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013 拿出私藏

农门狠媳

热门:圣墟 龙王传说 三寸人间 天下第九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元尊 大道朝天
上页 书架 目录 下页
      私藏二老绝不肯拿出来就已经不公了,往后二老拉着两个挣钱的妹妹再供着三弟,着跟从前真没有多少区别了。
      反而他们两哥哥还做了恶人。
      要么拿出来私藏,不要谈什么棺材板,等二老以后百老归山的时候,三哥儿子一个省不掉,不然还不给外面人戳脊梁骨啊!
      “爹,娘,既然是分家,银子就不能不分,不分到该我们的,我们以后都不过日子了么?
      我们一旦开门立户了,就少不了各自的人情往来,总不能让我们在外人面前,都没有脸面吧?”
      二嫂是咬死要分了二老的棺材板,虽然之前已经各方分了二两银子,但是没人满意啊!
      这跟他们内心预期的差太多了啊!
      总用二老棺材板说事,这说到底还不是二老偏心眼老三么?
      真当他们都是傻子,好糊弄过去么?
      孟东辰微微叹一口气:“这个砖瓦房一起拿出来分了吧,爹娘两人以后的生老病死,都算我一个人的。
      爹,娘,如果你们二老还信任我的话,就不要留什么棺材板,都拿出来给两房分了吧。
      不会艰难太久的,我相信不要两年时间,我一定能养好你们二老,也能考中的。”
      孟东辰是真服气了!
      万万不能小看底层小老百姓的智慧,虽然人家没有读书,更加没有出过县城,见识多少大事,但人家半点不缺生活的经验智慧。
      还是他开口吧,总纠缠不休,反而容易伤人。
      今晚分家后,他就悄悄的上后山,弄死一只野猪什么的,明天早上作赌气的拉着爹娘上山,让他们发现一只现成的冻死野猪,解决一下燃眉之急吧。
      野猪还得拖的跟自家后山靠近一些,再做点遮掩,明天一大早一定给爹娘一个意外惊喜。
      “爹娘,三弟才分家整个人就不一样了,有了很大的担当,这是好事啊!
      别说爹娘会相信你高中,就是我们做哥哥嫂子的也一定相信你高中。
      要是东辰以为二哥说的是漂亮话,那就不分你的三间砖瓦房,毕竟你的身体是真不能冻着。
      二叔大哥也赞成的吧,不分你的三间保暖的砖瓦房,毕竟还是一家人,都是真心支持你读书高中的。
      我们今天坚持要分家,虽然有我们自己妻儿要养的目的,但也都希望你开门立户后,能有更大的担当。
      而不是我们兄弟扯你后腿,日后三弟一房但凡需要我们出体力活的,我们还是那句话,一定不推辞。
      一家人还是一家人,亲兄弟还是亲兄弟!”
      孟东升见老三忽然间这么有担当,当即宁愿舍弃一点点钱财,也要抓住三弟一个承诺。
      将来只要他高中,这个分开的家,自当合起来。
      二哥的心思,大哥大嫂甚至东萍东美,二房的东婷东英,都一致点头称赞。
      都有数的很,舍弃一点点看得见的小钱,投资巨大利益回报的可能,这一笔账,各个都清楚的很。
      外面场还显得他们看中弟弟潜力,也看中兄弟感情。
      “这件事,东辰你自己拿主意吧!要么分了你住的三间砖瓦房,要么给家里人一句话,日后高中再合起来成一房人。”
      孟东辰的爹都无力反驳几个家里的人精了。
      好也是你们说的,坏也是你们说的,最后还都有些不放心,万一老三将来高中怕后悔吧?
      可真是,都人精啊!
      “那也行,等我高中了,再合起来吧!”
      孟东辰还能说什么?只能顺着民意行事呗!
      确实也不能否认原主享受了二十年的众人供养的好日子。
      如今换成自己来还债,也没有什么好不平的。
      白得另外的一段人生,总是要还出去相应的东西的。
      更何况等他高中了,即便真分家的情况下,他还能独自富贵么?
      做不到?
      既然扪心自问自己做不到这么无情无义,那就今日什么都好说吧!
      又不是兄弟们绝情的不给自己活路,兄弟们只是保护他们各自的利益,顺带扒上未来可能的巨大利益而已。
      都人之常情!
      真换成利益来分析,他将来高中了也需要人打理庶务,更加需要善待家人的美名。
      连血脉之亲的人都无情无义的话,官场上反而没人敢用你。
      这是潜规则!
      官场上上位者乃至君王就是要你的家人,成为你的软肋。
      好吧,既然孟东辰这么开口了,这一场的分家,总算是和平分家,并且各方都很满意。
      孟东辰的三间最好的砖瓦房不拿出来分,但给所有人一个承诺,他日高中,分开的两房人再合成一房。
      二老的私藏五十六两银子,拿出来平分,怎么平分呢?
      最后一致同意,从前挣钱的人,拿这一笔钱平分。为了哄二老同意,几个兄弟嫂子还积极将孟东辰算成平分的一份了。
      到最后也不知道怎么算的,孟东辰就分了二两银子。
      其余二房分了一小部分,孟东婷积极争取半点不松口啊!
      然后大房自己分的时候,孟东辰也是积极退让。
      他现在只想早点结束了,结束他就好趁黑上山转转,最好逮一只野猪。
      野猪比起豺狼要贵,比起虎豹要容易糊弄爹娘,容易合理的撞死冻死吧?
      毕竟都说蠢猪不是么?
      赵德楠一直等到晚上八点半的样子,这一家子才渐渐没了声息。
      她的肚子是真的咕咕直叫啊!
      这一整天下来,她都反思过自己,冲着受凉生病的,可除了自己故意咳嗽之外,除了被孟家一家子张口诬陷上吐下泻之外,她竟然除了饿什么感觉都没有?
      这样不行吧?
      今晚上先出去将口粮搞定下来,然后专心天天捶打揉捏肚子。
      如果这样还不能阻止怀孕,那没办法只能等结果出来,直接给自己下药了。
      只不过那样的话,有些残忍也有很高的风险,真不想落到那一步啊!
      不得不说这一家子,是真的彻底将赵德楠给忘干净了。
      孟家二老,因为分家之后都不得劲,不是唉声叹气就是眼眶红红的早早***了。
      二房更是关上门窗,孟东婷兄妹早早***省的叫隔壁的大房觉得他们太过高兴兴奋。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页 书架 目录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