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016 心情不错

农门狠媳

热门:圣墟 龙王传说 三寸人间 天下第九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元尊 大道朝天
上页 书架 目录 下页
      就是不知道他是从哪个位面穿越过来的,她是不会作死的跟他对一对口号:天王盖地虎,宝塔镇河妖!
      对上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不说,即便对上了也依旧存在可能的敌对关系。
      更多的可能是此人曾经为官,且位高权重,他刚刚就是一副你不从实招来就给你动刑的架势,一般人还真经不住他吓呢!
      孟东辰压根就不理睬赵德楠自顾自的话,甚至在心里嗤笑,她算什么后宅主母?
      一个才嫁过来第一天就生病的新媳妇,对婆家的人还不知道认清了没有,就能自称是后宅主母了?
      更何况她对夫家做出什么贡献了?
      没有半点贡献还给夫家脸上抹黑,小偷这样的行径,是小事吗?
      可偏偏此女半点不在意,甚至还一点不胆怵自己,他都说不动此女了,她还想掌管自己的后宅大权?
      做梦的吧!
      “以后你干一天活,自有你吃的一口饭,反之,你就这么饿着。
      如果再有小偷行为,被我逮着了,我一定亲自扭送你见县令!”
      孟东辰一边发狠的宣布着,一边极为厌恶的自己动手,扑灭此女生的火堆。
      赵德楠心情不错的,先走几步,果不其然,此人比起自己有功德心多了。
      故意遗留的火堆,此人一脸的不高兴,但还是动手扑灭火堆了。
      诶呦!
      和离在即,被休也哇咔咔,一别两宽的好日子,指日可待!
      返回到柴房的赵德楠,也不管身后的男人落后自己多少步,她先轻轻关柴门。
      五十斤左右的麦粒全部撒种看看!
      原先昧下的半斤豆子不够,加两斤撒种。蒜头排上五斤的样子。
      甚至连山芋,赵德楠都试试看的埋了五十斤的样子。
      湿黑松软的土地啊,万万不能不管用啊!
      刚刚在小溪那边洗山芋的时候,她没敢多汲取溪水,生怕过分了吸引人怀疑就不好了。
      更何况还是在凿穿冰盖的情况下,她也只敢汲取一些洒湿自己要用的黑土地。
      下一回她到河边,一定能多汲取一些水存入自己的空间凹陷地。
      余下的那么多山芋,暂时存着做口粮。
      看看这一家子,全家人都没有一个担心自己饿死在他们家的,包括看到自家饿了一整天的所谓夫君,也是一副自己死活活该的德行。
      挺好啊!
      心情不错的赵德楠,眯着眼睛小睡一会,还不到天亮呢!
      等到了天亮,还不知道这一家子折腾自己什么呢?
      赵德楠确实也没法装咳嗽了,再使劲咳嗽下去,她好好的喉咙也要发炎的。
      受点凉拉个肚子的她不怕,发炎还是怕的。
      “好了?”
      老婆婆一大早的就狂躁的叫开了赵德楠的柴门,看到这个没心没肺的晦气媳妇,本就呕了一肚子气的老婆婆,更是乌云密布的质问起来赵德楠。
      “差不多好了吧?昨晚上都没有咳嗽了,婆婆我能出去了吗?我肚子很饿啊!”
      赵德楠无视老婆婆乌云密布的脸,不算轻慢但却半点不害怕的回应着,甚至主动提自己很饿的事。
      总不能饿了一整天一整夜,她就不吭声吧?
      这不是让人看着反常么?
      “饿什么啊?我不是让你好好吃蒜头的么?你肯定听了我的话,吃了不少蒜头,病才这么快就好了吧!”
      二嫂一早也起来了,实际上这一家子各个都早早起来了,这个家里没有懒人,只有人精。
      “是吃了蒜头的,可是真不抵饱啊!”
      赵德楠不管挑事的二嫂,回答的还挺一本正经的。
      老婆婆瞬间暴怒,对着二媳妇就呵斥:“你出的馊主意,还不给我称称,看少了多少?
      我告诉你,这一回少的分量,全算你一房的,谁叫你多嘴多舌的。”
      老婆婆对这个人精的二媳妇,这一次是恨上的,分家的事,就是她撺掇的老二,老二再撺掇了老大。
      她是绝对不愿意分家的,她是一心一意想要供出来自家三儿子的。
      她一心一意不仅仅为的是三儿子,更为的是整个两房人。
      但这些人都背地里怨怪她偏心眼,她心里的苦,这些人怎么就看不到?
      难道她这个做娘的没有跟着一起吃苦受累吗?
      就累死他们这些人了?
      分家的时候,一个个的又是欺负不会说话的东辰,又是舍不得东辰万一高中的利益,竟然还能说出来以后高中了还要合在一起?
      这若不是自己的亲人,她真是要破口大骂。
      各个都是不要脸的!
      老婆婆在暴怒中,二嫂也不会这个时候顶撞她什么,刚刚分家的,她不可能一分家就跟婆婆闹起来。
      到时候丢名声的还是自己。
      “呀,三弟妹,你肚子饿也不能一天吃三斤蒜头啊,这些蒜头可是我们各房马上要栽种的种子啊!”
      二嫂气的要吐血,因为实际上少的可不是三斤,而是五斤这么多。
      之前的总重量是自家称的,之前分家的时候报数她就故意昧下来两斤的重量。
      谁知道自己昧下的那两斤,只能便宜这个锤子了,气死啊!
      要是让老婆婆知道这个锤子一天吃掉五斤蒜头,她还能有好?
      谁叫她嘴贱,故意开口让她吃蒜头治病的呢?
      结果这个锤子可真是本事,能生吃五斤蒜头,还硬是被她吃好了毛病!
      啪!
      一巴掌下去,老婆婆憋着的一肚子气,撒了一大半出去。
      赵德楠捂着脸上的火辣,心里冷笑,看看,这一家子就是这么的会欺软怕硬的。
      “你猪啊!你就是猪也知道,蒜头不能这么吃啊!你们赵家到底是怎么把你养大的?
      还是只有人养却没有人教你?你娘死的时候你也不小了,多少也应该是知事的。
      你娘就是来不及教你,你爹一个童生,也不可能什么都不教你吧?
      今天一天你也不用吃了,你都吃撑着蒜头了吧?还吃吃吃?怎么就没有吃死你算了!
      还有你!
      这三斤的缺口全算你们这一房的,你敢废话一句试试?”
      一顿打,一顿骂,加上一顿处置,老婆婆呕的气,总算消的差不多了。
      老婆婆黑着脸走后,二嫂这才手戳着赵德楠额头。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页 书架 目录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