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015 晦气

农门狠媳

热门:圣墟 龙王传说 三寸人间 天下第九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元尊 大道朝天
上页 书架 目录 下页
      这原本是壮胆的,但现在赵德楠不得不抓紧它更加靠近火堆,顺脚再踢了不少木柴加大火堆。
      抛弃火堆逃跑,她怕自己的速度比不过对方速度。
      山里不管是野猪还是豺狼,速度都是极快的。
      按道理附近山区早就被猎户农户一遍又一遍的收拾过的,三辈子都没有发生几回野货从山上下来祸害村民的。
      自己果然是晦气的人么?
      卧槽!
      果然是晦气啊!
      下半夜的后山脚下溪流边上,不该相遇的两人凑着皎洁月色就这么的不期而遇了。
      赵德楠手持尖头长木棍指向的正是她的名誉男人,孟东辰。
      如果正常的话,此时此刻她正在柴房里面隔离睡觉。
      如果正常,此时的孟东辰也不应该从山里下来,手里还提溜着三只野鸡。
      两人目光相遇,谁都没有想到啊!
      孟东辰此刻很是无语,他是先一步看到火堆的,但看不清大大火堆后面的人。
      其实他可以避开赵德楠,但是他还是担心此人脑子有病,会纵火烧山,引发火灾,导致他家最先受灾。
      如果脑子没病,谁下半夜这个时候在山脚烧火?
      结果?脑子有病的居然是自己的新婚嫡妻?
      赵德楠此刻其实很想扭头就走,大家似乎都不正常,就当成相遇不相识不也挺好的吗?
      新婚第一天的夫妇互相不认识脸,这在古代也许可以说的过去是吧?
      “饿了一天?”
      就在赵德楠厚着脸皮准备直接走人的时候,孟东辰绷不住的先开口了。
      “是啊!所以出来找找吃的,还被我找到吃的,真是菩萨保佑啊!”
      赵德楠随意的敷衍着,态度要多轻慢多轻慢。
      她可不再是任务人了呀!
      完全不要讨好他,迎合他,方便他,伺候他,一切围着他打转了,那她还需要给他好脸色么?
      “你早上生病好些了吗?”
      孟东辰很不得劲,虽然认定此女是愤世嫉俗的,也是不安生的。
      但是不得不承认,自家饿了她一天,一直到下半夜确实有些说不过去啊!
      分家的事,如今想想也有些对她不公平,没人问她一句话。
      但是这怪谁呢?
      还不是怪她自己非要故意折腾受凉生病了?
      家里安排她隔离在柴房,给她烧柴取暖,已经算不错了吧?
      农户人家对生病的家人,一般都会隔离起来的,不然就怕过了病气给家里其他人。
      这点道理赵家应该也懂得吧?
      “还没好,上吐下泻,出来找找能上吐下泻的地方也找找吃的,你先走吧!”
      赵德楠完全不要女人的脸面了。
      速度求厌恶求和离,休妻也能接受。
      孟东辰这一刻是真的有些犯恶心,他这个人还是有些洁癖的。
      但如果真这么走了,也说不过去的。
      最终他没了说话的欲望,但也没有走人,就默默的一个人在火光下站定,打算等她一起返回。
      她刚刚一个人拿着尖锐木棍的时候应该是很害怕的吧?
      当孟东辰看到赵德楠毫无吃相的吃完三个山芋忽然间开口“你从哪找到的山芋?是不是从村民窖子偷出来的?”
      孟东辰也是才想到这个问题的。
      最初的相遇让他惊愕了好一会,紧跟着又被她故意气了一顿,直到这个时候他才想到这个问题。
      他决不能允许他的嫡妻是个小偷。
      哪怕已经偷吃了,他也一定要揪着她跟人道歉,补偿村民损失。
      哪怕用自己手里的三只野鸡赔偿村民,也绝不容忍这样的事发生。
      “你哪一只眼睛看到这是我偷的?我告诉你,这个是我跪在此处求菩萨可怜我求来的。
      菩萨听说我被人欺负了一天,一口吃的没有,赏赐了几个山芋给我的。”
      赵德楠现在就一口咬定是菩萨可怜她的。
      “你别总用菩萨遮掩,偷就是偷,你赶紧给我从实招来,我还能替你出面抹平这件事。
      真被村民告发了,哪怕没有告到县令那边,就是告到村长那边,你也吃不了兜着走。
      轻则名誉尽毁被赶出村子,重则被村长扭送县里牢房,你还不从实招来?”
      为了杜绝赵家女的小偷毛病,孟东辰决定从严治理。
      第一次的小偷行为,绝不姑息养奸,不让她知道厉害,她一辈子都会犯这个毛病。
      “那你等着看谁告发啊?我也想看看哪一家丢几个山芋找上我的?
      我吃完了肚子也不饿了,烤山芋味道还不错,哟,你手里的野鸡,正好明天拿着烧了吃吧!
      听说我们分家了,以后我们三房的吃喝我来管啊!将你今晚分家的银子都交给我管吧!
      还有,既然分家了,以后三房的这个家,我说了算,谁让我是一家主母呢!”
      赵德楠还真不胆怵刚刚爆发前世官威的孟东辰。
      不过刚刚她似乎看出来前三辈子都没有看出来的大问题。
      孟东辰这个二十岁的童生,绝对有问题。
      任务者不像,没看他三辈子积极钻研什么。
      做官也是中规中矩,没有特别的要求,要做到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或者直接钻研龙椅的。
      那是重生的?
      不可能!
      但凡他重生一世,绝对不会不知道自己对他的好,是至死方休的。
      不说重生回来能爱上自己吧,至少也能主动解除婚约,放自己自由的吧?
      穿越过来的?
      如果是被他人穿越了,还真是极有可能啊!
      至少他这个时候从山上拎着三只野鸡就很能说明,此时此刻的他,跟原本的弱鸡书生孟东辰绝不是一个人。
      孟东辰的娘为了保护她儿子的身体,都不顾全家人的怨气,给他一个人建设了三间砖瓦房,给他吃最好的穿最好的。
      看看他的样子,不是高手都不敢一个人深夜上山的,更何况还有收获!
      撞破人家的隐秘,要死啊!
      赶紧速度求和离,甚至被休妻都成。
      难怪前世的自己练就了不弱的体质,竟然扑不倒他一个读书人?
      我草!
      有些事不多活一辈子,还真是打死都猜不到是啊!
      这么说的话,此穿越男,极可能有心中执着的女人。
      因为他不仅仅看不上自己,他三辈子也没有看上过任何一个女人呢!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页 书架 目录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