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010 心中有数

农门狠媳

热门:圣墟 龙王传说 三寸人间 天下第九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元尊 大道朝天
上页 书架 目录 下页
      谁家新媳妇这么不懂事?
      连自己一个十一岁的未嫁姑娘都知道看人脸色说话行事,你倒好,半点不顾忌。
      想拔一捆干稻草什么的不问一声就这么拔了。
      想烤火就这么一直烤着火,特么的还舒舒服服的关上柴门睡大觉,谁看了不生气?
      连她都知道新媳妇要小心翼翼,起码也得摸清楚婆家情况吧!
      这个不花钱的三嫂子不是个锤子,就是个人精子,反正她是一点不想委屈她自己啊!
      赵德楠亏的对这一家子都心中有数,更是早就预料过会有这些待遇。
      被人诬陷上吐下泻真不算什么,算人家一家子自我保护吧!
      但是,她这么出来哀求一趟,明显的还是有收获的。
      至少她回头还能昧下来几斤蒜头,谁让二嫂甜蜜蜜的让自己多吃蒜头治病的呢!
      填饱肚子她不会粗糙的浪费这些种子,但是借机多昧下来东西那就不客气了。
      顺便还能气死她,回头看泼辣厉害的老婆婆会不会把她捎带上。
      到了晚上孟家一家子睡觉了,那个时候她在出来找吃的,孟家各方私藏吃的地方,她还是清楚的。
      有人私藏在自己屋里,也有人很聪明的私藏在院子里面,还有人甚至会私藏在后院不远的山脚下。
      私藏屋里的各方,这个时候应该被泼辣厉害的老婆婆收拾过了吧!
      大晚上的她各方屋里是不可能翻找的,但不妨碍她在院子里后山脚翻找吧!
      一次头全给他翻找出来挪个地方,自己后面几天被隔离的粮食不就齐活了?
      都给他扔随身空间里,谁也找不到是自己拿的证据,但谁都会怀疑自己拿的。
      这样的弟妹嫂子,谁想要?
      都不想吧?
      那正好回头和离或是被休的时候,大家伙群策群力,都帮一把吧!
      赵德楠打定了主意要离开孟家的,那就不需要跟之前三辈子那样的能干挣钱还能委曲求全。
      这一辈子,她是怎么让孟家难受就怎么来,要不想憋死他们自己,那就利利索索放自己走人。
      孟东辰在白马镇逛了大半天,还吃了一顿酒楼。
      哪怕花了他手里仅有的半两银子,这一顿奢侈的午餐还是值得的。
      至少他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信息,也想到了挣钱的法子。
      原来白马镇还有这么一个好地方,不问出处不问身份,所有货物死当,一旦被收,哪怕才离开柜台,人家都不会给你赎回去。
      价钱虽低,但是好就好在人家不问出处,人家只看他自己的眼力见。
      这么好的死当铺子,他自然要挣一回银子。
      回去就画几幅古典山水画,以田园之趣为主题,且看一回白马镇真正的内涵吧!
      说起来做典当生意的跟做书店生意的,果然不同,书店东家求稳,典当生意走的就是捷径。
      孟东辰不知道他进白马镇酒楼吃一顿,被孟家祠村人看到了,他人还没回孟家,孟家下午四点多的时候,就真的闹了起来。
      这一回看热闹的变成柴房里面的赵德楠了。
      诶呀!
      真稀奇呀!
      她还真是第一次听到孟东辰被全家两房人这么唾骂,各个都嚷嚷着要分家啦!
      孟二叔家的女儿孟东婷为了能顺利分家,都哭上了!
      公公婆婆自己的两房成家的儿子媳妇,更是不依不饶,一向会说话的二嫂,这一回也学了直来直去的大嫂,半点不婉转了。
      “你们是不是要逼死我老婆子才高兴啊!东辰是什么人我们自家还不清楚吗?
      村里人有几个是真想看到东辰考中的?人家就恨不得我们家一辈子没出息跟他们一样才好!
      都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你们一个个的竟然宁愿相信外人,也不愿意相信自家人?”
      老婆婆是坚决不相信这件事的。
      不是必须要花的钱,东辰是不可能乱花钱的。
      更何况他手里只有自己给的半两银子,要是不得不请客吃饭,去酒楼还有这个可能。
      都若是他一个人,打死她都不相信自己的儿子会这样糟践银子。
      孟东辰的爹跟自己的老婆子一样的态度,绝不相信这一回事。
      要真是这样的话,他也觉得没指望了。
      “爹,娘,不如这样,等东辰回家来,我来当着一家人的面问问他,是不是真一个人进镇上最大的白马酒楼吃饭了?
      如果他回答是一个人,并且不是请人的,那爹娘你们就别再阻拦我们分家了。
      我们三兄弟已经各自成家,开枝散叶本来就是理所当然的,分开了又不是断了亲兄弟关系?
      该帮忙的时候自然还是会互相帮忙的,东升你们的意思呢?”
      大哥孟东荣在三年前生了个儿子后,就生了分家的心思。
      辛辛苦苦这么多年了,他不指望亲弟弟出息提携自己一房人了。
      如果供自己亲儿子读书,即便读不出来他也心甘情愿的。
      不像是现在,爹娘两人偏心眼到这个地步,老三是精贵的要吃好喝好穿好住好,就他们这些儿子女儿该死啊?
      但凡三弟真懂事点,体恤点他们的不容易,他们做哥哥的也不至于都起分家的心思啊!
      “大哥,你说的在情在理,爹娘,这个家不是我们不心齐,而是我们也供养读书很多年了。
      更不是我们眼皮浅,而是我们都成家立业,都要养自己的妻儿。
      分家后,正如大哥说的,亲兄弟还是亲兄弟,要我们出力气帮忙的时候,我们绝不推诿。
      三弟分得的田地,我跟大哥一定帮着种好,三弟家里重体力活,挑水挑粪这些事,我们包了。
      就是分家了,我们两个做哥哥的肯定还是支持三弟读书的。
      更何况分家不是坏事,分开了三弟说不定反而发奋图强,改头换面,他日中举呢!”
      不得不承认,孟东升的说辞,比起他大哥更具有诱惑力,且充满兄弟之情。
      起码孟东升的这番话有些打动了他爹。
      他爹倒是承认,人只有在逆境下,才能爆发出来无穷无尽的潜力。
      三儿子如今这样,是有些被全家人供出来毛病了。
      可惜孟东辰的娘却没有这么好糊弄。她是死活不肯松口分家的可能。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页 书架 目录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