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014 高兴啊

农门狠媳

热门:圣墟 龙王传说 三寸人间 天下第九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元尊 大道朝天
上页 书架 目录 下页
      事实上大房的两兄弟是真的很高兴啊!
      两房夫妻兴奋的很长时间没有歇灯睡觉。甚至于两两房的孩子们都叽叽喳喳的,被各家大人影响的也很长时间没有睡觉。
      “东美,我们家是不是忘记看看柴房里面的三嫂啦?”孟东萍跟妹妹挤在一个被窝里,忽然间想起来似的开口。
      “都分家了还要我们操什么心?更何况三哥早就回来了,他的这一房从此算是独立门户了,该他担当的就是他担当。
      不然这分家还有什么意义?好了,闹哄哄了大半天,吵得头都疼。
      说不定三哥这个时候已经将她接回他们自己房间了,又说不定三哥给他准备了好吃的,还说不定她真能吃了豆子蒜头抵饱。
      你又不是不知道她这个人是不会饿着她自己的。也不要管少了多少豆子多少蒜头的。
      回头少的这些份量,大嫂二嫂肯定直接算在三房份量上面的。
      至于我们两个小姑子还是少出头吧!最后别好心办坏事,家里一个个的都长着心眼呢!”
      东美虽然比东萍还小两岁,但是脑子灵活的很。
      大蒜头跟豆子晚上分家的时候明明分了各家斤两,为何大嫂二嫂当时一点没有意思当场去柴房拉出来分啊?
      自然是打着占便宜的心思,活先趁着不知情的三嫂给她干了,回头分她掰好的蒜头,分她挑好的豆子不好么?
      真差了份量直接扣三房的,一点不耽误他们各房的份量。
      “诶,那就睡了吧!没想到三哥今晚还是有不少转变的,二哥说他分家就多了担当,也不算是漂亮话。
      但愿三哥分家后真的发奋图强,早点高中啊!”东萍叹口气的认同了小妹的态度。
      身为小姑子的她们还是不掺乎进去嫂子们的官司为好。
      “谁说不是呢?但愿三哥明年考中秀才,后年高中举人,这样四姐你还能等上两年再看人家,我倒是还能多等他几年,可也只能等他几年啊!”
      这边两姐妹睡一起窃窃私语着,那边大房二房也各自算计着后面的安排。
      “后山脚下的山芋窖子要不要趁着现在分家了取回来啊?”大房这边大嫂算到后来想起来这件事情了。
      他们夫妻生了两个女儿一个儿子,人口最多,孩子又长身体能吃的很。
      家里好吃的带油水的轮不上自家三孩子,那就不要怪她干活的时候私底下昧下来口粮。
      “今晚家里睡不着觉的肯定不少,还是等两天,分家的热乎劲过去了再趁着晚上没人注意弄回来吧!”
      大哥稳稳当当的,半点不着急这件事。
      他们这一房不得已私藏在后山脚下的山芋窖子藏了几百斤山芋,着急弄回来也扎眼。
      等两天没人在意各房家里有多少物资了再说,反正几年了也没人发现过自家的私藏。
      此时的二房也讨论过自家的私房,钱在自家屋子地下埋着的,另外院子里还埋着自家私藏的口粮。
      院子里不敢埋多,但埋的却是值钱的小麦,虽然没有脱皮,但是拿出来直接换白面还是不错的。
      分家了,以后再一家人吃白面再也不要偷偷摸摸的,跟做贼似的。
      子夜时分,孟家歇灯安静了很长时间了,赵德楠估计孟家人都睡熟了,这才轻轻打开柴房木头门,还好没有发出咯吱的声音。
      先掏二房院子里的私藏,诶呀!收获不错,差不多五十斤左右的麦粒子呢!
      全拿了!
      既然想离开孟家,那就不用客气啥的,三辈子都被二房大房占尽便宜。
      让他们两房白得资产上十万,这辈子就各房还一份口粮给自己吧!
      江湖救急!
      院子里的坑被她速度恢复原样,至于露不露破绽,她也不管了,反正她们搜不出来证据不是么?
      更何况谁家都是见不得光的私藏,被黑了不忍着还愚蠢的嚷嚷么?
      这一家子可没有一个蠢人啊!
      二房这边的私藏,真的无处下手,那就只能放过,上辈子被孟东婷啃的万两嫁妆,只能算啦!
      大房的私藏在后山脚的那一条溪流拐弯处,扒拉扒拉很快一个黑乎乎的窖子露出来了吧?
      今晚夜色正好照人,自己得速度快点往空间里面倒腾。
      我去!
      大房私藏的山芋真心不少啊!四百多斤有的吧?
      还算好,只要自己手摸过的山芋,就能速度滚到自己的空间里。
      咕咕咕,咕咕咕!
      诶呦,这肚子是真的半点不争气啊!老是这样叫,她感觉不仅仅胃疼还要低血糖了。
      速度恢复窖子外口,还是那个样,管不了有没有破绽的。
      先走人,离开原地,再到更远的小溪边上清洗几个山芋。
      然后就地捡柴火烤熟了吃完,不留半点痕迹再返回柴房。
      假如谁在院子里发现自己离开了柴房,她回去就一口咬定找地方呕吐去了。
      因为怕吐的声音吵着他们,所以她自觉的跑后山吐溪水里了,这个解释差不多吧!
      咬死了谁都没办法,毕竟没证据是不是?
      赵德楠心情不错的洗干净五个不大不小的山芋,就地烤起来,好好吃一顿饱的,不然真要活活饿死自己啊!
      这一家子今天一天没人管自己死活,今晚分家了还指望谁管自己死活啊?
      孟家一家子分家这么大的事,没有一个人在意自己,分家后那就更不要指望了。
      名誉上的夫君孟东辰,这个男人不是已经做到三辈子平静无波的看着自己死了么?
      诶呦,对付孟家这一家子,她是真不能指望任何人心软的。都是会算账的人精。
      她也不要讨还什么三辈子对孟家的呕血付出了,她只求速度和离,一别两宽。
      这一辈子她只想好好的为自己而活。
      能开女户最好,不能那就凭着记忆中的普通人家,找一个好男人,过一生普通平凡的古代农妇日子。
      赵德楠坐在火堆边吃第二个香喷喷的山芋时候,她听到了有人下山的动静!
      不是人就是野兽,因为动静有些大,且速度很快冲着自己而来了!
      赵德楠瞬间丢了手里吃的几口的第二个山芋,抄起来身边早就准备的尖头长木棍。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页 书架 目录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