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011 分家

农门狠媳

热门:圣墟 龙王传说 三寸人间 天下第九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元尊 大道朝天
上页 书架 目录 下页
      双方坚持之下,孟东辰的爹在这样的大事上,难得的开口了。
      “就按照老大老二的做法,只要老三回家,老大就自己问,如果问出来他是一个人无缘无故的进白马酒楼独自吃饭,那就分家!”
      等待的时间并不长,甚至在孟老爹做出决定后不到一盏茶功夫,孟东辰就擦着暮色回家了。
      回家的孟东辰自然是双手空空的,甚至还是步行走了半个多小时回来的。
      换成从前的原主,累了一天的情况下,肯定是要坐牛车的。
      孟东辰一整天没有想过新婚妻子折腾的如何了,他想的最多的都是如何短期内挣足一笔钱,解决整个家庭渐渐凸现的矛盾。
      只要有了银子,孟家两房就不会分家,自家两个哥哥,也不会想要分家的。
      “三弟,大哥问你,今天中午你在什么地方吃饭的?跟什么人一起吃饭的?”
      孟东辰没想到他一回家,刚刚踏进院门,就看到了全家人都在院子里看向他。
      本来他瞬间想到可能是赵德楠出事了,但随着大哥平静问话,孟东辰瞬间明白过来什么情况了。
      应该是自己在白马镇酒楼一个人吃饭,被熟识村人看到传回家里了。
      这下子有些不好办啊!
      虽说分家对他来所说有利无弊,但对自己的兄长妹妹们来说那就有弊无利了。
      尽量不分家吧!
      “大哥,我今天中午确实是一个人到白马酒楼吃的饭,也确实没有请客,并且花费了半两银子。
      但是,我是去找机会的。我想看看哪里有我能挣钱的机会的。
      所幸被我找到了,我这几天就在家好好作画,然后去盛源当铺挣一笔也好让家里过年轻松一些。”
      孟东辰自以为解释的清清楚楚的,半点没有遮掩即将要挣钱的情况。
      “爹,娘,你们看到了吧,即便我们三兄弟分家了,但是三弟还是有能力自己开门立户的。
      我们三兄弟分家也不可能闹得让全村人看热闹,该平分的平分,当然爹娘你们做主分家,我们三兄弟没有不服气的。
      甚至连舅舅们都不要折腾,这么冷的天,把舅舅们冻着生病就得不偿失了。
      我们自家关起门来自己分家,分好了家产田地,让村长做个见证。
      分家后我们三兄弟除了不在一个锅里吃饭,其余的也没多大区别,该我们出力气活的我们还是那句话,绝不推诿!”
      孟东升听到三弟这么解释一个人吃酒楼后,后面的话他压根不需要多想了。
      分家!
      机会难得,爹才发的话,只要三弟一个人不请客的吃了酒楼,那就分家。
      别整这个那个理由,谁都不是呆子,被家里人逮着了自然会给自己做辩护。
      呵呵,不是他嗤笑书呆子弟弟,竟然会想到去盛源当铺典当他的书画?
      怎么想到的?可真是不知道说他什么好了。
      别回头浪费了笔墨纸张,最后还被人当成废纸砸出来,那就真丢人现眼了。
      一般读书人,真要有心帮家里,也会去书店抄书贴补家用。
      他要是有这个心,他们做哥哥的还能这么想要分家?
      “二弟说的在理,爹刚刚也说了就这么分家吧!娘,你们还有两个妹妹要是愿意的话,也可以跟着我们大房。
      长房给二老养老也是应该的,二弟这方面你就不要跟大哥争了。”
      孟东荣一听二弟的话,哪有不配合的?
      他过年都二十九了,儿子过年也四岁能启蒙了,他岂能不着急亲儿子读书的事?
      至于大气的提出来长房带上爹娘两个妹妹,那是他清楚,二老手里肯定有私藏的。
      并且两个妹妹都能自己挣刺绣的钱,养着两个这么大的妹妹不吃亏。
      陪嫁的银子,两个人精的妹妹自己就能准备好,这个家里就没一个是傻的。
      孟东辰一脸的错愕,他都解释这么清楚了,这两位哥哥竟然还是这么积极要分家么?
      那他们之前的付出几乎算打水漂知道么?就不能稍微耐心等自己两年时间?
      赵德楠听到这里淡淡的笑着,诶呦,这位禁欲系夫君竟然不知道他两个哥哥是在及时止损啊!
      之前三辈子她最初嫁过来,都能遇上各种情况,集中到最后都是闹分家。
      但她那三辈子厉害啊!
      每一回她都冲到孟东辰前面,直接给要求分家的他们承诺一年内补偿他们各方一百两。
      高额的一百两诱惑,跟耐心等待一年时间的选择,谁都不是傻子,她就这么简单粗暴的三辈子都按住了这些闹分家的人。
      那个时候她是任务人,三辈子她都因为任务男人内心不愿意分家,她就顺其心意的屡屡冲他前面了!
      事后没几年他高中当官,一路高升,全家人没有他不照顾不提携的。
      唯独自己这个嫡妻,三辈子变着花样攻略他,最终还是以失败告终。
      这辈子啊,她就看看热闹吧!
      不过说句实话,孟东辰的书画确实是厉害的,但是不是她看不起孟东辰,而是她深知白马镇盛源当铺的深浅。
      无论给盛源当铺多好的东西,他最多能给你个血汗钱,绝不会给你估值文化价值,收藏价值。
      哪怕孟东辰自己画出多好的书画典当,人家最多给他一两银子吧。
      说不准她还高估了!
      换成一般白马镇读书人画的书画,盛源当铺只怕能当成废纸扔了。
      人家当铺不仅仅是吃人不吐骨头的,还都是火眼金睛的。更是对白马镇各个家族,深切了解的。
      这样的当铺,走的就是这样的血路子,孟东辰还能指望当铺讲价值讲行规?
      赵德楠这边听着热闹,那边孟东辰的娘被逼之下只能松口了!
      因为孟东辰的爹先她一步点头同意了分家。
      最后的分家结果,赵德楠没机会听到了!
      肚子咕咕响,本想指望这一家这么冷的天早些***睡觉的,结果因为分家的事,一家子折腾到晚上七点的样子还没分好家产。
      中途分家产的孟家人都吃起来热乎乎的面条,算是和和气气的分家,村长见证之下跟着吃了一大碗卧蛋面。
      晚餐赵德楠就这么又被孟家人忽略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页 书架 目录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