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008 看人说话

农门狠媳

热门:圣墟 龙王传说 三寸人间 天下第九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元尊 大道朝天
上页 书架 目录 下页
      东辰的身体,在她的眼里比什么都要紧,也不知道东辰新婚媳妇这一回生病,大嫂会如何发怒啊?
      大嫂必定担忧新媳妇过了病气到东辰身上啊!
      “大娘,我来看看三嫂,三嫂病的如何了?有没有给她请个好大夫啊?”
      早年丧母的孟东婷,早早学会看人说话。
      从前他们这一房依靠大伯娘一家过活的时候,她在全家人眼里勤快的很,懂事又听话。
      只有近两年来,随着她刺绣的本事学的能挣钱后,她开始有了自己的想法,尤其是看到隔壁大堂嫂二堂嫂的所作所为,更是有所启发,有样学样。
      但她也只是私底下存钱,遇上大房任何人说话做事,还是挺上台面的。
      看,见到大伯娘的第一句话就特别的好心好意。
      但她深知,这样的好心好意,肯定能刺激上大伯娘。
      “都是农村人,谁受凉就请大夫的?不都是喝点生姜汤就好了的么?
      你没事就回去吧,不用看她免得被她过了病气就不好了,快回去,如今天冷的很,多注意些,别也受凉生病了!”
      孟东辰的母亲,对这个侄女,也是有感情的。
      曾经喂过她,带过她,几乎算在自己身边长大的,但孩子长大之后,就起自己的心思了。
      她能说什么呢?
      终究是大伯娘,而不是亲娘。
      不过想想自家的大儿子二儿子两房,她也闹心的很,还亲儿子呢,该起心思的还是会起心思啊!
      她一心一意维护照顾东辰,不也为了这两房人有奔头么?
      一个个的连自己老婆子的眼力见都没有,她想想都觉得闹心。
      “没事,大伯娘,我就看一眼,跟她打声招呼就走,看看她需要我为她做些什么!”
      孟东婷这话说的很漂亮,但是听在孟东辰母亲耳朵里,就刺耳的很了。
      她这么上赶着对东辰媳妇嘘寒问暖的,不就凸显出来自家对东辰媳妇刻薄寡恩么?
      “让你回去就回去,哪那么多废话?不都为你们好么?一个个的不识好人心!”
      果不其然,大伯娘最终被孟东婷挑的忍不住发火了。
      “哦,大伯娘那我走了,四姐,回头你看到三嫂子,帮我跟她打声招呼啊!”
      孟东婷临走还故意对着孟东萍扯了一嗓子,不仅仅又刺激了一把大伯娘,还让被喊了四姐孟东萍暗暗翻了白眼。
      没发现堂妹会挑事了啊?
      不过她就是挑的让柴房的三嫂听到她的声音了又如何?
      不花钱嫁到自家来的三嫂,要想以后被全家人待见,就得老老实实的让她干什么就干什么,她若想她娘家高中,早着呢!
      不等自家三哥高中,给她娘家铺路,她娘家就永无出头之日!不然赵家为何一文钱不要的也将她嫁给三哥?
      不图这个还图什么?
      她脑子要是清楚的,就应该懂事的在自家好好干活。
      孟东萍一想到三嫂新婚就生病,也是呕死了。
      真真是便宜无好货啊!
      赵德楠在柴房中听到二房孟东婷过来的声音,忍不住冷笑,看,一个个的都蹦哒起来了,都在看自己的笑话,都在落井下石。
      两房的每一个人看起来都不算坏,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打算,跟小算盘。
      她不打算出柴房门口,就在柴房里面安安静静的掰蒜头,挑拣豆子。
      这些手头上的活对她来说真不算事。至于被婆家人看不起,没关系啊!
      不就是被人看不上眼吗?谁让自己是不花钱嫁过来的呢?正常。
      一般人都是这样的想法。也不算太埋汰了自己。
      至于自己名誉上的夫君,现在人去哪了?对自己是如何的心态?
      她压根就不用花心思去考虑。早就知道那是个无情无义的人。
      孟东辰的娘原本打算给新媳妇做生姜汤的,这回心情不好简直不想做了。
      磨蹭到中午该送午饭的时候了,婆婆还是不想送饭,她一肚子的气没地方撒呐。
      就想着饿她一顿应该也饿不坏的。好歹让她心里出口气。不然她也怕憋坏了自己。
      如今全家人有一个算一个,她是真不敢得罪呀。
      深怕哪一个人哪一房人,一怒之下撂挑子,再也不肯供着三儿子读书了。
      哪怕要她现在对家里的每一个人哄着来,只要他们答应继续供三儿子读书一直供到考中为止,那么让她这个做娘的做什么她都愿意。
      被当成出气口的赵德楠一点没有被被欺负的感觉,反而一个人自娱自乐的。
      孟东辰这个时候确是赶到了白马镇上。
      他没有去白马书院读书。而是到了白马镇的书店,找到了五十来岁的东家冯先生,他想画几副书画挂在书店卖。
      孟东辰之所以一大早的出来,就是为了给母亲解燃眉之急的。
      母亲为了自己能读书还能有个好身体,显然已经触动孟家两房人心中的底线了。
      如果今年的府试他顺利考中的话,不仅仅是两家不会冒出来这么大的矛盾,连着他的婚事也不可能这么节省。
      更加可能的是今年要是考中的话,县中大户家族都有看上自己的,自己的长相着实还是不错的。
      但一切在自己第二次府试不中,且名次下滑明显之下,一切就完全不一样了。
      家庭矛盾凸现,原本看好他的县中大族都放弃了他,一直到她母亲不得已为他娶了一个不花钱的媳妇后,原主撑不住的猝死在新婚之夜。
      他莫名其妙的成了孟东辰,如今之计首要任务就是挣钱,只能挣一次解决燃眉之急的钱,读书人一定要爱惜身份。
      好在他目前还没有功名,挣一次这样的钱对他今后不会造成多大的困扰。
      但如果是钻研此道,那就不行了,除非真的不想出仕了。
      “不是我这个书店不提供这样的买卖,实在是最近一两年不能做这样的买卖。
      读书人,你真要缺钱,可以抄书,还可以趁着要过年,在我这写写福字,对联,画画平常的年画都可以。
      但是你自己画画真不行!风险太大。我的书店,承担不起这么大的风险,读书人,你自己也承担不起这么大的风险。”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页 书架 目录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