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007 便宜无好货

农门狠媳

热门:圣墟 龙王传说 三寸人间 天下第九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元尊 大道朝天
上页 书架 目录 下页
      孟东美在大房东字辈排老五,自家里兄弟姐姐都称呼她小妹。
      别看她才十一岁,但也是精于算计的姑娘。
      全家对孟东辰看的越重的成员,自然是越看不起赵家女。
      一文钱不要的还能有多好?
      看看吧,才新婚后的第一天早上,她就晦气的生病了!
      生病就生病吧!还挺能折腾的,半点不会委屈她自己,换成谁家新媳妇这个时候早就哭起来了吧?
      看看人家,没有掉一滴眼泪,还知道照顾好自己,都不知道说她什么好了!
      孟东美在心里吐槽不已。
      孟东辰这一家子,各个对赵德楠一边看不起,一边又算计利用她。
      孟东辰的爹默不作声的,虽然一句话不说,但心里也有自己的想法,只不过他表现出来的只是一声叹息。
      自从他重伤退伍后,身体不能干体力活,他本人在这个家族中也摸准了自己的定位。
      是一家之主,但平常在家做主的,已然换成了泼辣管家的老婆子。
      好在老婆子对自家两房还算公正,也知道用心培养出来家族未来,虽然所有资源倾向在三儿子身上,但其余人这么些年来,其实也抱着期待的。
      只不过期待时间长了,吃苦受累担惊受怕了,自然就会心思浮动。
      若不是各房心思浮动,老婆子手中无钱,岂会贪不要钱的儿媳妇?
      到底应了那句老话,便宜无好货,还是不花钱白给的,能好到哪儿去?
      第一天就这么的晦气!
      孟东辰的爹闷闷不乐的,有怪自己无用,也惋惜三儿子被钱耽误了。
      暗暗的甚至还怪老婆子,被赵家说动了心,真以为赵家父子三人,将来有人能高中?这样就算门当户对了?
      人家赵家父子三人读书,卖祖田卖的已经没有再卖的了,再卖他们父子三人就只能喝西北风了。
      如今不要钱的将女儿给了自家,不就指望东辰将来拉扯他们赵家一家子?
      用一个不咋好用的女儿,换东辰一辈子驮着他们赵家?
      都是人精!
      可偏偏儿子今年秀才考试落榜了,让全家各房都心思浮动的不愿供着东辰了。
      一听说赵家不要钱将女儿给东辰,这些人都撺掇着老婆子答应下来了。
      这下如他们所愿了,东辰从此背负更重的包袱了,而她们却依旧算计自己的小算盘。
      唉!
      二房那边一家三口,接到隔壁大房传来的消息,得知新婚媳妇生病不能行见面礼,并且已经被隔离在柴房里面了。
      孟东辰的二叔倒是心善的,对着十三岁的女儿孟东婷嘱咐:“你去看一看你新嫂子,带上点我们家做的姜茶,是个心意!多宽慰她几句,她这个时候应该正是不安的时候!”
      孟东辰的二叔在他兄长入伍后,也跟父亲一样打猎养两房人。
      打猎打的太狠了,终于还是受伤了,跟他兄长一样,伤重却都死里逃生了,如今跟兄长一样只能做做轻便的。
      当年娶媳妇的时候年纪偏大又无钱,便要了个丧夫无子的寡妇媳妇。
      寡妇媳妇紧跟着给他生了两个孩子,一儿一女,生小女儿的时候,因为产后血漏不止,拖拉了一个月的样子,还是没了。
      这些年两房人,一直是互相帮扶着过来的,不然年幼的儿子女儿也不能平安长这么大。
      大嫂对自家的照顾,大哥对自家的照顾,他都记在心里。
      家里无钱,让东辰娶了个不花钱的媳妇,他心里难受之余,也盼着赵家父子三人将来真的能高中,哪怕高中一个也是好的,起码配得上自家最好的三侄子了。
      “爹,我去看一眼就回来!”孟东婷敷衍了爹一声,什么都没带的就走了。
      两房的土院子是相邻的,中间只有一堵土墙,还开了互通的门,是以不需要从院子外面绕到大房去。
      孟二叔看着女儿这样,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女儿跟着大侄女就差两个月,后来她娘没了,女儿算是吃大嫂的奶长大的。
      可惜年岁大了之后,女儿的心思变了。
      变的不再亲厚大嫂,开始撺掇她哥哥要跟长房彻底的分家了。
      当真以为自己如今靠着削皮能赚钱了?当真以为她跟着大侄女一起学了刺绣的本事可以单干了?当真以为她哥哥在外面学了木匠活,腰杆子都硬了?
      就这么不想供东辰读书考试了?
      两房人一直互相拉扯互相帮扶的,到了下一代,各个都心思浮动了么?
      不仅仅是自家女儿,连着大房的大侄子二侄子两房人都起了这样的心思。
      诶!
      “爹,你别管了,东婷十三岁,过年就十四岁了,她想为她自己准备嫁妆也是理所当然的,总不能让东婷以后到了婆家,也被人看作是不花钱的吧?”
      十五岁的孟东英暗地里最护着的还是自己的亲妹妹,且是自己唯一的妹妹。
      爹身体不好,将来还需要他跟妹妹两人互相扶持。
      大伯娘这两年越发的偏心眼三堂哥了,弄的两家人都心中有怨气。
      如果三堂哥吃的住的跟他们都一样,那么他们一直供着他读书,那谁也没有想法的。
      但大伯娘不是这么做的,恨不得把三堂哥当成地主家儿子那样伺候着,而三堂哥见到他们这些兄弟,还一脸的高傲样子,谁心里不发寒?
      这还没指望上他的提携呢,高傲什么劲?
      他吃喝穿住的再好,都是他们兄弟姐妹供出来的。
      他本人活到二十岁,除了学了经义,可曾学到人情世故?
      每天他也早出晚归的,可惜,他眼里只有自己一个而已。
      就说今天早上,明知他新婚的嫡妻生病了,他也能早早的开门去书院,他相信书院必定会放他婚假的。
      但他眼里连嫡妻都没有,依旧只有他自己一个人。
      赵家嫡女,也是个苦命人罢了!
      孟二叔听到自家儿子这么护着女儿,还能说什么呢?
      人心不齐了啊!
      硬管是管不住的,他跟兄长两人的身体都不好,都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撒手不管了。
      终究是靠小一辈自己啊!
      大嫂这两年这么对三侄子也是有缘故的,她目睹过去考试的读书人,考试回来就因为体弱病死了,能不让她心惊胆战么?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页 书架 目录 下页