “三嫂子,你也不要怪娘发火,娘年纪大了脾气急,看不得家里任何人糟践粮食,尤其是做种的粮食。
      这件事别说是你做的,就是我大哥的三岁儿子做的,我娘也一样会打他的。
      你看她打过了还是记着给你准备一天的口粮跟水,我娘就是刀子嘴豆腐心,以后你就看出来了。
      别生气了,好好砍一天柴,要是娘心软了,大概砍今天一天柴,她也就算了,真的,我娘就是刀子嘴豆腐心的。”
      孟东萍一路说话赵德楠一路听,就是不给半个字的回应。
      说到最后孟东萍气了,随便敷衍两句就扭头撤退了。
      她觉得自己从昨天到今天的好心全喂了驴肝肺,真真是个让人没法喜欢上的人。
      娘让自己说吓唬她的话,孟东萍就是生气了也知道不能说退回她的话。
      娘说的是气话,她要是传这个话,那就成自己说的,也成自己得罪的三嫂子。
      看她那个性格,还真是会记仇的。
      之前她在屋里听到她在柴房对大嫂二嫂发狠,谁欺负她,将来她成了举人夫人诰命夫人就十倍百倍的还回去。
      就这种人自己还能多说她什么?
      为她好的话她听不见去,还没得罪她呢,她就给你记仇了,呕死人啊!
      赵德楠冷笑的看向不耐烦的孟东萍背影,他们孟家都是一家人,只有她三辈子都是外人。
      这辈子莫名其妙多出来的人生,她打定主意尽快撤出孟家。
      哪怕这样做对自己极为不利,她还没有时间做任何的开女户准备。
      但是她不是个拖拉敷衍之辈,她喜欢清除一家麻烦是一家。
      哪怕她再积极经营不良媳妇形象,孟家也绝不会几天就忍不了的休妻。
      这一家子都是人精,等他们打定休妻的时候,一定先经营好他们整个孟家的好名声。
      而她也要经营好名声,抢时间争夺村里人的好名声吧!
      赵德楠本想靠着在村里经营白莲花形象的,谁想到她才爬上山这一点高,竟然就发现了一只似乎已经冻僵了的猪。
      这么大的野猪?
      这个位置冻死了?
      赵德楠莫名的一阵发寒,她似乎发现了冻野猪的真相了。
      赵德楠深深吸一口气,此野猪自己不能昧,但也绝不可能便宜了孟家一家子。
      改换路线,她不能在村里经营白莲花形象了。
      她要经营个锤子形象。
      傻,憨,真,也倔强!
      最后村人能给自己总结一下,是个好人。
      孟家祠村的村长,可不是姓孟的,而是姓李,这个村子是移民村子,姓氏杂。
      之所以加孟家祠村,那是姓孟的家族最早期逃荒过来抢先定下来的村名。
      “村长,村长快来人啊!山上死了一只野猪啊!村长,村长,山上死了一只很大的野猪啊!”
      赵德楠速度下山到了山脚就死命对着村里大喊大叫,声音尖锐穿透。
      野猪两个字加粗加重语气,瞬间就惊动了孟家祠村里人。
      不用说,落户在最山脚下的孟东辰一家人不出意外的也速度反应过来。
      孟东辰跟他母亲率先奔出来,孟家其余人紧随其后。
      “村长,村长,山上冻死个大野猪啊!”
      赵德楠看到孟家一家子跑出来,还是故意一脸激动的狂喊着。
      孟东辰很想吐血一升。
      他趁着着天黑冒着风险,走运的敲死了一只四百斤左右的大野猪。
      就在刚刚他积极撺掇娘陪他一起上山捡柴,他的理由是暗暗观察看看赵德楠一个人的情况下干活如何。
      以监督嫡妻的名誉带娘去发现野猪。
      事实上在他得知娘让四妹东萍拉着赵德楠山上砍柴的时候就着急了。
      哪怕猜测四妹东萍跟赵德楠两人即使去山上的时候发现了野猪,应该也会悄悄的回来传消息的。
      最多两房人平分吧!他自己的这一房,他是不可能自顾自的。
      可哪知道东萍先回家了,而赵德楠这个蠢女人竟然会对着全村人尖叫。
      看她那个癫狂样子,也不知道是受了惊吓还是惊喜发狂了。
      孟东辰的娘一边跑也一边想吐血,要是这个蠢媳妇发现冻死野猪的第一时间回家报信,野猪就是自己一家的。
      现在这个架势,还能是自己一家子的吗?
      村里人一个个的速度比什么都快,还有人假模假样的拿着铁锹锄头叉子。
      “孟家东辰媳妇,你说的是真的?真的看到了一个冻死的野猪?”
      五十几岁的李老村长,腿脚都利索了,直奔赵德楠,满脸的惊喜!
      “你是村长吗?我看到了冻死的野猪,你看就在那里。”赵德楠哪会不认识孟家祠村的村长,都认识好几辈子了。
      “走走,我就是村长,孟家老嫂子,你们家可真是娶了一个有福气的好媳妇啊!”
      村长在欢天喜地的村民中间,似乎看到不远的山上有个肥大的野猪,忍不住的称赞起来孟家老嫂子。
      事实上村长的年纪比孟东辰娘还大几岁,都是一辈人。
      平常孟东辰的娘仗着自己儿子是读书人,总高村里人一等的,村里人大多也会顺着叫她嫂子大娘的,反正往大了叫,她就高兴。
      可这一回孟东辰的娘一点都不高兴,甚至还想吐血。
      白白可惜了这么大一个野猪啊!
      怎么就这么蠢的?哪怕她就是跟自己人赌气也不是这么赌气法啊?真生生气死自己了!
      孟东萍这个时候又是气的要死又是后悔要死还加上害怕,整个人都不好了。
      感觉回家了,全家人都会指着她骂她,躲懒!
      若不是她提前躲懒回来了,而是照着娘说的亲自带着她上山,看着她砍一会柴,这个冻死的大野猪肯定是自己一家人的了。
      现在白白便宜了全村人,还被全村人暗地里笑话自家,娶了一个蠢媳妇。
      果然是便宜无好货啊!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页 书架 目录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